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频道   > 读书汇 > 正文

诗情,在新疆大地徜徉——《诗意新疆》品味

核心提示: 在西部诗人坐标系中,高炯浩应当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之一,并且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持久地站在新边塞诗的领地,持久地行走在继承和突破的路上,持久地举着含蓄、圆润、绚丽的婉约之旗,在边塞诗雄浑壮阔的丛林疆域,开垦了旖旎婉转的一片花丛和一片绿洲,既扩张了新边塞诗婉约派的外延,又丰富了新边塞诗婉约派的内涵。

640.webp

诗人高炯浩

当玉门关外的春风,又一次深刻地抚摸着这片被称为“边塞”的新疆大地,博格达峰在远天巍峨,紫丁香在身边妩媚。

灯火澜珊处,大风仿佛从盛唐长驱直入,粗犷而遒劲地敲击窗棂,时而雄浑豪迈,时而奇峻壮阔,时而气势磅礴,时而犷悍悲慷,似乎撼动的不仅有窗外萌芽的生命,还有蛰伏了很久很久的记忆。

而我的心灵正在另一场清新而和煦的风中驻足,沉浸在新边塞诗人高炯浩刚刚出版的诗集《诗意新疆》温婉情浓的风光画廊,沉浸在一种明快、飘逸、美好的意境里。这样的一册情系新疆的诗书,放入所有书写新疆的书架上,自然是对新边塞诗的丰富和充盈。

诗历来是诗人灵魂的声音。凝神品读那一行行来自心灵的诗句,我的眸子里,绽放出缤纷的想象的花蕾,我思维的枝叶间,栖满了灵动的斑斓的蝴蝶,我精神的天空,飞翔着欢快的歌唱的云雀,而我的感应也从不同的层面,久久共鸣着诗人所表达的诗意盎然的新疆。

《诗意新疆》少女一样清纯浪漫,少男一样净爽俊朗,草原一般宽阔静谧,白云一般飘渺舒展。既散发薰衣草的芬芳,又透出雪莲花的品质。是我对美文的一次集中鉴赏,也是一次精神的清泉沐浴,许多诗思,不断激活我对新疆这片土地的好感与畅想。

我庆幸自己曾经穿越时空,与盛唐时期边塞诗派的诗人岑参、高适、王昌龄、王维对过话,与他们构建的边塞诗魂和边塞诗风进行过深度的交集;我更庆幸自己与新边塞诗人群落有过长期的交往交流,并由此成为新边塞诗崛起的见证者。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新边塞诗在中国诗坛刮起一股股旋风,以浩荡的气势横扫诗坛,许多独树一帜名篇佳作,绝非昙花一现的过眼烟云,而是对新疆历史文化的重新审视和定位,可谓是开启了新边塞诗群星灿烂的时代。

那时,我虔诚地聆听杨牧、章德益、周涛等诗人的诗心脉动,阅读他们血液里奔腾不息的、澎湃的激情诗篇,追寻他们在诗歌王国自由翱翔的身影,仰望他们与博峰同高的生命星座……我与新边塞诗的种种情结,不会因岁月、际遇、环境的不同而磨灭或忘却。  

诗意新疆2.webp

诗意新疆

在西部诗人坐标系中,高炯浩应当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之一,并且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持久地站在新边塞诗的领地,持久地行走在继承和突破的路上,持久地举着含蓄、圆润、绚丽的婉约之旗,在边塞诗雄浑壮阔的丛林疆域,开垦了旖旎婉转的一片花丛和一片绿洲,既扩张了新边塞诗婉约派的外延,又丰富了新边塞诗婉约派的内涵。

无论是雄奇险峻的冰川,还是荒无人烟的大漠戈壁;无论是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河谷草原,还是广袤旷远的山川田畴;无论是独特的自然风光,还是源源流长的丝路情思;所有的一切,都为古今边塞诗人们提供了取之不尽的创作元素和抒情山水,也烙印出新疆诗歌创作的地域特色和文化符号。

