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新疆地州 > 正文

新疆轮台:鲜花的祝福

核心提示: 这里是塔克拉玛干沙漠公路的起点、西气东输的源头,是位于塔里木盆地北缘的轮台县。

新疆网讯(通讯员 兰天智)这里是塔克拉玛干沙漠公路的起点、西气东输的源头,是位于塔里木盆地北缘的轮台县。

从县城出发,沿着314国道往西北方向行驶约半小时,就到了群巴克镇恰先拜村。

村口的大门 “横平竖直”。门楣上,“人民有信仰国家有力量 民族有希望”“步入新时代 踏上新征程 书写新篇章”的“楹联”格外引人注目,横批为“牢牢把握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总目标”。

进入大门,是郁郁葱葱、葳蕤茂盛的葡萄长廊。两边的民宅,绿荫笼罩,幽静而安详。房前屋后,百花争艳,蝶飞蜂舞……

在绿色衬托下,家家户户门口挂着的五星红旗格外鲜艳。似乎在告诉人们,我们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只要我们团结一心,携手共进,就能在新的征程上,创造更加美好的明天。

一条笔直通道,两排绿色“卫士”。走出通道,便是村里的小广场。一座青色的驿站烽火台矗立在眼前,向人们诉说着古老而悠久的历史。不远处,绿荫掩盖下的健身广场上,孩子们有的在打篮球,有的在荡秋千,有的在健身器材上玩耍,欢声笑语随手可拮。道路的一边,是销售老汉瓜、甜瓜、葡萄、土鸡蛋等土特产品的农民……小广场乡情浓郁,古朴而现代。

如果不是随行采访的轮台县融媒体中心的记者岳超宇介绍,我真以为这里是一个小镇。透过这个“小窗口”,我提早看到了恰先拜村的变化,甚至,看到了中国农村实施乡村振兴后的发展变化。

在我的印象中,这里的道路大多是浮土没过脚踝的碱土路或“搓板”路,坑坑洼洼,车辆驶过,扬起滚滚尘土,俄顷就把行人“吞没”。低矮破败的土坯房,冬天漏风,夏天漏雨;屋内,一个大炕占据了房屋的大半空间,满屋子充斥着难闻的气味,脏兮兮、黑漆漆的,看不到一件像样的家具。院内玉米杆、干树枝、杂草堆得到处都是,一片狼藉……

像是一场梦。村里旧貌换新颜,像大风吹散乌云一样,把贫穷和脏、乱、差早已吹到了九霄云外。

一条条笔直的柏油路铺到了家门口,白天一身土、晴天两腿泥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低矮破旧的土坯房,摇身一变,换成了一排排整齐、漂亮的安居富民房。洁白的墙壁,灰色的墙裙,富有地域特色的铁艺大门,漂亮而独特。院内,干净、整洁,茂密的葡萄藤下,挂满了一串串葡萄;窗台上、屋檐下,摆满了夹竹桃、太阳梅、橡皮树等各种各样的花朵。门前屋后的小菜园内,红灯笼一样的西红柿、胖嘟嘟的茄子、红彤彤的辣椒绘成一幅画;有的人家门前是木栅栏围成的小花园,姹紫嫣红的花朵诉说着主人的甜蜜和幸福……

还有,原来满大街跑的毛驴车,早已不见了踪影,被电动车、三轮车、小汽车替代。

那一间间宽敞、整洁的农家小院里,到处都是摇曳多姿、芳香四溢的各种盛开的花朵,花团锦簇,姹紫嫣红,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仿佛看到了处处涌动的希望和祝福。

村民们精神上和内心深处的变化,比村容村貌的变化更大,让我欣喜而感动。

我们来到恰先拜村六小队赛麦提·阿布拉家。茂密的葡萄藤下,红嘟嘟、青灿灿、水灵灵的葡萄挂满了枝头。

院内的小花园里,一束束红艳欲滴的太阳梅、大叶海棠,粉红色的夹竹桃、沙漠玫瑰,还有各种叫不上名字的五颜六色的花朵,伫立着,竞相怒放,像是迎接我们的到来。一株仙人掌结出了紫红色的心形小果。赛麦提摘下一颗,送给了我。我欣然接受了这份“心意”。

“种了这么多花,要卖吗!”我问。

“不是,现在日子过得好了,心情舒畅得很,多种些花儿,多些喜气啊。”赛麦提笑着说,“现在党的政策好,柏油路修到了家门口,盖了安居富民房,不愁吃,不愁穿,只要勤快点,也不缺钱花,我们农民的生活就像这些花儿一样,亚克西!”

“原来的房子在哪儿?”

赛麦提把我们带到了后院。这里成了人畜分离的牛圈和羊圈,这里养了8头牛,60多只羊。几头健壮的母牛甩着尾巴悠然地吃草,一头牛卧在地上正在倒食,两个小牛犊在撒着欢儿。一群正在低头吃草的羊儿,见到我们,抬起头来,看着我们。一只母鸡带着一群刚刚孵出的小鸡在叽叽喳喳地觅食,见我们走近,扑棱棱飞起来,落到栅栏上,咕咕咕咕叫个不停,直到小鸡远离我们。

我们又来到四小队买买提·阿布拉家,葡萄藤覆盖了整个院子。门口的夹竹桃开得正艳。他穿着洁白的T恤,红光满面,精气神十足。他把我们让进屋内,干干净净、宽敞明亮,沙发、茶几像新买的一样。电视、洗衣机等各种家电一应俱全。屋内既有古朴风情,又不乏现代时尚。说话间,买买提的老婆端上了一盘西瓜、一盘老汉瓜。我拿起一块老汉瓜咬了一口,甜到了心里。

“你家几个孩子?”

