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国内 > 正文

古诗词里话中秋

核心提示: 白露为霜,已凉天气未寒时,正是一年秋好处。中秋是中国的传统节日,一轮圆月寄托着中国人民亘古如斯的美好愿望,就像流行歌曲所唱的那样“月亮代表我的心”。此心是什么呢?不外乎对人生圆满的期盼,还有对宇宙太空的神游畅想。

作者: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刘勇刚

白露为霜,已凉天气未寒时,正是一年秋好处。中秋是中国的传统节日,一轮圆月寄托着中国人民亘古如斯的美好愿望,就像流行歌曲所唱的那样“月亮代表我的心”。此心是什么呢?不外乎对人生圆满的期盼,还有对宇宙太空的神游畅想。

南朝谢庄《月赋》云:“美人迈兮音尘阙,隔千里兮共明月。”即便不是八月中秋,面对圆月也有对心上人的相思,更何况中秋拜月的良辰美景,所以就有了唐人张九龄《望月怀远》那缠绵的相思:“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天涯月色,竟夕相思,相思而形诸梦,能在梦中相会,虽则佳期如梦,还是非常快乐。

中秋之夜,或与朋友远隔千里,但对此长空圆月,可以倾诉真挚的友谊。唐人王建在《十五夜望月寄杜郎中》写道:“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月色清朗,玉露无声。“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桂花的香气沁人心脾,仿佛是月宫里飘来的香味。浓浓的秋思落在了友人的身上,也落进了千家万户。

白露过后便是中秋,中秋的夜晚更沉浸着对亲情的思念,其中最为情真意切的当属苏东坡。且看苏轼《水调歌头》(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此词被视为中秋词的巅峰之作,它最大的魅力在于对人生形而上的思考达到了心灵的超脱。人生没有圆满之宇宙,就像月亮的阴晴圆缺,也像断臂的维纳斯,有缺憾的人生才是真实的人生。人生有痛苦,有矛盾,有挣扎,但珍惜当下才是最美好的,毕竟“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

要论超尘脱俗,南宋词人张孝祥的《念奴娇》(泛洞庭)可与东坡的《水调歌头》把臂入林,相视莫逆:

洞庭青草,近中秋、更无一点风色。玉界琼田三万顷,著我扁舟一叶。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

应念岭表经年,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短发萧骚襟袖冷,稳泛沧浪空阔。尽吸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扣舷独啸,不知今夕何夕。

张孝祥仕途失意,从岭南北归,泛舟洞庭湖上,皎洁的月光与湖水交相辉映,人如在清凉国,人世间所有的痛苦都消散了,“心凝形释,与万化冥合”,那种“吸江酌斗,宾客万象”的境界何等阔大。

人们总是期望着“四美具,二难并”,可人生的悲苦和缺憾,中秋之夜往往激荡着难以平息的悲情。请看南宋爱国词人刘过的《唐多令》(安远楼小集):

芦叶满汀洲,寒沙带浅流。二十年、重过南楼。柳下系舟犹未稳,能几日,又中秋。

黄鹤断矶头,故人曾到不?旧江山、浑是新愁。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此词写中秋友朋雅集,感慨良多。少年时代的裘马轻狂已经化为点点的雪泥鸿爪,恢复中原的豪情壮志也已成为梦幻泡影,纵然携桂花酒,泛舟江流,而青春与理想已经飘逝,赏月的心情自然归于萧索。再看近代鉴湖女侠秋瑾的《满江红》:

小住京华,早又是、中秋佳节。为篱下、黄花开遍,秋容如拭。四面歌残终破楚,八年风味徒思浙。苦将侬、强派作蛾眉,殊未屑!

身不得,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算平生肝胆,因人常热。俗子胸襟谁识我?英雄末路当磨折。莽红尘、何处觅知音?青衫湿。

这首词恐怕是历代中秋作品中最有“火药味”的了。中秋佳节月亮是圆满的,而女侠人生的缺憾却难以弥补,最大的痛苦就是自己被“强派作蛾眉”,女儿之身不能投身革命,救民水火。一句“俗子胸襟谁识我”,女侠的孤独感弥漫在清朗的月色中。

中秋词中也蕴着宇宙意识,别开生面。请看辛弃疾《木兰花慢》(中秋饮酒将旦,客谓前人诗词,有赋待月,无送月者,因用《天问》体赋):

可怜今夕月,向何处,去悠悠?是别有人间,那边才见,光景东头?是天外空汗漫,但长风浩浩送中秋?飞镜无根谁系?姮娥不嫁谁留?

谓经海底问无由,恍惚使人愁。怕万里长鲸,纵横触破,玉楼琼殿。蝦蟆故堪浴水,问云何玉兔解沉浮?若道都齐无恙,云何渐渐如钩?

此词中秋送月,模仿屈原《天问》,把酒问月探究宇宙的奥秘。中秋皓月去哪了呢?月亮西沉又转到东头,那地球该是圆的吧?长空月亮如镜,无根如何系在空中不坠呢?嫦娥为何不嫁,究竟留恋着谁呢?月亮这么大的体积,入了海会不会触破月宫的玉殿琼楼呢?月宫的蛤蟆会游水自是没什么问题,可是玉兔不会游泳啊,那怎么办呢?如果说月亮无恙,为何又渐渐如钩呢?王国维《人间词话》云:“词人想象,直悟月轮绕地之理,与科学家密合,可谓神悟。”但笔者以为“别有人间”“天外汗漫”云云,冥冥中也给人外星人的幻想。一句“姮娥不嫁谁留?”对月宫嫦娥的孤独清寒偏偏有着深挚的同情。如此说来,中秋之月在墨客骚人的眼里就是有情之月。

及至当下,中秋赏月仍然充满了浪漫的诗意,人们遥望天上的冰轮,对酒当歌,期盼着人生的圆满。花枝春满,天心月圆,是人生完满的象征。但花无百日红,月有阴晴圆缺。诚如宋人石曼卿的联语所抒发的那样:“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无恨月长圆。”最重要的是以旷达的心态面对人生的不圆满,获得心灵的超越,从而以积极的心态珍爱生命,关心社会,热爱自然。这样人生的愿景就会越来越完满,内心也越来越敞亮,与中秋之月同在。(刘勇刚)

来源:光明网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李洁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
 华龙网  深圳新闻网   新疆网  厦门网  青岛新闻网  泉州网   大连天健网  杭州网  中国宁波网  温州网  大洋网  桂林生活网  星辰在线  扬州网  胶东在线  西安新闻网  昆明信息港  中国兰州网   银川新闻网  哈尔滨新闻网  红星新闻网  海口网  长江网  伊犁新闻网  北方网  青海新闻网  金羊网  福州新闻网  洛阳网  舜网  丝绸之路在线  合肥在线  太原新闻网  宝鸡新闻网  广安在线  名城苏州网   中国张掖网  大华网  遂宁新闻网  舟山网  湛江新闻网  中原网   开封网   张家口新闻网  长城网  广安新闻网  大足网  中国徐州网  深圳市企业联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