对高炯浩来说,新疆是他人生的漂泊地,也是他诗歌艺术创作的福地。新疆是他注定的曲折逆境,也是欣然而至的华彩乐章。

上个世纪60年代,在一个秋风扫落叶的*肃的季节,酷爱诗歌的少年高炯浩,短衣敝屣,背负“盲流”标签,挤上了西去的列车,开始了闯荡塞外的天涯孤旅。

诗意新疆3.webp

车过山东,车过玉门,车过吐鲁番。“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的悲吟在高炯浩的耳边萦绕,嘉峪关的苍茫月色,化成古边塞诗人凄凉悲壮的一行行诗句,叩击他纤弱的心弦,行里卷中的几本诗书,是迷茫中的一粒灯火,是苦涩中的一丝甘甜。

漂泊在新疆最初的18年间,高炯浩一直挣扎在底层,一直浸泡于一池苦难,一直打磨在旋转的沙轮上。好在,生活的历程和诗的经纬交织在一起,并且酿造滴漏出诗歌的汁液。

忙碌于石河子一家原始作坊般的工厂里,在最繁重的劳作过程中,为诗活着的信念从未改变,甚至在打铁、打土块、捞烧碱、拉锯的片刻,他的脑海闪过的,总是诗神美仑美奂的剪影,总有对诗无尽的想象和憧憬。他蘸着自己的心血,在拥挤的宿舍写诗,在自己的心田默默耕耘,很快就在《生产战线》(现为《兵团日报》)发表了组诗,作品大都以拓荒与开垦、劳动与建设为主题,成为那个时期的“羁旅”歌者。

尽管诗人写诗的命运往往被残酷的现实击得粉碎,但那些个挥之不去的文字严然是漫漫严冬的炉火,是自由飞翔的翅膀。诗人心中蕴含的诗情意境,会在某一刻抽穗并且绽放。

在一边是无奈的悲壮和孤独,一边是无尽的奔跑与追求悖论里,他以饱含深情和美的笔墨,契合自己新疆岁月的活动范围和命运起伏,从素描写生从静物刻画起步,真实记录了那个年代植入生命的亮色,将自己悲喜交集的人生结晶,雕刻出一首首灵珑剔透的诗作。

当文学创作的春天打开大门时,诗人的天空云白风轻,展示出抒情歌者的真容。

且看1984年10月诗人创作的一首《天山之秋》:水津津翠蓝翠蓝的远天/仿佛要渗下翡翠的雨/一行秋雁/一行黑色的五线谱/扇动着秋的音符。/牧草,用微微颤音,/唱着枯黄的歌,/连勿忘我,/都飞去了蓝色青春,/遗留下饱满的成熟。/夕阳,用油亮水彩|给丰腴的牛背|涂一抹金红的流苏/勾勒出膨胀的乳峰和|乳峰里纯白的潜流。/雪峰瘦了|向缱绻的少女/拖着宽缓的衣带/沉静地倚着蓝天/回忆她娇羞的往事。/一幅暖色油画一首恬静的边塞诗/一阕隽永深沉的《秋声赋》/唔,天山之秋哟/。

诗中可以清晰在看出,诗人是一面镜子,那么逼真地折射出目光所及的景物,用轻盈之笔临摹刻画了大自然的光与影,用质感的文字,为秋天抖开一幅似梦似幻的彩色画卷。

高炯浩这类素描式的诗作很多,诗人遵循诗歌创作的“形象化”表达准则,张开了诗的第三只眼睛。这是诗人对自然风光、风土人情的触景生情式的体验抒写,是浅表层观察和瞬间灵感的巧妙结合,构成了诗的直观意趣与审美格局,也堆彻起诗的框架结构与影像合成,加上他栩栩如生的诗歌语言,再现一草一木总关情的场景,传递诗人对新疆大地的热恋和对新疆美好明天的渴望。

在新边塞诗红火的岁月,在新边塞诗异军突起之际,高炯浩只是站在繁星与晨曦里,轻轻拉响自己的小提琴,固守着脚下的一方水土。

结识诗人高炯浩已经有30多年了,无论岁月如何更替,时光如何流转,诗人不曾改变的惟有对缪斯女神的那份痴情痴爱,那种如梦似幻的美感释放,那种不计得失的一生守候。特别是进入人生暮秋,诗人的生命因为诗歌的陪伴,而嬗变为灵魂的厚重与丰满,洞开着一线明亮的精神光芒。

