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新疆地州 > 正文

【文旅金钥匙】挽救一批矮壮的土马,却打造了新疆博湖最大的“旅游潜力股”

核心提示: “现在好多人都不愿意养纯种的土马了,身高太矮,跑得又不快,想参加马术比赛的,要不就去巴音布鲁克买大山马,要不就来我这里用俄罗斯种马进行马种改良,改良后的马速度快了,也长高了,参加比赛更容易拿奖。”

这种矮而壮的“土马”,就是传说中的“西海龙驹”

这种矮而壮的“土马”,就是传说中的“西海龙驹”

新疆网讯(记者 李卫疆 薛玲)“现在好多人都不愿意养纯种的土马了,身高太矮,跑得又不快,想参加马术比赛的,要不就去巴音布鲁克买大山马,要不就来我这里用俄罗斯种马进行马种改良,改良后的马速度快了,也长高了,参加比赛更容易拿奖。”

9月16日,一位新疆博湖县的养马合作社负责人告诉记者,如今养“土马”的人不多,很多原本养“土马”的人家都在做马种改良。

这位负责人口中的“土马”,就是焉耆马中的一个品种——盆地马。

与焉耆马的另一个品种“山地马”,也就是巴音布鲁克大山马有所不同,盆地马的身材矮而粗壮,从外观上看,不像山地马那样威武神骏,短距离竞速,也没有山地马快。但是,这种盆地马却有着另外一个非常响亮的名号——西海龙驹。

据了解,如今这种马只能在博湖县和焉耆县的少数乡村里偶尔能见到,总数还不到2000匹。这个数量比起世界珍稀马种的“汗血宝马”还要少,汗血宝马如今在全世界还有3500余匹。

9月18日,记者得到了一个好消息:新疆博湖县要在规划建设中的新4A级景区里设置一个“马园”景观区,将加大力度保护纯种的“西海龙驹”,这个西游文化传说中威名赫赫的“西海龙王三太子”终于将迎来自己的“美好春天”。

三寻“西海龙驹”——深陷“改良阴影”

在博湖县某乡的一处马业合作社里,使用俄罗斯马对本地马进行品种

在博湖县某乡的一处马业合作社里,使用俄罗斯马对本地马进行品种改良的生意一直都比较受欢迎。

在博斯腾湖大河口景区的“西海龙宫水世界”游乐园内

在博斯腾湖大河口景区的“西海龙宫水世界”游乐园内,白龙马的造型接近于蒙古马。

在“西海龙驹”传说的盛载地新疆博湖县的各种知名的节会和大型活动里,很难出现“西海龙驹”的身影,而在博湖县的乡村,很多土生土长的博湖人也无法回答“什么西海龙驹”这个问题。

那么,“新疆出龙驹”的传说为何如此盛行?仅仅是因为受了西游文化的影响吗?如此,“龙驹”的传说仅有数百年的传承。但经过考证,新疆的“龙驹传说”要远远早于《西游记》小说所产生的年代。

在玄奘记录自己西去印度求取真经行程的巨著《大唐西域记》中就讲述了一段已然传承数百年的关于龙驹的传说。这段传说是说在“屈支”(也就是龟兹,今库车及周边地区),有一个“大龙池”,大龙池里的龙每年都会飞出池中一次,与当地的土生母马交合,生出无法驯服的龙马,这种龙马再与当地土生母马交合,产生的第二代,才能驯服,供人驱使。也就是说“新疆出龙驹”的传说,远远早于《西游记》的年代,有近两千年的历史。《西游记》作者吴承恩借鉴了这段玄奘的记录,才写出了龙三太子的故事,使得“西海龙驹”借着《西游记》获得了更加响亮的名声。但是,两段故事当中都没有描述“龙驹”的形态,只是描述了“龙驹”共同的特性:善驮运、耐力好、熟悉水性。这给记者“按图索骥”的行程制造了不小的麻烦。

据了解,在 “西海龙驹”传说的盛载地博湖县也很少有人能说清楚西海龙驹真实的形态。记者只能从博湖县知名的马养殖基地和马业合作社中去寻找。

6月18日,记者来到博湖县博斯腾湖乡的一处养马基地,在该基地内,没有本土马的身影,所有的马匹均是高价引进的欧洲和阿拉伯纯血马。据基地相关负责人介绍,当地养马人喜欢来他的基地进行马种改良,用本地的马与那些纯血的高头大马交配,可以繁育出身材更高、速度更快的马匹参加各类赛马活动。一年来基地进行马种改良的马都有数十匹。

7月3日,在另一家马业合作社里,负责人也给出了相似的数据。在另一个乡,一处马业合作社内,养殖着上千匹马,其中俄罗斯纯血马以及俄马与本土马繁育的改良马占到了大多数,本土纯血马仅有两百余匹,而且在逐年减少。当日,记者也没见到这些还保留着纯正血纯的“西海龙驹”,这些马匹均被送至山里牧场放养。

7月10日,记者来到了博斯腾湖大河口景区的“西海龙宫水世界”游乐园,在这个以西游文化为核心的主题游乐园内,有多处都设计了唐僧师徒的组雕,但唐僧所骑乘的马却是典型的蒙古马的形态,高大、四肢纤长、体格均匀。在游乐园内,记者从当地的游客口中再一次听到了关于“改良”的话题,该游客家中也购入了几匹改良马,用于在乡间供游客付费骑乘,他说因为本地的土马外形矮壮,看上去不够神骏,没有改良马好看,所以他就把这些改良马当作是“正牌的西海龙驹”供游客骑乘和拍照。

