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新疆地州 > 正文

【报告总书记 脱贫有信心】搬出穷山窝 迎来新生活——来自深度贫困县的一线调研⑩

核心提示: 当脱贫攻坚战役“挺上”帕米尔高原,易地扶贫搬迁为帕米尔高原上的贫困农牧民带来希望。由此,来自4个乡的建档立卡贫困户358户1448人,搬迁到了塔提库力易地扶贫安置点。3年过去,当年的“戈壁滩”变成了今天的“金沙滩”。

01

11月2日,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班迪尔乡新迭村幼儿园小朋友在老师带领下玩滑梯,易地扶贫搬迁给塔吉克族牧民带来了幸福生活。 □本报全媒体记者 李桢楠作

□本报全媒体记者/韩沁言 於强富 刘毅

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位于帕米尔高原,是集少、边、穷于一体的深度贫困县。

当脱贫攻坚战役“挺上”帕米尔高原,易地扶贫搬迁为帕米尔高原上的贫困农牧民带来希望。由此,来自4个乡的建档立卡贫困户358户1448人,搬迁到了塔提库力易地扶贫安置点。3年过去,当年的“戈壁滩”变成了今天的“金沙滩”。

初冬时节,记者走进塔提库力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的富民村、爱民村,在采访中真切感受到了易地扶贫搬迁给塔吉克族牧民带来的幸福生活。

从泥巴石头房到砖混结构新居——

“居住环境改变,换了种生活方式”

“以前住的地方离县城很远,山路崎岖,去一趟县城得翻越海拔4500米的唐勒达坂,若非必要,我们很少出来。”居住在富民村的阿里甫·巴吉说,如今在政府的帮助下搬到了这里,这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

阿里甫家有5口人,以前房子可以用“破烂不堪”来形容,破旧的泥巴石头房,“夏不挡雨、冬不挡风”,而村子坐落在深山里,四面环山,几乎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深山里的日子真是穷怕了、苦怕了!”阿里甫感叹。

富民村村委会主任司马义·阿布都热汗是从马尔洋乡皮勒村搬迁来的。皮勒村的苦,他终生难忘:山大沟深,土地贫瘠,村里最远的一户村民家距村委会270公里,村委会距马尔洋乡政府所在地有50公里山路,骑马走3天才能到达。乡政府距县城120公里,要翻越海拔4500米的达坂。

生态环境脆弱,自然灾害频发,“一方水土养活不了一方人”的地方不仅有马尔洋乡皮勒村,还有大同乡、瓦恰乡等4个乡的千余名群众被穷山窝所困。

2017年,塔提库力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项目正式实施。一批批生活在高寒偏远山区的群众迎来了希望。

牧民愿意搬迁到塔提库力,首先是地方好。“早就听说过,有安居房,有草场,牲畜有标准暖圈,离县城近”,这是当初很多群众得知要搬到塔提库力时的共同反应。

选择塔提库力接纳移民,是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县委和县政府深思熟虑的结果:塔提库力原是一片戈壁荒滩,地势相对平缓,通过水土开发,可以发展种植与养殖业;距县城25公里,交通方便,有利于改变牧民的生活环境。

搬出山花费大,帮扶到位才能迈出步。盖房子的砖是从喀什拉上来的,一块砖的成本1元多。从住房、生态补偿到社保,党和政府给予易地扶贫搬迁的牧民一系列优惠政策,给每家盖起了80平方米砖房、100平方米暖圈,还开垦出了耕地,人均分到2.7亩。

尽管走出大山是渴盼已久的事,但真到了搬的时候,乡亲们的心情还是复杂的。“毕竟,这是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司马义·阿布都热汗激动地说,“新村水、电、路、通信全部入户,家家户户用上了新家具。”

“刚来那会儿,两眼一抹黑,连门锁都不会开,整天呆在家里不敢出门……”马尔洋乡皮勒村到塔提库力不足180公里,因大山阻隔,51岁的买斯吐热·努热克从未进过县城;对于新居的生活,她喜忧参半。

为帮助搬迁牧民早日适应新生活,塔提库力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党工委成立了便民服务中心,提供便捷的“一站式”服务。县里还抽调一批干部,以结亲包户的形式,跟踪解决大伙儿生活中遇到的问题……

“从大山深处的偏远牧点到新村,居住环境改变,换了种生活方式。”塔提库力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党工委书记隆新鑫说,通过组织开展文艺活动、传统节日庆祝活动等,帮助大家尽快融入定居后的新生活。

如今的富民村、爱民村,道路整洁,新居美丽,家家门前都开垦出了种植区,种上了蔬菜和花卉,房后则是漂亮整齐的暖圈,一派新农村好风光。

上一页 1 2下一页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李欣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