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新疆地州 > 正文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从一条客运班线看乡村巨变

核心提示: 7月12日16时30分,从乌鲁木齐市区到达坂城高崖子牧场的新A99551乡村客运班车从南郊客运站出发了。

未标题-2副本

7月12日,在通往高崖子牧场的客运班车上,司机佟刚正在帮车上高龄乘客系安全带。(记者马婷摄)

新疆网讯 (记者马婷)7月12日16时30分,从乌鲁木齐市区到达坂城高崖子牧场的新A99551乡村客运班车从南郊客运站出发了。

乌鲁木齐市区到高崖子牧场147公里,途经化肥厂、柴窝堡、盐湖、达坂城、东沟乡五个站点,每天16时30分从乌鲁木齐出发20时抵达高崖子牧场,次日8时30分从高崖子牧场返回。从1989年开始至今,这趟车从未改变过路线,每天都是同一时间发车,就连车上的驾驶员也没有换过。

新疆昊天运输集团有限公司驾驶员佟刚,今年53岁,30年青春岁月伴随着这条乡村客运线一起成长,而这一路每天上下的乘客、车窗外驶过的风景、路过的村庄也悄然发生着变化。

7月6日至7月12日,本报记者多次乘坐这辆乡村班车,聆听车上不同职业、不同地方乘客讲述发生在这条线路上的故事。

道路变了 跑一趟用时只有过去的一半

车上的乘客驾驶员佟刚几乎都认识,他和大家熟悉地寒暄着,帮大家提重物、放行李……

“这个时间段,正好可以接送达坂城附近的上班族和学生。”佟刚说,很多人都是熟面孔,久而久之都成了朋友,很多上班的年轻人,他都是看着他们长大的。

一路限速70km/h,在漫长的线路上,佟刚专注地开着车。

从乌鲁木齐到达坂城的乡村客运车共有9辆,但继续往里走一直到高崖子牧场的只有佟刚开的这一辆车。

“三十年,变化太大了!”佟刚说,路变了、车变了、环境变了、人也变了……

这条线最初在黄河路中桥客运站发车,当时高崖子牧场还叫胜利牧场,上世纪90年代,改名叫做高崖子牧场。佟刚刚跑车时,这条路是一条沙砾路,还有很多路段是土路,行车颠簸,跑完单趟至少要七个小时。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道路铺了柏油,行驶平稳顺畅,用时缩短了一半。2018年线路始发站搬至南郊客运站。

佟刚说,2000年以前,驾驶的车辆各项性能都不好,夏天水箱温度过高,行驶至上坡路段要不停地浇水降温。冬天,害怕车被冻,每到夜里需要三个小时去发动一次车,从未睡过一次安稳觉。现在,车内冬暖夏凉,这些烦恼都不存在了。

“以前跑这条线,就是在戈壁上跑,看不到一棵树,而现在路两旁都栽满了树,一路走一路绿,心情也舒畅多了。”佟刚说。

环境变了 辣子鸡一条街远近闻名

7月8日下午,佟刚开着41座的大巴车出发了,从乌鲁木齐上车的乘客有27人。

听着佟刚的讲述,这路上的变化仿佛就在眼前。

记者在车上与乘客进行交谈,车上有学生、商户、企业职员、农民等,他们有的回家,有的是去柴窝堡吃辣子鸡,还有的是去亲戚朋友家……

汽车沿着公路一直往南走,记者与乘客张婉悦交谈起来,她是新疆轻工职业技术学院的大一学生,和同学们约好到柴窝堡吃辣子鸡。

“不吃柴窝堡辣子鸡,等于没来过达坂城。”张婉悦说,她家就是达坂城的,上大学后很多从内地来的同学都让她带着来吃辣子鸡。

柴窝堡的辣子鸡远近闻名,30年前,零星的几家店靠着过往车辆维持着。2012年,政府开始对柴窝堡辣子鸡一条街进行改建,拓宽路面,增加绿化面积,整条街的环境得到改善,现在这里大大小小的店面有百余家。

张婉悦说,以前大家都觉得这里远,现在很多人都是开车来。尤其到了周末,很多店都需要排队用餐。

不知不觉中,柴窝堡站到了。张婉悦挥手与记者道别,并嘱咐一定要来尝一尝这里的辣子鸡。

35岁的热娜·阿帕汗在盐湖站上车。交谈中得知,她在盐湖邮局上班,准备回达坂城的家。她在邮局工作有十多年了,经常往返于盐湖、达坂城两个站点。

“现在越来越忙了。”热娜说,以前邮局里的快件、包裹并不多,很多都是当地人给外面亲戚寄些土特产。而近几年,随着网络的发展,网上购物的人越来越多,他们都要加班加点地忙。

