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浏览
 
返回版面 |  标题导航 |   离线阅读  |  退出
  
2009.05.13
 
要闻
重回汶川一切都在变好
   
   
    

汶川大地震过去整整一年的时候,记者再次来到地震灾区,探寻一年来变化的点点滴滴。

地震时,座座建筑断裂倾倒,群众无家可归;一年后,板房内的人们用自己的臂膀撑起一片幸福的天空。

地震时,教学楼轰然倒塌,孩子惊慌失措,现如今,座座新校拔地而起,灿烂笑容重回孩子纯真的面庞。

地震时,路毁桥断,行车艰难,现在都汶公路开通,行车时间缩短数倍。

地震灾区在坚强中傲然挺立,生机勃发……

板房区的孩子灿烂的笑脸。(国新提供)

2009年5月12日

14时28分的北川

一年前的此刻,来自地底的巨力撕裂了山河,土石崩塌,建筑倾覆,奔逃的人群被无情地吞没……

一年后14时28分的北川,数万人涌入此地,更多的车辆和人群此刻还堵塞在通往这里的路上,无法如愿抵达。

14时28分的北川,没有汽笛长鸣,没有钟声响起。人们在心里默数着,然后鞠躬,静默地伫立良久。

14时28分的北川,纸钱在火中化为灰烬,香烛点燃,鞭炮声响起。有人将满是泪痕的脸深深地埋进臂弯,静静地啜泣。

14时28分的北川,巨大的石碑上镌刻着“二00八、5﹒12、14:28”,黄白的菊花丛中,端放着一位女子的照片,上面印有这样的诗句:“如果在天堂里遇见你,你是否还像过去;如果在天堂里遇见你,你是否还那样熟悉地依偎在我的怀里;我知道我必须坚强……”落款:“老公”。

14时28分的北川,县城核心区街道两旁的丁香花,散发着如同去年一样的沁人芬芳,它们也是那场灾难的幸存者,无人照看却依然生长。

14时28分的北川,距此二十多公里外,新北川中学正式开工建设,大批建设者已在这片希望的土地上集结,一座安全、宜居、融合羌族文化特色的北川新县城将拔地而起,它有一个众所周知的名字———“永昌”。

经过连续8个半小时的乘车,记者抵达了一年前抗震救灾中两次去过的汶川县城,又走访了地震的震中映秀镇。

15分钟穿越昔日死亡通道

从成都到汶川,去年沿途随处可见的房屋废墟已被全部清理,一些小型商业门店已恢复营业;成队的大型运输车绵延不见头尾。一位同行的成都市赴汶川援建人员说,各种运输车辆昼夜不停运送救灾物资,说明重建的速度在加快。路旁已看不到昔日骇人的巨石和被砸毁的车辆残骸;在地震中断为几截的一座大桥被作为遗迹保存,新桥的桥墩已立起。途中,一个小孩儿站在板房外,面带笑容,看着往来的车辆……

在“5﹒12”大地震中,从震中映秀通往银杏乡的道路全被滑坡的山体阻断,当时随铁军徒步穿越这条凶险通道,用了大约6个小时。如今,经过艰苦努力,这条路已可以通过车辆,15分钟就可穿越这条昔日的“死亡通道”。

小广场上跳舞的老太太

虽然“5﹒12”地震名叫汶川地震,但与映秀和都江堰相比,汶川县城的地震受损程度并不算太严重,塌房不多,只是所有的房屋都被震裂了。去年5月底,已有30%的门店恢复营业。这次的情况更好了,几乎所有的门店都恢复了营业,街上人来人往,生产生活基本恢复了正常。县城中心的小广场上鲜花盛开,10多位身着民族服装的老太太跳起欢快的舞蹈,表情十分惬意;一些中青年男子还玩起了趣味篮球游戏。一位小饭馆老板说:“总的来说,现在的生活都很正常。”

映秀建成板房商业区

在映秀镇,一条滚滚溪流将小镇一分为二之后与滔滔岷江相汇携手奔向紫坪铺大坝。这条溪被当地人称为小河。站立高处,俯瞰映秀,小河东西两岸无疑是两重天。小河东岸庙子坪昔日繁华,今朝已成一片荒地。西岸曾经是垃圾及废石料填充区,如今板房林立。

