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新疆地州 > 正文

【新疆·非遗】卡龙琴:八旬老人心底的白月光

核心提示: 2022年,“新疆是个好地方”对口援疆19省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展,十二木卡姆表演的乐师团队中再度出现了卡龙琴的乐师。赛乃姆舞的音乐中再次出现了那种时而清脆、时而柔婉的琴声,突然明白了吐尔逊·艾则木所形容的那种“屋顶上的白色月光”的感觉。

【编者按】7月31日,2022年”新疆是个好地方”对口援疆19省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展开幕,中国的数百项非遗代表性项目汇聚乌鲁木齐,给新疆带来一场视听盛宴。以此为契机,新疆网特开设《新疆·非遗》主题专栏,推出系列报道,将带您走进新疆丰富多彩的非遗代表性项目当中,带您深度认知新疆绚丽多姿的非遗项目。

图片 0

2016年11月8日,新疆喀什地区巴楚县近150位民间艺人在红海景区表演了刀郎木卡姆的部分乐章,作为喀什地区最著名的卡龙琴制琴师和乐师,吐尔逊·艾则木(右一)也参加了演出。王义兵摄

·新疆网记者/李卫疆

2022年,“新疆是个好地方”对口援疆19省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展,十二木卡姆表演的乐师团队中再度出现了卡龙琴的乐师。赛乃姆舞的音乐中再次出现了那种时而清脆、时而柔婉的琴声,突然明白了吐尔逊·艾则木所形容的那种“屋顶上的白色月光”的感觉。

卡龙琴制作(维吾尔族乐器制作技艺)和演奏(维吾尔族卡龙琴艺术)技艺,是自治区级非遗代表性项目,也是十二木卡姆乐器中弦最多的古老弹弦乐器,清代史籍中称七十二弦琵琶、“喀尔奈”,发出的声音清脆悦耳,近似古筝,但比古筝的音色更明亮。如此独特的音色和演奏技巧,以及如此曲折的故事,令这个曾经是十二木卡姆表演中不可或缺的乐器充满了传奇的色彩。

在十二木卡姆乐器的演变史上,卡龙琴一度曾因制琴师太少、演奏技巧太复杂而消失在演奏队伍中,被另外一种与之相近、音色更接近古筝的乐器“锵”所取代,但很快演奏者们就发现,卡龙琴的魅力是无法替代的。如今这件乐器在木卡姆表演中再度焕发生机,越来越多的卡龙琴独奏片段出现在木卡姆表演当中。

“琴里藏着胡杨的灵魂”

2016年,新疆巴楚县,年过七旬的老制琴师吐尔逊·艾则木参加了演出,当时乐队当中的十余架卡龙琴,大部分都是他制作的。最后一次见到吐尔逊·艾则木是2019年,当时年近八旬的他仍然在进行卡龙琴制作和演奏的教学。

卡龙琴,盛行于新疆的巴楚、麦盖提、喀什、和田、莎车一带和哈密等地。卡龙琴音色轻细悠扬,委婉动听,令人心旷神怡。相传古老的刀郎人将枯死的胡杨从中间掏空,加工成槽状、旋成弧、箍成桶,做成琴箱,琴长85厘米,宽55厘米,高15厘米,琴弦固定为19对,用兽骨做琴轴,用羊肠做琴弦。时至今天,这种传统的制作技法做出来的琴几乎绝迹。

吐尔逊·艾则木制作的琴已经是用共鸣箱代替胡杨木壳,钢弦代替羊肠,铁轴代替了兽骨。不过经过这样的改造,卡龙琴弹拨出的声音更加清脆细腻,揉捻出的声音则更加幽婉动人,声音中失去了那种传统卡龙琴中的野性和自由,却多出了几分纯美与高贵,这也是它在十二木卡姆表演的乐队中不可或缺的原因之一吧。

十二木卡姆表演中有一种赛乃姆舞,舞步不像麦西热甫舞那样欢快、充满激情,而是温和、优雅、顾盼生姿,这种舞蹈尤其缺少不了卡龙琴独奏的段落。

“不管做卡龙琴的材料怎么变,琴里都藏着胡杨的灵魂,它就像胡杨树,可以很粗砺,也可以很柔美。”吐尔逊·艾则木说。

“爱情里怎么能没有银色的月光”