买买提的话匣子打开了。“两个儿子,一个丫头,大儿子大学毕业了,在公安局上班,是公务员。小儿子刚从大学毕业,前几天学校才把毕业证给寄过来,还没有给他说呢。”买买提起身走进卧室,拿出一个邮件袋,小心翼翼地从袋子里取出了学位证和毕业证让我们看。我打开毕业证,玉散·买买提,北京工业大学。我真为买买提高兴。

在买买提看来,这大学毕业证才是村里孩子们走出农村的通行证,更是一个家庭拔掉穷根的希望。

买买提内心的幸福和自豪溢于言表。“儿子在宁波上的内高班,考上大学那年,我母亲去世,家里有点紧张,还是他帮我们申请了助学金。”他指了指陪同采访的村委会副主任向兴明。

“原来村里的孩子们初中毕业就不让上学了,要么跟着大人种地,要么放羊。现在人们的思想变了。”买买提说,“人们不再比谁家的羊多,牛多,棉花好,而是比谁家的孩子能考上大学,考上好的大学。”

顿了一会儿,买买提又说,村里像我们家这样有两个大学生的家庭有好几家。

“现在国家的政策好啊,小学到高中都是免费的。”买买提由衷地感叹道。

村里现有大专以上的学生54人,其中有30多人是近两年入学的新生。

“村里大学生多了,是我们村的荣耀。有知识的人多了,村里就有希望,这是切断代际贫穷的根本。”向兴明说。

热伊莱姆·图尔荪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像瀑布一样的秀发飘落在肩上,黄色的T恤,淡蓝色的牛仔裤,蓝黑色的帆布鞋,显得青春阳光。

“在你身上看不出一点农村女孩的样子。”我说。

她笑了,左半边脸上露出个小酒窝,眼里充满了自信。她告诉我:“我在库尔勒上的内初班,在山东青岛上的内高班,考上了天津师范大学,学的是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我赞叹,“天津师范大学很不错啊。”她谦虚地说,“我算是学习不好的,我们一块上了内高班的,有几个考上了北京大学。”

热伊莱姆说,上内初班、内高班自己基本不花钱,都是国家给掏的钱,上大学时每个月要1000多元的生活费。母亲是冠心病,常年吃药,考上大学那年,“向爸爸”(向兴明)帮我申请了3000元的助学金。每年假期回来,我都主动去找他,愿意帮他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儿。他对我们就像亲闺女一样,经常鼓励我们说,你们是恰先拜的希望。

“以后有何打算?”

“本来要去阿克苏当老师的,妈妈身体不好,就想在本地工作。”

“现在有工作吗?”

“在轮台县国税局上班,是工作人员,还是‘向爸爸’给帮忙找的工作,打算参加公务员考试。”

她普通话说得很标准,汉字也写得不错。可以感受到,她处事的态度和考虑问题与一般农村女孩有明显区别。更让我感动的是,她懂得感恩和体贴。

热西旦姆·赛麦提从伊犁师范大学毕业后,回到了群巴克镇上的小学。“我和妹妹都享受了助学金,妹妹还在喀什大学上学,国家帮我们圆了改变命运的大学梦,我现在有了稳定的工作,全家生活衣食无忧。”热西旦姆苗条的身材,长长的头发盘在后面,举止端庄文雅,说话柔声细语,显得很有气质。“我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党和政府的关怀,我选择回到镇上当老师,就是想通过自己学到的专业知识,从小培养村里的孩子们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的情怀,让孩子们成长为对祖国、对社会有用的人,也算是对祖国的一种感恩和报答吧。再说,建成全面小康社会,村民素质的提升和思想观念的转变也很关键,这里更需要我们这样的大学生。”

走出赛麦提家充满喜气的农家小院,在准备上车离去时,他的孙子达尼亚尔·如斯太木跑过来给我手里塞了一串洗过的葡萄,“吃,吃,吃嘛!”看他很执着,我接过葡萄摘下一粒塞进了嘴里,甜蜜却从眼里流了出来。他不再是我印象中不会说国语、见到陌生人就躲在大人后面偷看我们的小孩。

一阵风吹来,从四面八方飘来的阵阵花香,弥漫着浓浓的祝福。

村里的变化,不是一天两天发生的。向兴明说起村里近几年的往事如数家珍。比如,“访惠聚”工作队发挥派驻单位的优势,为贫困孩子申请助学资金、村委会干部们两三个月回不了家,如何改变村容村貌,如何实施乡村振兴,如何进行美丽庭院建设、兴办合作社……一桩桩、一件件,村里的变化就是这样一点一滴干出来的。

离开恰先拜村,那些烙印在我心中的美丽花朵,仿佛在向人们诉说,那美丽的恰先拜将迎来花香浓郁的明天。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贾睿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