水泥地面一尘不染,板房整齐划一,看似如军事化般严谨的映秀镇骨子里涌动的却是城镇的繁华与居民生活的便利。正常城镇有的设施,在映秀一样不缺。在统一规划的板房区内,至少形成了三条商业街,临街开设了各种饭店、超市、理发店、小旅馆、网吧、水暖商店、五金店甚至还有洗车场、修车厂、窗帘店、美容店等;市场上菜品齐全、货物充足。在镇政府大院内,一个以前村民从没见过的新鲜事物———音疗中心也落户于此,为灾后居民提供精神治疗。

李云霞正在映秀大道旁边的小店里忙碌着。地震之后,原有商店被毁的她,政府给了一间板房作为商店。她又在自家的卧室里开辟了一个小杂货店,生意不错。更多的映秀镇居民看到了游客众多的商机。家人挤一挤,挤出一间板房,用于旅馆住宿。一晚100多元。中午,记者饥肠辘辘地走进了一家饭馆。板房内,老板笑容满面。木耳炒肉、回锅肉,荤菜分量十足,干净卫生,也只要18元左右。

去年被命名为“铁军路”的漩口中学前的一段路的入口处,当地政府用巨幅板面公示了映秀灾后重建规划,上面是美丽的未来画卷。当地干部说,按照打造灾后第一镇的要求,全面完成重建后,映秀一定会更加美丽。

记者镜头下的汶川之变

汶川地震一周年前夕,各地记者来到震后的汶川,用自己的镜头为我们展现着他眼中新汶川……

一年前自家的废墟和如今的板房小区。

一年前抱着结婚照惆怅的夫妻如今站在自家新房前。

映秀湾电厂

昔日救命地如今温暖源

在映秀,有一个地方不得不去,那就是映秀湾电厂。对于它,在那场劫难中幸存下来的群众心情颇为复杂。“这里我好久没有来了。来一次难受一次。”站在岷江旁边的庙子坪,映秀镇中滩堡村村民彭庆生说道。映秀镇四面环山,山峦最低处的是昔日的映秀湾电厂宿舍区所在的平台。地动山摇之后,幸存者中有2000余人蜂拥聚集在此地,等待救援。平台下一条水泥台阶成了生死路,平台上是坚守希望的人,平台下是已经冰冷的尸体。

2008年8月,映秀镇居民搬进了板房,手按开关,久违了的光亮温柔地铺满了整个房间,也映亮和温暖了灾民的心———映秀湾电厂又成了他们日后生活的依靠。每逢雷声在映秀的上空炸响,村民们都会下意识地去关闭板房里的所有家电,因为映秀湾电厂马上就要拉闸了,板房容易导电,雷电时拉闸,当地群众都非常理解。

遇难者公墓

悲伤渐渐远缅怀时时在

映秀小学旁边的巍巍高山上,长眠着2000名遇难者。阶梯上、祭台中、观景台上,站满了前来祭奠的人。在自镇内公路到公墓的200多阶石板上,不少人手持菊花,快步而上。公墓前的平台上,“汶川5﹒12特大地震遇难者公墓”黑底白字字字沉重。

公墓入口处,9岁的马雄峰大声地喊着“卖花、卖花、卖花……”一年之前,在映秀小学上学的他在地震的那一霎那从教学楼内狂奔而出,成为在灾难中幸免于难的幸运儿。“现在还怕吗?”“不怕了!”清脆的童声让原本肃穆的公墓平添了几分活泼的气息。

40多年党龄的守墓人马福羊至今还对公墓的前世今生记忆犹新。汶川巨震,死亡者众,两次选址均因地方太狭窄而作罢。去年5月16日,政府选定了这片土地作为公墓选址。墓园里分四层阶梯安息着2000人的灵魂。马福羊依旧记得当年的凄凄景象。一层遗体,一层土,每个阶梯六层遗体。这个公墓收容的是周围地区自去年5月16日至30日的遇难者遗体2009年5月10日的公墓上,祭奠的蜡烛映红了整个山坡。死难者的墓碑也被擦拭得一尘不染。马福羊老人说,公墓开放之后每天前来祭奠者的人数都在两百以上。“灾难让大家的心更近了。”马福羊老人的脸上露出丝丝微笑。(综合新华社央视、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