交通方式变了 开通了火车来回更方便

正说着达坂城站到了,上来一位年轻姑娘,上车时她亲切地叫佟刚“伯伯”。

“这是东沟乡的马文静,我是看着她长大的,从小就坐我的车。”佟刚说。

马文静今年23岁,在达坂城区的社区工作。她说,自己从上小学开始就要坐着这辆车往返于家和学校。

“那个时候如果下课晚一点,就要让爸爸骑着摩托赶过来接我。”马文静说,现在方便多了,乡上有车的人越来越多,不管工作多晚,都能找到同路人坐顺风车一起回家。

马文静回忆,以前她很少来乌鲁木齐市区,感觉路途遥远,没有非常重要的事根本不会去。去年达坂城到乌鲁木齐的火车开通了,来回很方便,她时常约着同事、朋友到乌鲁木齐逛街购物。

说到变化,在东沟乡开商店的比萨热·桑斯巴依接过话茬。

她告诉记者,自己开商店也有30多年了,这些年她和丈夫总是乘坐佟师傅的车去乌鲁木齐进货,以前进货总是挑便宜的进,只要满足大家基本生活需要就好,现在不一样了。

“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大家都看质量,要买好的,没几个人挑便宜货买了。”比萨热说,为了满足大家的需求,店里还摆了些小家电出售。

抵达终点高崖子牧场时,82岁的霍月娥迈着小碎步准备下车,她拉着记者的手说:“现在生活好了,变化也很大!”

原来,霍月娥在牧场住了50多年了,她的家从最开始的小土房到现在的砖混房,不仅面积翻了倍,上下水、电暖等问题都得到了解决。她的三个儿子都考上大学,毕业后都在乌鲁木齐市区找上了工作。

“以前孩子们的出行全靠小佟的车,现在都自己开车喽!”霍月娥说,生活越来越好,日子越过越红火,但她和老伴都习惯了坐佟刚开的车,经常早上坐车去市区转转,下午再坐车回来,习惯了。

“上面的路不好走、人还少,之前也有车开上来过,但都没坚持几天,只有小佟坚持下来了。”82岁的霍月娥说,以前大家总怕佟刚也走了,但后来看他一直在,大家的心才踏实下来。

途中,总有村民们给佟刚递上自己种的韭菜、路边买的小吃、家里的豆子……佟刚总是婉言谢绝,但村民们总是放下就走,不由他说。

“他守着我们,我们也守着他。”东沟乡七队村民林学军说,2000年以前村里的路不好走,每到春天雪水化后,道路翻浆大坑小坑,大家总看见佟刚的车陷进去,村里人一起帮他用拖拉机拖出来。后来,每天不到8点,村里人都出来,赶在佟刚发车前捡石头填坑。

林学军说,2000年以前,每到冬天,佟刚夜里总是睡不成觉,害怕车冻着,一会儿出来发动一次车,大家都觉得佟刚太辛苦了,就想办法给他车变速箱下面架火炉,这才让佟刚睡上了安稳觉。

“我当过兵,从部队上下来,我就开上了这趟车,那时的我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下来,因为村民们需要我。”佟刚说。

2018年11月,达坂城通了火车,佟刚线路上的乘客流失了一半多,除了周末全程能拉四五十人外,工作日有时一天只有几个人。

“虽然乘客少了,但我很高兴,因为火车速度更快、坐上更舒服。时代在进步,老百姓的生活应该越来越好!”佟刚说。

记者手记

车窗外的风景真美

开上乡村客运班车的那一年,佟刚23岁。

30年,让他把自己的青春都献给了这条田间小路。

“刚开始觉得这条路很长,30年过去了……突然感觉这条路变短了。”佟刚说。

这些年窗外的风景不停变化着,土路变柏油、戈壁变绿洲、土房变楼房……乘客们着装变时装,就连聊天的话题也从吃饱穿暖变为国内外旅游……

一条乡村客运线不仅承载着乌鲁木齐市区到达坂城区这一路上乡村的变化,更是将这一路乘客的生活变迁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

习近平总书记说过,中国人民是具有伟大奋斗精神的人民。中国人民自古就明白,世界上没有坐享其成的好事,要幸福就要奋斗。

只有努力奋斗,才能创造出今天的美好生活。

时代在变化,窗外的风景也在变化着,细细品味,窗外的风景最美丽。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李洁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