“在木卡姆的表演中,很多内容都是在歌颂爱情,但爱情里怎么能没有银色的月光呢?卡龙琴就像那片银色月光一样重要。我已经是往八十岁上走的人了,如今儿孙满堂,我不愁吃穿,不会孤单,但我会担心这片月光从那些爱情故事里消失。”吐尔逊·艾则木说,“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新疆有十二木卡姆,听说十二木卡姆还上过天(2007年10月24日18时05分成功发射升空的‘嫦娥一号’搭载了32首歌曲,《十二木卡姆选曲》名列其中),不过现在很多人都不太知道十二木卡姆的乐团里卡龙琴是主奏乐器,以为‘锵’才是主奏乐器。”

“锵”是一种击弦乐器,演奏方式和扬琴非常相似,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锵”的制作工艺可以仿造扬琴的制作工艺,而演奏技巧学习起来也要简单一些,于是如今很多木卡姆乐团里都用“锵”取代了卡龙琴。

常有南疆其他地州的木卡姆乐队请吐尔逊去教授卡龙琴的演奏技巧。但这种琴学起来不是去演示几次都能掌握的。

“卡龙琴难学是难在左手的这个饰音器的演奏上,很多人学了几年还不一定能学好,后来就不想学了。”吐尔逊说,他有两个儿子花了十五年学会了卡龙琴的制作和演奏,但是其中一个儿子觉得一生都钻在这个枯燥的手艺上并不是他喜欢的生活,于是出去考了驾照,成为了一名司机,如今只有三儿子还留在老人身边专心学习制作和演奏。

吐尔逊演示了一段卡龙琴的演奏技巧。只见他右手拿着一个尖头的条形拨片,而左手拿着一个华丽的平底“压柱”,演奏时,右手的拨片负责拨响琴弦,演奏主旋律,而左手的那个“压柱”原来是一个饰音器,可以在琴弦上滑动,发出颤动的、悠扬的装饰音,左右手的配合,使得音乐产生了极为奇特的效果,与“锵”所发出的声音完全不同。

“守了半世纪,我打破了规矩”

“不少年轻人想跟着学,跑来问我:你琴弹得那么好,又能做琴,还有人从很远的地方来请你去讲课,你能不能也教教我们?但是一听说学演奏至少要学10年,学制琴时间还要长一些,很多年轻人都不敢再问了。”吐尔逊说,他从18岁开始跟着父亲学做琴和演奏,如今已经过去了57年。前几年,由于长年制作卡龙琴,眼睛熬坏了,做了手术,如今他的手在做琴时稳定性下降了,眼睛也有些模糊了,做琴需要很高的精度,所以他现在已经很难再做出特别好的琴了,最好的仍然是十年前做的这架桑木的琴。还好,如今他仍然能在这把琴上演奏出美妙的音乐。

仅有一个儿子跟着他学习这些,是不够的,他决定打破一个长久以来的“规矩”。

2016年,吐尔逊决定给几个孙女教卡龙琴的演奏技巧。

2019年,几个孙女都初步学会了卡龙琴的演奏技巧。

“这些孩子们的琴声,让我看到了希望,她们都很聪明,如果将来她们能坚持得住,木卡姆乐队里会出现很好的卡龙琴女乐师,就怕她们长大了不愿意再长年去学这枯燥的手艺。”吐尔逊说,孙女中最大的14岁,已经上初中,课业非常忙,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练习卡龙琴演奏,更不要说去学习卡龙琴的制作了。制作卡龙琴,不但要有很高的精确度,而且手指还要有很大的力量,女孩子要比男孩子付出更多的努力,才有希望掌握。即使是男性,如果过了三十五岁,想要学习卡龙琴的演奏和制作的技巧,都会变得非常艰难。

“希望我的儿子能把这两门手艺传下去,不会嫌它们太枯燥,我更希望有很多年轻人愿意跟着学,这样,这片屋顶的银色月光就会一直都在。”吐尔逊说,希望总是值得去等待的。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芦笛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
 华龙网  深圳新闻网   新疆网  厦门网  青岛新闻网  泉州网   大连天健网  杭州网  中国宁波网  温州网  大洋网  桂林生活网  星辰在线  扬州网  胶东在线  西安新闻网  昆明信息港  中国兰州网   银川新闻网  哈尔滨新闻网  红星新闻网  海口网  长江网  伊犁新闻网  北方网  青海新闻网  金羊网  福州新闻网  洛阳网  舜网  丝绸之路在线  合肥在线  太原新闻网  宝鸡新闻网  广安在线  名城苏州网   中国张掖网  大华网  遂宁新闻网  舟山网  湛江新闻网  中原网   开封网   张家口新闻网  长城网  广安新闻网  大足网  中国徐州网  深圳市企业联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