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新疆地州 > 正文

天使在人间,就在我父亲的身边!

核心提示: “你们就是天使!天使在人间,而且就在我父亲的身边!”近日,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收到了一封来自乌鲁木齐的感谢信,写信的人是29岁的乌鲁木齐市民迪丽达尔·吐尔逊。

天山网讯(记者刘萌萌报道)“你们就是天使!天使在人间,而且就在我父亲的身边!”近日,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收到了一封来自乌鲁木齐的感谢信,写信的人是29岁的乌鲁木齐市民迪丽达尔·吐尔逊。

“我的父亲吐尔逊·阿吉在武汉做完肾移植手术后,不幸又感染上新型冠状病毒,多亏了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终于病愈出院了。”日前,迪丽达尔激动地说。

迪丽达尔的父亲出院后回到在武汉租住的小区,一直在乌鲁木齐的迪丽达尔,每天都会同父亲进行视频通话,“在妈妈的照顾下,爸爸的状态越来越好。”她说。

迪丽达尔的父亲吐尔逊4年前被诊断为慢性肾衰尿毒症,常年接受透析治疗,身体越来越差。去年11月,家人决定送他去武汉大学人民医院进行肾移植手术。

“妈妈在医院附近租了个房子,等待肾源,直到今年1月13日,医院通知我们说肾源配型成功,第二天就做了手术,手术很成功。”迪丽达尔说,按照原定计划,她和妹妹将在春节前一同去武汉看望父母。没想到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一家人分隔两地。

1月24日,吐尔逊突然出现低热症状,后经过咽拭子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显示为阳性,按照规定,必须收治到感染病房进行集中治疗。

“那时爸爸刚做完手术,身体免疫力低下,还要一直服用免疫抑制剂(抗排斥药),在当时的情况下,若离开器官移植科,父亲可能会有生命危险。”迪丽达尔说。

远离家乡,儿女又不在身边,看着尚未恢复又需要特殊护理的丈夫,迪丽达尔的母亲米娜娃尔几近崩溃。“妈妈背着爸爸给我打电话,哭了很多次,我一边劝慰她,一边通过金医生联系周教授。”迪丽达尔说。

迪丽达尔口中的金医生,是父亲吐尔逊的主治医师金泽亚,周教授则是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器官移植科主任周江桥。

“病人的情况很特殊,肾移植手术后需要特殊护理。且身体免疫能力极低。若集中收治至感染病房,无法保证术后护理的效果,可能会交叉感染甚至有生命危险。”周江桥说,他及时将情况反映给了医院领导。

医院组织专家反复会诊后决定,将吐尔逊在器官移植科就地实行单间隔离,医护人员进行三级防护后设置特级护理,精心调整移植术后药物和抗感染药物,进行对症治疗。

“不转移了,就在病房里,我们照顾他!”电话里,当周江桥说出这句话时,迪丽达尔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他们是冒着生命危险治疗爸爸啊。”

这个特殊的病人,让器官移植科的医护人员忙碌了起来。

每天早上,金泽亚都会戴口罩、戴护目镜、戴手套、穿防护服,走进这间特殊的病房查房。

“一方面是评估他每天的病情,看他术后恢复情况,另一方面还得注意记录心电监护,观察生物体征,输液量、血糖、尿量、血氧饱和度等等情况都有详细记载。”金泽亚说。

“平时我们很少这么穿防护服,穿上时有一种窒息感,非常闷热,但这是保护自己最好的办法。”护士长黄玮说,抽血、输液,吐尔逊很配合治疗,有时还会笑着和她聊聊天,谈谈家事,邀请她等疫情过去来新疆旅游。

另一边,在武汉临时租住的家中,母亲米娜娃尔在社区的帮助下,每天乘坐社区的专车,将做好的饭菜经由黄玮的手送入病房,尽管和丈夫一面未见,但医护人员告诉她,吐尔逊在一天天好转。

“我爸爸是个乐观坚强的人,平时经常会去滑雪、摄影,即使遭受4年的病痛折磨,依然很阳光。”迪丽达尔说,除了特殊护理外,医院还给父亲进行心理疏导,让他了解自己的病情,树立信心。

情况一天天好转,1月26日—2月1日,经过连续3次各间隔48小时对吐尔逊进行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均提示为阴性。复查血常规、肺部CT,也均未见明显异常。

2月2日,吐尔逊出院了。

“你不知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差点蹦起来。”迪丽达尔说,父亲出院的那天,医院特地安排了一辆车送他回到在武汉的家中,并每天通过电话了解他病愈后的情况。

感动之余,迪丽达尔给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写了一封感谢信,“我想对武汉的医护人员说声‘谢谢’”!

迪丽达尔还发来了父亲出院前的一段视频。视频里,59岁的吐尔逊笑容满满,和护士聊着天……

《感谢信》全文如下:

真情在武汉 天使在人间

——致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感谢信

我叫迪丽达尔·吐尔逊,来自新疆乌鲁木齐。2020年1月14日,我的父亲吐尔逊·阿吉因患有慢性肾衰尿毒症,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器官移植科成功接受了肾移植手术。术后肾功能恢复良好,父亲在经历了4年尿毒症病痛折磨后终于重获新生。但是命运仿佛在和我的家庭开一个致命的玩笑,2020年1月25日父亲的咽拭子查出新型冠状病毒阳性,在那一刻我的家庭仿佛坠入地狱。

按照医院的要求,受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人员,必须集中收治到感染病房。但父亲的情况太过特殊,肾移植手术后尚未恢复,需要特殊护理。且由于术后移植服用的免疫抑制剂(降低免疫功能防止排异反应),父亲的身体免疫能力极低。若集中收治至感染病房,首先无法保证术后护理的效果,其次可能会有交叉感染的风险。在当时的情况下,若离开器官移植科,父亲可能会有生命危险。这一消息对父亲和母亲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而远在新疆的我,也陷入了绝望和无助之中。

这一特殊情况引起了器官移植科主任周江桥教授的高度重视,他迅速向医院相关部门进行汇报。医院反复会诊后决定,将父亲在器官移植科就地进行单间隔离,医护人员进行三级防护后,设置特级护理,精心调整移植术后药物和抗感染药物,进行对症治疗。周江桥教授坚定地告诉我们:“不转移了,就在病房里,我们照顾他!”这简单而又充满力量的一句话,对我濒临崩溃的母亲来说,如同强心剂一般,也带给父亲对抗病魔的决心和信心。医院的决定让远在他乡孤苦无依的二老,拥有了最强有力的依靠。父亲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救治和护理下,身体好转起来。

在此,我和我的家人特别感谢周江桥教授、邱涛副教授以及夜以继日的医护人员,即使在最艰难的时期,他们也从未放弃过我的父亲,宁愿自己承担感染风险,也要保证父亲得到最专业、对症的治疗。感谢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全体医护人员,坚定地奉行着人道主义的职业信念,在最危急的时刻秉承着病人利益至上的精神,维护着最高尚最纯粹的职业荣誉。感谢所有奋战在抗新型冠状病毒一线的医护人员,感恩之情溢于言表。你们就是天使!天使在人间,而且就在我父亲的身边!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林慧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