正当“改良阴影”笼罩在这传奇的马匹头顶之时,7月14日,记者却得到了一个振奋的消息。

三代牧马人坚守“西海龙驹”的明天

哈木苏荣的农家乐中供游客骑乘的纯血“西海龙驹”

哈木苏荣的农家乐中供游客骑乘的纯血“西海龙驹”

哈木苏荣(右)和他的父亲那特尔(左)以及哈木苏荣已经去世的爷爷三代人

哈木苏荣(右)和他的父亲那特尔(左)以及哈木苏荣已经去世的爷爷三代人都在牧养 “西海龙驹”,如今幼小的儿子(中)也开始学习一些养马的小知识。

“我父亲养了一辈子土马,我现在也在养土马,我儿子现在也在跟着我学养土马,我家三代人都在养这些传说里的马,绝对不会对这些马进行改良。”7月14日,在博湖县乌兰再格森乡的乌图阿热勒村“牧马人”农家乐里,店主哈木苏荣告诉记者说,他家里目前管理着一个养马合作社,养着300匹西海龙驹,他说合作社现在只收纯血的土马了,因为真正知道这些西海龙驹来历的回头客都希望骑着这些土马跑圈子和拍照。

“我十五岁那年,父亲给了我一根马鞭子,还给了我一匹土马让我学着放马,从那时候起直到今天,我一天也没离开过土马,这些土马陪了我52年,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这些马的好处了。”哈木苏荣67岁的老父亲那特尔介绍了这些西海龙驹的特点。

“西海龙驹”真实的形象是背弓非常有力、腿短、蹄子大,多为白色、骝红色和黄褐色,这种马的速度比较慢,但耐力极佳,与山地马赛跑,50公里以内会落后很多,但超过100公里,西海龙驹就可以追平。超过200公里,山地马却会被甩出很远。这种马个子比山地马要矮半个头,但能驮更重的东西,强壮的背弓还能拉动很重的车。同时,这种马非常善于在滩涂和沼泽里行走,善于泅渡和游泳,在冰面上,四蹄不用包裹任何防滑的东西就可以健步如飞。其他的马虽然会游泳,但大部分都怕水,不愿走泥地和滩涂,而冰面行走的绝技,即使是长年在山谷里跑着的山地马也无法与之相比。也就是说,这种外观并不高大神骏的马,更亲水,有着不为人所熟悉的各种“独门绝技”。

“唐僧求取西经要走上万公里的路,那些高头大马哪里有这样的耐力?马叫 ‘龙马’还能不识水性?有这些特点,才算得上是真正的‘西海龙驹’。”哈木苏荣说,很多懂马的当地老百姓其实更喜欢这些土马,因为土马行走非常平稳,一点都不颠簸,而且非常温顺,喜欢跟孩子亲近,三四岁的孩子就可以骑这些马,不怕被摔。这些特点其实更适合在大湖的湖区开发特色化的旅游项目。

如同哈木苏荣所说,很多家庭都是带着孩子带他家的农家乐来吃饭、骑马,有不少都是回头客,他家的生意越来越好,这些“西海龙驹”确实可以慢慢地显现出自身的优势。

哈木苏荣透露了一个消息:就在七月初,他听说博湖县正在规划一个新的4A级景区,景区里会一个专门开发“西海龙驹”相关旅游产业的马园。说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的脸上一直都带着自豪的笑容:“我们家三代养这些西海龙驹,看来它们很快就会变成‘金马’了。”

挖掘“西游文化”,让“西海龙驹”成了“最大潜力股”

在本世纪最初的十年,博湖县就已经开始在开都河沿岸布局西游文化的项目了

在本世纪最初的十年,博湖县就已经开始在开都河沿岸布局西游文化的项目了。

近年来,博湖县一直在致力于挖掘西游文化,在博湖传统的“五节三会”上,经常能看见西游记人物的造型出现。随着西游文化在博湖扎根越来越深,“中国西海”的名字变得越来越响亮。今年年初的冰雪节之上,以西游记故事为主题的群组冰雕吸引了很多游客的目光,而今年6月完成了一期建设的“西海龙宫水世界”主题游乐园项目更是成为博斯腾湖旅游的“新爆点”。

在美食上,博湖县近年才开发出的“西游鱼”不但将博湖的传统鱼文化与西游文化更紧密地连接在了一起,而且已经成为新的“大湖文化”中最亮眼的“明星商品”。可以说,西游文化给博湖县的旅游产业带来了非常显著的“提档升级”,在这种情况下,进一步去挖掘西游文化所对应的文旅项目,当然会成为一个很好的选择,在此前提之下,早已名声在外的“西海龙驹”成为了博湖深挖西游文化时所关注的“最大潜力股”,其未来的发展可以预期。

据了解,在博湖县新围绕开都河——通天河景观带规划的新4A级景区里,确实有着多个与西游文化相关的景观群设计,西海龙驹马园也赫然在列。而该景区的设计将从博湖县城的边缘一直延伸至大河口景区,也就是说,会与大河口景区已经建设完整的西游文化旅游项目连接起来,形成一条依河入湖的“西游文化带”,这个新景区的建设非常令人期待。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田卫军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