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晚报数字报 | 加入收藏夹
首页>>新疆>>新疆新闻
 站内 

乌鲁木齐东山生态园守墓人眼中的人情冷暖

来源:新疆网原创  作者:   2014年04月02日 22:27:19
    核心提示:33年,张宗传守护的不只是坟地,而是别人的死亡与悲伤、纪念与忘却;他看着脚下的土地从昔日的荒山野岭到今天的绿树成荫;他也见证着祭祀的新风尚和旧习俗之间的角逐。

  3月31日,东山生态园的军人墓地,张宗传和儿子张晓峰擦拭一座军人墓碑。(记者霍蒙摄)   

  新疆网讯(记者霍蒙)张宗传睡觉时常梦见自己在坟地干活。乱坟岗、白骨堆,这些在恐怖电影里用来吓人的场景,出现在张宗传的梦里,并非是为了将他吓醒,而是让他重温自己的守墓岁月。 

  张宗传曾是东山生态园(东山公墓)守墓人,60岁的他即将退休。当年意气风发的小伙子如今已满头白发。 

  33年,张宗传守护的不只是坟地,而是别人的死亡与悲伤、纪念与忘却;他看着脚下的土地从昔日的荒山野岭到今天的绿树成荫;他也见证着祭祀的新风尚和旧习俗之间的角逐。 

  11月,张宗传就要退休了,他的守墓生涯也将划上句号。 

  接替工作的,是他的儿子。 

  职业

  每天上班,张宗传都会路过墓地旁边的林荫路,那是两排20年树龄的榆树。春天的榆钱会为公墓带来第一抹春色。走在树下,张宗传对身后的儿子张晓峰说:“看,这是我当年栽下的。” 

  1992年,张宗传从烈士陵园调到东山公墓当守墓人。当年守墓人是一支五人小分队,张宗传和另外一名男同事负责全天的殡葬业务和值班。那时的东山公墓一片荒凉,由于远离市区,周围人烟稀少,两间办公的平房夹在漫山的坟茔中。 

  张宗传的部分工作是刻碑和描碑,都是在晚上工作,毛笔的沙沙声在夜里特别清晰,夜半风起,门外是“呜呜”的风声。 

  窗外是漆黑的夜,点点磷火让墓区看起来很阴森。墓地雇佣的临时工有的吓得睡不着,就缠着张宗传聊天。张宗传此前在烈士陵园工作了十年,早已习惯这种工作环境。他说,在墓地工作是积德的事情,一心向善,没什么害怕的。 

  一个人守墓的时候,张宗传也会失眠,夜难熬,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死寂中的孤独。 

  和家人团聚对于守墓人是件奢侈的事情,张宗传除了每周回家一次,其他时间都在墓地待着。张宗传长时间见不到儿子,慢慢和他有了距离。父子间由之前的无话不说,慢慢成了无话可说。 

  开家长会时,别人问起张宗传在哪里上班,张宗传害怕别人笑儿子,总说自己在民政局上班。 

  对于父亲的担忧,张晓峰从小时候就不以为然,他对小伙伴们从不掩饰,爸爸在公墓上班。等张晓峰长大懂事后,才明白大人们的忌讳,想对周围的朋友隐瞒父亲的职业却已经来不及了。张晓峰说,既然大家都知道了,就无所谓了,反正家人和朋友都不介意。 

  除了死者家属对张宗传客客气气,其他人都对他敬而远之。和朋友一起聚会时,张宗传也对自己的职业三缄其口。一旦不小心说漏了,整个饭桌的气氛会突然陷入一种诡异的沉默,从提前离席者的眼神中,张宗传可以清楚看出别人的恐惧。 

  每当张宗传在墓区忙活了一天,深夜吃着冷馒头充饥时,就会想起上一位守墓人、他的师傅于顺兴。师傅说,在墓地干活是积德。张宗传认定,这活总得有人干,没有了他们,谁去帮家属送死者最后一程。 

  随着岗位变动,张宗传守墓人的身份结束了。1994年,东山公墓配备了夜班保安,随着公墓朝园林式发展,公墓还配备了保洁员、绿化工、墓穴安装工,传统意义上的守墓人不存在了。 

  但如今,张宗传每次回家前都要泡个澡,洗洗身上的味道。 

  责任编辑:郭亮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意见反馈 | 联系方法
新ICP备1000121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新)字第66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3110483)
Copyright © 2004 - 2012 www.xinjiangne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和镜像
新疆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