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晚报数字报 | 加入收藏夹
首页>>红山塔下>>文化争鸣
 站内 

冬之旅的萧瑟尽头是一道强光

来源:新京报  作者:周黎明   2015年01月20日 17:55:59

  新疆网讯 话剧《冬之旅》是一部内力深厚但不张扬的作品,它像极了近十多年来屡获托尼奖的话剧作品,思辨却不乏音乐性,深沉但不艰涩,内敛却不端着,触及热点议题而不哗众取宠,挖掘人性痛处但仍保持冷峻与平和。 

  赖声川最新话剧《冬之旅》是一部关于宽恕和遗忘的作品。道理很简单,对于过去受到的伤害,不应遗忘,但可以宽恕。 

  诚然,这是我作为后来人的理解,想必已轻巧到不敬的地步。亲身经历了伤痛的人,他们是否选择宽容,我们是没有资格去加以道德评判的。但造成伤害的主体,固然有常人不可控的大环境原因,请求宽恕和谅解是一道绕不过去的坎儿。《冬之旅》原名是更直白的《忏悔》,如果忏悔都不能做到,依然寻找种种客观的借口,那被后人骂作“坏人变老”也算是罪有应得吧。 

  剧中的陈其骧真诚忏悔了,但他依然不敢直面自己1966年那个冬天的所作所为,理智上他知道应该把伤疤揭开,但本能告诉他多少要捂一捂。被他伤害的老友老金嘴巴上一再重复原谅了对方,但内心的耿耿于怀则溢于言表。老金很在乎陈其骧能否诚实坦白自己的罪过,不仅在两人之间,同时对外界;一旦陈其骧做到了,他又怀疑对方的动机。通俗剧中两句“I'm sorry.”“That's okay.”能轻描淡写的过程,万方女士(编剧)写得丝丝入扣,写出了忏悔、宽容、释怀的艰辛。 

  蓝天野(老金)和李立群(陈其骧)两位老戏骨演出了人物的万分纠结,赖声川呈现出了内心世界的逼仄和萧索,并升华为略带无奈的超脱和希望。赖老师的作品无论讲述多大的灾难,最终总是让我们看到人性温暖的本质,本剧也不例外。两位老人的谅解似乎来得晚了一点,似乎太不煽情,但低调的处理更令人回味,也更震撼。毕竟,心灵的冬天不是一阵春雷便可扫除的。 

  如果说这部荣获老舍奖的优秀剧本提供了反思和厚度,那么,舞台处理则为之增添了一种悠悠的诗意。舒伯特的《冬之旅》套曲自始至终由两位音乐人现场表演,其中的歌者甚至作为角色偶尔介入剧情。该曲原本只是老金的嗜好和唱片的播放,此处强化成类似古希腊戏剧中的合唱队,不仅呼应了剧情,同时也暗示了现实生活和文艺作品的关系。艾略特的《荒原》作为陈其骧的翻译作品也屡被提及。由美国专家Sandra Woodall视觉设计的布景则有效补充了这个戏剧作品的维度,尤其是幕布和投影的使用,制造出不同密度的隔阂以及沟通的可能,而且德语歌曲的中文字幕不再是功能性的放映,而成为舞美的有机组成。 

  《冬之旅》是一部内力深厚但不张扬的作品,它像极了近十多年来屡获托尼奖的话剧作品,思辨却不乏音乐性,深沉但不艰涩,内敛却不端着,触及热点议题而不哗众取宠,挖掘人性痛处但仍保持冷峻与平和。它就像开幕前那束光照着的德国教堂模型,残缺而美丽,忧伤而不绝望。 

  □周黎明(剧评人)

  责任编辑:张姝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意见反馈 | 联系方法
新ICP备1000121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新)字第66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3110483)
Copyright © 2004 - 2012 www.xinjiangne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和镜像
新疆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