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新疆地州 > 正文

【档案中的红色印记•党在新疆100年】电影《天山红花》背后的民族团结情

核心提示: 《天山红花》是20世纪60年代拍摄的一部以哈萨克族群众生活为主题的电影,片中“阿依古丽大嫂”“阿斯哈勒大哥”等形象,印刻在许多人脑海中。在自治区档案局(馆)保留的一份珍贵资料中,一张影片剧照唤起人们的记忆

开栏语

新疆丰富的档案信息资源中,留下许多真实生动的红色印记,蕴含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即日起,乌鲁木齐晚报联合自治区档案局(馆),整理部分档案故事推出“档案中的红色印记·党在新疆100年”栏目,从中我们不仅能体会到中国共产党为新疆各族人民谋幸福的赤诚初心,体会到一批批共产党员为了这片土地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更要从中汲取奋进力量,化为我们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中阔步前行的强大动力。

新疆网讯 《天山红花》是20世纪60年代拍摄的一部以哈萨克族群众生活为主题的电影,片中“阿依古丽大嫂”“阿斯哈勒大哥”等形象,印刻在许多人脑海中。在自治区档案局(馆)保留的一份珍贵资料中,一张影片剧照唤起人们的记忆:

1959年,在天山脚下的东风公社哈萨克族畜牧生产队领导班子改选中,热爱集体、原则性强的女共产党员阿依古丽被选为队长。

大队兽医哈斯木是反动派牧主的儿子,他为了把草原掌握在自己手中,决心破坏阿依古丽的工作。他利用阿依古丽的丈夫阿斯哈勒想致富和大男子主义的思想,挑拨离间他与妻子的关系。对于丈夫的打骂,阿依古丽并不畏惧,她一心一意带领群众搞好生产,夺得畜牧业大丰收。

第二年春天,哈斯木在一个风雪之夜毁掉了羊羔的保暖设施,许多羊羔被冻伤,并嫁祸于阿斯哈勒。接着,他给羊羔治病时,又用蒸馏水代替药水,致使羊羔病情加重。他还利用部分落后群众的迷信思想,散布谣言。

在党组织和广大牧民的支持下,阿依古丽揭露了哈斯木的阴谋。当哈斯木开枪打伤阿依古丽时,阿斯哈勒终于醒悟。哈斯木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在一年一度的改选中,阿斯哈勒也诚心诚意地选举阿依古丽当队长,夫妻和好如初。

说起来,这部影片拍摄的背后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

《天山红花》是1964年国庆15周年的献礼片,影片编剧欧琳曾在新疆生活过25年,与哈萨克族牧民结下深厚友情。

时光回溯。上世纪50年代,作为报社记者的欧琳到南山牧场采访,住在哈萨克族牧民的毡房。欧琳学会了骑马,晚上回到毡房才发现自己的手表不见了。次日一早要赶回乌鲁木齐发稿,她试着给广播员说了一声,就匆匆回报社了。她心想,这下没指望了,草原那么大,谁知道掉哪里了?谁知过了两天,她接到电话说手表找到了,是一位哈萨克族老妈妈捡到的,这使她深受感动。

几年后,欧琳又去牧场采访。那是个极其困难的年头,牧区食物奇缺,女主人把一把炒麦放在欧琳的奶茶碗里,一家老少看着她喝,她喝不下去,只抿了一口就把茶碗递给身边的老人。

灾荒年月这把比黄金更珍贵的炒麦,使她更深刻地认识到了民族团结的重要意义。后来她调入新疆电影制片厂当编辑,有机会去伊犁昭苏草原体验生活。在那儿,她接触到一位哈萨克族妇女,因为当生产队长,爱人和她分手了。听到这件事,她的思路突然打开。

欧琳以阿依古丽为主人公写出了三个短篇小说,同时又以《野菊花》为题写出电影剧本,发表在《电影剧作》杂志上。文学家冯牧撰文给予好评。西安电影制片厂决定投入拍摄,不久文化部夏衍部长也看中了这一剧本,决定作为国庆15周年献礼片,并亲自提议将原片名改为《天山红花》,由著名导演崔嵬、陈怀恺和西安电影制片厂导演刘保德联合执导。

后来,《天山红花》和《早春二月》等一批献礼片由周恩来总理亲自圈定。

(记者江斌伟)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田卫军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