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频道   > 热点 > 正文

王瀚林:自然阅读得真趣

核心提示: 说起读书的好处,人们几乎众口一词地推崇读书、赞美读书,自然也就成了普及阅读的精神动力。对于每一个阅读者来说,读书的妙趣与享受,则各有不同。

2014年以来,“倡导全民阅读”连续4年写入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全民阅读“十三五”时期发展规划》正式下发,成为我国置顶的首个国家级“全民阅读”规划。全民阅读已经被列为国家战略,迎来新的机遇。在新疆,倡导全民阅读,对于增强文化认同,增强文化自信,提升全民素质,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实现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的总目标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说起读书的好处,人们几乎众口一词地推崇读书、赞美读书,自然也就成了普及阅读的精神动力。对于每一个阅读者来说,读书的妙趣与享受,则各有不同。

在兵团日报社党委书记、总编辑王瀚林看来,不追求目的读书才能被称作阅读,它是一种生活态度。一谈起阅读的经历,王瀚林就很难停下来,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很喜欢与人分享阅读感受。”

王瀚林 兵团日报社党委书记、总编辑,全国哲学社会科学专家库专家,硕士研究生导师,著有《马克思主义与当代屯垦》《胡杨百咏》等八部著作,主编有《字说兵团》等三十余部著作。

王瀚林 兵团日报社党委书记、总编辑,全国哲学社会科学专家库专家,硕士研究生导师,著有《马克思主义与当代屯垦》《胡杨百咏》等八部著作,主编有《字说兵团》等三十余部著作。

读书,贯穿一生的相遇

从七八岁到处找书看开始,王瀚林一直保留着大量阅读的习惯。

作为1959年生人,王瀚林幼年时并不能读到太多读物,相应地,这反而促成了他不限制该读什么书、不该读什么书,他的阅读口味颇杂:文史数物化诗词,“抓到什么看什么”,直到今天,他仍然保留着杂读的习惯,因为工作需要,必须在短时间查证某一方面的知识而阅读相关领域的图书,不然他还是信奉信马由缰式的读书方式。

“世上并没有人人必读的书,只有在某时某地,某种环境,和生命中的某个时期必读的书。”王瀚林说,他得益于这种读书方式。

王瀚林说他真正喜欢上读书,是在小学高年级的时候,“我找到一本很破旧的《把一切献给党》,这本书类似兵工专家吴运铎的传记。”王瀚林说,《把一切献给党》成为开启他阅读人生的一本书,而书中所弘扬的吴运铎的执着精神像是一束火把,给他后来的学习和工作颇多光亮。

在中学阶段,毛泽东著作成了王瀚林阅读的主要来源,“如今,我还能背诵毛泽东《论持久战》《矛盾论》等著作中的部分章节。他说,每年他还会重温毛泽东的经典著作,仍然能够感受到毛泽东思想中方法论的熠熠光辉。

王瀚林读大学选择了中文专业,这一时期成为他大量阅读的增长期。在辽宁师范大学的自习教室,他经常有读一本书读通宵的经历,“什么书都读,文史哲类,把能读到的都读一遍。”王瀚林说,凭借过人的记忆力,他大学时疯狂背诵名家名篇,曾经他可以将377句、2476字的《离骚》全文熟背,“连标点都能背出”,采访中,王瀚林现场背诵《离骚》的开篇,“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皇览揆余初度兮,肇锡余以嘉名。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他不无骄傲地说,如今他还能背诵出七八成的《离骚》原文,“给我温习几遍,还是能全文背出的。”

王瀚林说,他感谢阅读,让他在合适的时间遇到照耀内心的书。他坚持认为,读书就好比人交朋友,只要你爱书,不停地阅读,总有一天你会和一本书相遇,这样的书只要你阅读肯定会找到,“有人可能读到第一本书就遇到了这样的幸运,有的人或许要积累一定的数量才会找到”,人类阅读的过程,其实就是你成长过程中和生活中的你邂逅。

藏书,从纸质到电子

约摸20年前,电子书开始流行,王瀚林收到在红旗出版社任职的朋友赠送的一套百科全书类光盘,“就几张光盘,却储存了人类文明数千年的积累,这让我认识了书本载体的变化带来的便利。”自此之后,王瀚林开始关注电子书,他的购书也开始向电子版方向转变。

