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新疆地州 > 正文

乌鲁木齐硅基新材料产业焕发生机活力 ——记者探访甘泉堡经开区新材料产业园

核心提示: 黑亮色的外衣、锋利的边缘、坚硬却很脆、具有半导体性质,这就是多晶硅,它可以用在发电上,而它的废渣,加入氮气进行化学作用,改变其结构,变身氮化硅粉体,就可以生产出不同的氮化硅制品。

新疆网讯(全媒体记者王丽丽)黑亮色的外衣、锋利的边缘、坚硬却很脆、具有半导体性质,这就是多晶硅,它可以用在发电上,而它的废渣,加入氮气进行化学作用,改变其结构,变身氮化硅粉体,就可以生产出不同的氮化硅制品。

这是甘泉堡经开区的氮化硅先进陶瓷生产项目,该项目是由新特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建成投产,目前实现了每年50吨高纯氮化硅粉体在乌鲁木齐生产,填补了新疆氮化硅新材料的空白。

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广东代表团审议时强调,要更加重视发展实体经济,把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制造、绿色低碳、生物医药、数字经济、新材料、海洋经济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作为重中之重,构筑产业体系新支柱。

硅基新材料是战略性新兴产业,被广泛应用于航空航天、电子信息等几乎所有的工业领域和高新技术产业。目前新疆正构建上下游衔接、产业链完整、价值链高端、就地转化率高、循环经济特征明显、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硅基新材料现代产业体系。

高精尖硅基新材料实现“乌鲁木齐智造”

8月16日,在甘泉堡经开区的氮化硅先进陶瓷生产项目车间里,亚微米级硅粉在氮化炉内与氮气发生反应,最终生成氮化硅。

“我们利用多晶硅破碎过程中生产的硅粉,在直接氮化工艺基础上进行优化改进,解决原料质量对产品品质影响、硅粉氮化率较低、生产工艺不连续、生产操作不便捷的难题,最终生产出高纯氮化硅粉体。”氮化硅先进陶瓷生产项目负责人、新疆晶硕新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黄彬说。

中国科学院新疆理化技术研究所研究员陈朝阳说,高纯氮化硅粉体生产过程中采用的连续性粉碎研磨系统以及封闭式的研磨粉碎接料系统具有创新性,达到了国内领先水平,填补了新疆氮化材料的空白。

这些氮化硅粉体经过其他程序加工后,就生产出氮化硅陶瓷轴承、氮化硅陶瓷球、氮化硅尾气罩等。

仅以氮化硅陶瓷轴承为例,以前自行车使用的球轴承中,其轴承滚珠是金属钢质的,本身不具有润滑性,在高速旋转的过程中容易出现问题。而大量实验也证明,精密轴承中滚珠是轴承中最薄弱的零件,大约60%-70%的高效轴承失效都是因为钢球产生不同程度的疲劳导致的。而氮化硅陶瓷轴承解决了这一难题,其机械自润滑、耐腐蚀等特点,让轴承更耐用。

黄彬说,氮化硅粉体具有机械强度高、机械自润滑、耐高温和热变化、耐化学腐蚀等优点,在冶金、机械、化工等领域具有广泛的用途,他们将进一步加快氮化硅制品的研发。

高质量高标准推动工业转型升级

氮化硅粉体只是新特能源延伸硅基新材料的一个方面。新特能源正在构建硅基新材料产业园。

除了延伸产业链,他们还将依靠公司自身的科技力量,研发电子级多晶硅材料。

新特能源副总经理李西良说,集成电路应用的电子级超高纯硅材料纯度一般要求含Si到99.9999999%~99.999999999%(9-11个9),新特能源始终致力于依靠科技创新,解决高纯硅基材料上“缺芯少魂”的问题。

事实上,除了新特能源外,一批内地企业也瞄准了新疆煤、电等资源优势,投资建设硅基新材料项目拉开了新疆硅产业发展的序幕,工业硅、单晶硅、多晶硅、有机硅、铜箔、切片及组件、铝硅合金新材料、碳化硅及下游新材料等项目纷纷落地。

从新疆能源资源要素配置条件看,大力发展以硅基为代表的新材料产业正在成为乌鲁木齐工业经济的新增长点和增长极,不断推动乌鲁木齐工业经济转型升级。

记者从甘泉堡经开区管委会了解到,他们正在打造新材料、新能源、高端装备制造等十大产业园区。新材料优先发展硅铝基新材料、石墨烯、玄武岩纤维等新材料。

据了解,高端装备制造业、铝下游加工产业、中高端硅产业、煤化工下游产业、石油和天然气化工下游产业、云计算大数据产业等已发展成为工业和信息化投资的重要组成部分,不断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崔丽娜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