乌鲁木齐晚报数字报 | 加入收藏夹
首页>>专题>>2015年一月专题>>万个故事献祖国>>新闻
 站内 

【行进中国 精彩故事】18年坚守:一个女人一条路

来源:央视网  作者:谭经田   2015年01月14日 19:13:49

早晨,代红艳换好工作服准备开始巡路。

 

早晨,代红艳换好工作服准备开始巡路。 

  新疆网讯 早晨6点半,云梦县城还笼罩在夜色中,代红艳已早早起床了,她要赶到城北去搭首班车。 

  1小时后,在20公里外的倒店“道班”工作地,代红艳换上桔红色的工作服,带上铁锹和扫帚,迎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开始了一天的巡路和清扫工作。 

  这条8.3公里长的乡村道路,代红艳每天要巡查两遍,清扫、维修、修剪杂树、刷路标。从当初的18岁到现在的36岁,这一直是她不变的节奏。 

  18年的坚守,代红艳把最好的青春年华,都奉献在了这条道路上,用汗水诠释着责任与奉献。 

  高中毕业顶替父亲当养路工

巡路过程发现垃圾,代红艳立即停车处理。

  巡路过程发现垃圾,代红艳立即停车处理。 

  1997年,18岁的代红艳刚刚高中毕业,她42岁的父亲因积劳成疾倒在了工作岗位上,家里的顶梁柱轰然倒塌。 

  代红艳的父亲生前是一名养路工,在这个岗位上默默耕耘了20多年,是出了名的劳模。 

  面对父亲早逝,母亲体弱多病,弟弟尚且年幼,代红艳毅然挑起了家庭的重担。那个时候,还可以顶班,代红艳为了继承父亲的遗愿,就接过父亲手中的铁锹、斗车,来到父亲生前所在的工作单位当上了一名养路工。 

  刚上班时,代红艳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艰苦的环境还是超出了她的预想。代红艳告诉记者:“那个时候还是砂石路,挖坑槽、填石头都是体力活,一天下来手都要磨破。” 

  半年后,代红艳被调到云梦县倒店“道班”。倒店位于云梦最北部,被人们称为云梦的“北大荒”,路远位偏,条件异常艰苦。她母亲和亲戚们好言相劝:“在哪不能做事,一个女孩子,何苦吃这个苦?” 

  “我书读得不多,这个工作机会来之不易。心态放平稳,在哪做事都一样。”在亲友的反对声中,代红艳毅然扛着背包去了。 

  当时,倒店“道班”只有9名职工,管理着一条长8.3公里的乡村路段。见到代红艳,几名养路工人都不解:“我们正想走呢,你倒好,还来!”代红艳笑笑,第二天就扛着铁锹和同事们上了路。 

  一个人守一条路

代红艳在清理路面排水沟。

  代红艳在清理路面排水沟。 

  代红艳养护的这条路叫界操线,一头连着316国道,一头连着云安线。当年,这条路还是一条砂石路,是倒店乡方圆十公里周边村民通往外界的唯一道路,行人车辆多、路况差,经常是“下雨一团糟,晴天一把刀”,养护任务非常繁重,有的员工想方设法调到条件相对好些的“道班”,有的则选择离开这个行业。 

  由于养路工作清贫而辛苦,当初离开的女同事劝代红艳一起走。看到同事们走了,她也曾有点动摇。“可转念一想,我父亲是县里出了名的‘道班’劳模,他一生修路护路,我要是半途而废,会给他抹黑的。最终,我坚持了下来。”代红艳说。 

  到2004年,这条路上就只剩下代红艳一个人了。她清楚得记得,当时老班长离任时,语重心长地对她说:“小代,这里条件艰苦,以后就辛苦你了!” 

  后来,组织上多次想调人过来,但没人愿意来。代红艳干脆就对领导说,既然谁也不愿来,就由她一人养护。 

  一个人在乡镇公路上做养护工作,最难忍受的是孤独和寂寞。冬天,北风呼啸,刮得门窗都要掉下来,空荡荡的“道班”里就代红艳一个人,心里也难免感到害怕。天一黑,她就紧紧锁上院子大门。遇到电闪雷鸣的夜晚,常常是用被子蒙住头,一整晚蜷缩在被窝里。夏天,夜晚灯一亮,蚊子、虻虫、蜈蚣等虫子常常成群结队往屋子里钻,咬得睡不着觉。 

  尽管如此,代红艳还是咬牙坚持下来了。她说:“时间长了,也就慢慢习惯了。” 

  18年骑坏10辆自行车

代红艳骑坏的部分自行车。

  代红艳骑坏的部分自行车。 

  一般情况下,早晨7点半左右,代红艳会准时把电动车推出门,带上铁锹和扫帚,沿着道路巡查,遇到垃圾就停车清扫,有坑槽就用铁锹填平。如果是冬天,遇到冰雪天气,还要撒上融雪剂。 

  原先,代红艳巡查骑的是自行车,速度慢、效率低。因为路面不好,先后骑坏了10辆自行车。2006年,代红艳每月工资只有不到700元,但她还是破费了一把,花了2500多元买了一辆电动车,目的就是为了提高工效。 

  不管天晴下雨,代红艳每天都会巡路两遍。常年的劳累加风寒,让她落下了风湿性关节炎的病根,一到天气变换的时候,两个膝盖就会疼痛难忍。丈夫要带她去医院看病,可她坚决不答应:“路上离不了人,没病,看啥呢?” 

  代红艳说,一天不上路心里就急得慌,她的生活早已与路融为一体。 

  为了工作把儿子转到乡下上学

代红艳一家三口,她说最愧对的就是儿子。

  代红艳一家三口,她说最愧对的就是儿子。 

  代红艳家住在云梦城区,过去为了不每天奔波,她曾住在“道班”的宿舍里,一周或者半个月才回家一趟。 

  她公公去世后,婆婆身体也不是很好,丈夫在外地打工,孩子读初中无人照顾,2010年9月,为了方便照顾儿子,代红艳把儿子从云梦县城转到倒店乡罗庙中学。 

  “别人的孩子是千方百计从农村转到城里上学,而我为了工作却把儿子从城里转到农村读书。”代红艳忍不住流下眼泪,她说对于儿子一直心存愧疚。“令我欣慰的是,儿子很懂事,回到家,自己做作业,帮我做家务。有时,他还帮我一起护路。” 

  如今,代红艳的儿子已经回到县城上高中了,她也不在“道班”住了。尽管每天的工作还是起早贪黑,但她仍会做好夜宵,等着10点下晚自习的儿子回家。 

  再给一次机会,还选择做养路工

如今“道班”的大院里,只剩下代红艳一个人。

  如今“道班”的大院里,只剩下代红艳一个人。 

  休息的时候,代红艳会打开相册,翻出刚上班时和同事的留影。“转眼18年过去了,说起来很多人可能觉得不容易,但我觉得只是尽了自己的本职。”代红艳说,很多人都问过她有没有后悔过,每次她都很坦然地回答:“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在这个平凡的岗位上,我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从2008年起,代红艳先后获得“先进工作者”、“2012年度感动孝感人物”、湖北省“三八”红旗手标兵、“全国三八红旗手”、孝感市“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称号。 

  面对这些荣誉,代红艳显得很谦虚。“我做得并不多,得到的却很多。”她说,“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选择当一名养路工。”(记者 谭经田)

  责任编辑:杨澄苇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意见反馈 | 联系方法
新ICP备1000121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新)字第66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3110483)
Copyright © 2004 - 2012 www.xinjiangne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和镜像
新疆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