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晚报数字报 | 加入收藏夹
首页>>婚庆频道>>婚庆新闻
 站内 

口述:再婚后我又再次走到离婚边缘

来源:新浪女性  作者:   2015年01月06日 12:09:24

  导语:我多想有个完整的家啊!一个女人曾经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她的第二次婚姻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失败了,但一切能忍的我都忍了,却仍然逃脱不了失败的宿命……

  A

  新疆网讯 前几天,我的离婚起诉被受理了,曹冈(化名)接到了传票,他的态度很平静,表示会去法院应诉,离婚看来无可避免了,我的心突然很乱,这是我想要的结局吗?我自己都没办法确定了。

  曹冈是我的第二任丈夫,我们已经结婚12年了,又有了一个聪明懂事的儿子,儿子已经上小学了。回想这十多年经历的许多事情,多少酸甜苦辣,一路走来,多么不容易啊!难道苦心经营的这个家就又这么完结了吗?我不情愿、不甘心。离婚起诉书是我自己写的,我是被逼到这份上了,可现在我又犹豫了。在这个时候,过去的那些痛苦和折磨都淡化了,我还是忘不了他曾对我的好。

  12年前,28岁的我和26岁的他走到了一起,那时我虽然只有28岁,但已经是个有过婚史的女人,而且还带着一个5岁左右的儿子,曹冈却是个未婚小伙子。可以想见,我和他结婚遭受了多少世俗的偏见和流言蜚语,尤其是曹冈的母亲,觉得我配不上她儿子,骂我的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到现在她都不愿认我。但那时,曹冈对我实在太好了,如果不是念着他对我的好,对我儿子的好,说什么我都不会有勇气嫁给他的。

  我娘家是重庆的,为了追求我,他不顾家庭的反对,四次从甘肃追我到重庆,他对我母亲说:“我是非阿眉不娶。”求我母亲成全他。我更念着他对我和前夫所生儿子的好,真的,他对儿子比儿子的亲生父亲都要好,主动替我承担了儿子的教育费用,给孩子买这买那的,对我儿子非常有耐心。要知道当时人家还是个没结过婚的毛头小伙,为了我能做到这份上,还有什么可说的!人都说重庆妹子长得漂亮,当年的我长得确实不差,离婚后身边不乏追求者,论条件,曹冈不算好,我只看中了他对我的情意,不顾他母亲的谩骂和白眼,顶着压力嫁给了他。

  B

  曹冈的心眼一直不大,他多疑、猜忌,对我似乎不放心,很在意我和别的男人来往。既然丈夫不乐意我和他人交往,我就尽量避免交往呗,这事我能办到。以前我还把他的嫉妒心理解为他在乎我,太爱我的缘故。对一个有过婚史的女人,最珍视第二次婚姻了,家在她心中的位置是在其他一切之上的。和曹冈结婚这些年,我几乎没了自己的朋友,这些我都可以不在乎。

  但曹冈的嫉妒心越来越变本加厉了。

  变化应该是从我生下小儿子后开始的。小儿子生下后不久,曹冈得了一种前列腺病,这个病久治不愈,使他无法过夫妻生活。在给他积极治疗的同时,我曾实心实意地劝他,让他别有太大的心理负担,我说我不会太在意这个的,我认为夫妻之间除了这个,彼此的理解和爱更为重要,我爱他,他的病不会影响我对他的感情。再说了,我们已经有儿子了,有没有夫妻生活也不重要了。

  我的千般劝解没有让曹冈释然,相反,这以后他的性情大变,以前只是小心眼,现在他的猜忌和多疑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别说男性,就是女性朋友我也很少来往,只是偶尔地和他一起参加他朋友的聚会。就算这样,他还是要捕风捉影地找我的茬,骂我的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为了丁点儿事就对我大打出手,甚至当着儿子的面打我,儿子求他爸爸别打妈妈,他就把儿子甩倒在一边。这件事给儿子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创伤。

  体谅他身体有病,我不和他计较。但我的忍让却令他对我的羞辱和折磨升级,他竟然说,我的小儿子不是他的!他可以打我骂我,这样的羞辱我无法忍受,他这么说是侮辱我的人格,还伤害了儿子。我说,现在科学这么发达,是不是你儿子,你一验DNA就知道了,凭什么这么侮辱人呢!他却不去验。

  过春节的时候,我们一家一起回重庆过年。我大儿子已经上大学了,大年初二的时候,我没跟他商量就给大儿子买了一部手机,花了不到1000元。他就不高兴了,说我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就为这事他当时就离开重庆回了兰州。这一去就再没有音信,连个电话都没来过。

  我是自己回的家,回到家,他对我也是不闻不问的,眼里压根就没我这个人,我的心慢慢地冷了。在心灰意冷中,我向法院递交了离婚起诉书。

  C

  他好像就等着我提离婚的这天,法院把传票送到他手里,他的反应是那么淡漠,“离就离吧。”他说。我的心一下子缩紧了。

  十多年了,我苦心经营的一个家眼看着又要散了,我又回到了从前,回到我和前夫离婚后的日子。我多想有个完整的家啊!一个女人曾经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她的第二次婚姻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失败了。我怕重蹈覆辙,我像珍惜生命一样珍视着自己的家,为了这个我忍受着婆婆的百般辱骂,忍受着丈夫的折辱和拳脚,一切能忍的我都忍了,可是仍然逃不脱婚姻失败的宿命。

  走在离婚的边缘,我犹豫了。我真的不想走这一步,过去的一幕幕似乎又回到我的眼前,他对我的不好都淡了,他对我的那些好却清晰起来:我想起他千里奔波四次去重庆找我的情形,他为了娶我不惜和他母亲闹翻;我想起他曾对我大儿子的好来,那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他却曾付出过那么多爱心;我想起他每次从外地回来,给我带的那一件件小礼物,哪怕那礼物只值一角钱,但那不是东西,那是他的一片心啊!尽管他骂我打我,但他心里应该还是有我的。

  第二次婚姻曾有过这么真挚的爱,无论承受多大的委屈,我都不该轻易放弃啊!何况他现在身体有病。

  我最放不下的其实还是小儿子,我要离婚了,他怎么办呢?他又要像他的哥哥一样承受家庭不完整的痛苦吗?离婚了,我没有能力抚养他,留给他父亲吧,他诬赖说这儿子不是他的。儿子才7岁,父亲的胡言乱语已经伤透了孩子的心,他的早熟让我吃惊,他说出来的话又令我伤心。他对我说:“妈妈,爸爸不要我了吗?既然不要我,当初为什么要生我?”

  最近,我和曹冈闹离婚,儿子也知道了,他说爸爸妈妈离婚了,他要跟我。我说妈妈没钱,养不了他。儿子的话让我掉眼泪,他说:“我就要跟妈妈,哪怕妈妈没钱,我不向妈妈要钱,我拣哥哥穿过的旧衣服,少花妈妈的钱,只要让我跟着妈妈……”儿子看了《三毛流浪记》,就对我说:“我不想像三毛,三毛没有妈妈多可怜啊!”儿子幼稚的话让我心碎了。

  我徘徊在法院的门外,迈出这一步是那样难!往后退一步呢,还有路吗?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韩晓妍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意见反馈 | 联系方法
新ICP备1000121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新)字第66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3110483)
Copyright © 2004 - 2012 www.xinjiangne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和镜像
新疆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