王瀚林的办公室书架里收藏了一套电子版《人民日报》,这套电子刊物收录人民日报创刊至2003年间的所有刊期。这套购于2004年的电子版刊物,在当时花费了王翰林1万元。渐渐,王瀚林对电子书的收藏达到痴迷态,他会将钟爱的作品对应收藏多种电子版本,参考校勘,择优存档。比如《毛泽东选集》,他就收集了数十种电子版本。“现在,我的购书基本上是以电子书和电子版为主。”王瀚林粗略估计他的电子版藏书应该有几十万册,相当于北京一个区级图书馆的藏书容量。

王瀚林说,他已经好久不去书店了,“很早以前就在网上买了”。不过大学时代的他可不是这样的,那会儿书店还跑得特别勤。读研究生的时候,他还会去书店淘商务印书馆的汉译外国名著系列的学术书。

虽然很少再去书店买书了,但因为在媒体工作的需要,王瀚林对待阅读的态度仍然是经典主义、精英主义的:“读书就是学习,学习历史上的一代代天才的思想、感受。”对趣味式、消遣式的阅读,他不太感冒:“所谓为消遣而读书,在很多无趣之徒那里往往会走过头,越来越排斥经典。”

这个问题上,他绝对是知行合一的:“我喜欢的作家、学者有很多,事实上,我们翻开一本最烂的文学史、哲学史、政治史,按上面的人头,几千年下来,被写在里面的那百十来个人,一个个买来读,都是大师杰作。”最近这十年,他几乎只读经典作家的著作,“最喜欢的且偏爱的,还是中国历史上的文学大家:屈原、司马迁、李白、杜甫、李贺、苏轼、辛弃疾、蒲松龄……王瀚林说,他的习惯是读全集,“你看我这套《孙中山全集》,到现在还没完整读完。”正因如此,买书的开销实在不小,如他自己所说:“买书是我极少的不在意价钱的消费。”丛书买起来过瘾,钱花起来自然也不是小数。

悦读,出其自然享受读趣

在王瀚林眼里,读书是一项最低成本的精神活动,几乎没有“门槛”和“条件”,只要识字,只要愿意,总是可以读的。但要真正读出名堂还是有讲究的。天下之大,宇宙之广,书册之多,而人之精力有限,是不可能读尽的,所谓的“读尽人间奇书”,不过是一个理想。尤其是对于生活在当今碎片化时代的人们,几乎没有完整的读书时间,而要讲究有效率的阅读,就更要注意方式方法了。

王瀚林认为,读书大体逃不过如下几种。其一是要读对工作、学习有直接帮助的书。比如各种工具书、专业书,各种学习辅导资料和专业的报纸杂志等,当属“有用”之列。想要把本职工作干好,做到术业有专攻,就必须多读“有用”的专业书刊,尽量扩大自己专业阅读的范围。“书到用时方恨少”,大抵也是指此类有用的专业书,包括各种应考阅读。

其二是要多读开阔视野、丰富阅历、扩大见闻的文史哲、地理、游记类等书籍。尽管说“开卷有益”,但也须讲究一定的针对性。比如读史,尽可能结合时代背景去读,对于文学名著要首推经典作品、代表性作品,读同类作品的经典和精华,胜过泛泛一般的阅读。

其三为丰富知识、调剂生活的趣味阅读。有选择地去读一些野史、笔记、童话等。比如李渔的《闲情偶寄》、纪昀的《阅微草堂笔记》,以及《笑林广记》等“闲”书。从这些看似闲而杂的涉猎中,寻找知识的野趣,让自己的阅读立体而开阔,对于丰富情趣开阔视野也别有趣味。

王瀚林很赞同随性而读的观点,他认为,当你有阅读心情的时候便拿起书来读。“一个人读书必须出其自然,才能够彻底享受读书的乐趣。”王瀚林说。

阅读十问

问:您是否知道自己有多少藏书?

答:按所收电子书计算的话,几十万册吧。问:您记忆中读的第一本书是什么?答:《把一切献给党》。

问:您最近买的一本书是什么?答:《梅兰芳艺术日历》。问:一般以哪种方式买书,逛书店还是网上购买?  

答:很早以前就在网上买了。

问:您每月大概花多少钱买书?

答:数百数千不等,买书是我极少的不在意价钱的消费。

问:您手上正在阅读的是什么书?

答:《孙中山全集》。

问:看书时候的最佳佐料是什么?

答:茶。

问:您平时阅读,网络和纸质的比例是多少?

答:可能各半,或许读电子书所占比例还要大一些。

问:有没有一本书,是每年都要拿出来读一读的?

答:毛泽东的著作,常读常新。现在读书大部分就是重读、再读。

问:如果让您只带一本书去某个地方,您会带哪本?

答:很多,太难选择。

(文,图 记者马志宇)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许爱云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