从《天山画页》到《诗意新疆》诗人走过漫漫的30多年,他极力地保鲜一颗未泯的童心,极力保鲜优雅的写诗姿态和能力。诗的犁铧开垦了新疆自然风光和历史文化留痕,也淬火了源源流长的神秘传说和历经岁月沧桑的文化质感。

在新边塞诗恢弘之势异军突起之际,高炯浩另辟蹊径,坚守婉约,这部里程碑式的作品集,在新疆诗坛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存在,为新边塞诗风格的多样性作出了个人努力。这些可以从他的《诗意新疆》中得到充分的印证。

如果新疆真的是楼兰美女,高炯浩的诗,就是美人手腕上佩戴的玉石籽料;如果新疆真的是一扇抖开的扇面,高炯浩的诗,就是扇面是一株盛开的淡蓝色的勿忘我;如果新疆真的是一部交响乐,高炯浩的诗,就是阵容庞大的乐队里,那个碰响和声的琴韵。

如在《来自异国的夜莺》一诗中,诗人借“流星划过纯蓝色夜空的寂静花园/达吉亚娜拖着长裙/拖着白色月光/一声深沉叹息/深邃了黑夜”这样的意象,为我们拉大的想象和空间,也拓宽了诗的绵绵意蕴。又如在《中国伊宁,薰衣草》一诗中,诗人“意念的红唇/贴向她柔柔的睫毛/在伊宁/手捧一束/紫色的忧郁/思念伊帕尔罕美人”让薰衣草之乡的伊犁恰似伊帕尔罕美人一般,意味深长来到我们眼前。在写《巴尔鲁克草原》时,诗的底色的是与世界名剧《天鹅湖》一样的基调,在拟人化的氛围,巴尔鲁克草原天鹅一般的美和忧伤呈现在我们面前,纯粹诗味意蕴弥漫开来,贴切而又轻松自然。很显然,诗人已经从写景进入写意,是对新疆人文自然重新作了新的构思与定位。

值得肯定的是,《诗意新疆》摆脱了表层描写的束缚,以更加生动的意向传达,更加自如的象征运用,做到了实与虚的转化,意与像的结合,景与思的重叠,从而实现了对时空阻碍和素材局限的双重超越。

艺术名家说过:“艺术品的产生取决于时代精神和周围的风俗。”这也成为高炯浩诗歌创作的真谛和真情告白。他诗作意蕴清晰而深厚,善于将新疆的风景风物运用大胆的奇妙的想象,善于反复推敲磨砺,善于找出隐喻暗示,融汇*通在自己的作品之中,来设置空间跨度,来调节诗歌的隽永语境,很多诗意的呈现,清新中展示绵长,温婉中透彻疏朗,特别是每首诗中必有诗眼,平面中突显立体,平淡中神奇,达成栩栩如生的、戏剧化的审美效果。

高炯浩说,他特别感谢新疆这片险峻而又充满魅力的大地,它用苍桑岁月苦涩的乳汁,慷慨滋养了他漫长的温存的人生,在诗歌陷入被边缘化的窘境,如何使的诗歌走出困境,他用《诗意新疆》作了说明,且无怨无悔地为新边塞诗助威。

而如何使新边塞诗写得富奇光异彩,更富人文情思,更富社会认同,则是高炯浩们的使命。

一个人写诗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写诗,写超越自己的诗,高炯浩做到了,他涉过了40年的诗歌之旅,这时何等的激情喷涌,这是何等柔韧的力量呵!

我向新疆诗坛这样的老诗人致敬!我向这样恒久传播现代文化的诗坛常青树致敬!      

生命不止,诗泉叮咚。

作者简介

赵雪勤,资深新闻人,高级记者,新疆作家协会会员,新疆报告文学协会理事,曾在《诗刊》、《人民文学》、《萌芽》、《中国西部文学》、《绿风》、《黄河诗报》等多家文学杂志发表大量诗作,部分诗作入选多本诗歌集,1996年出版诗集《一朵雪》,现退休,尝试朗颂诗的写作。

一路跋涉而来,她特别感恩记者这一行,那些累计叠加的采访过程,早已萦绕成岁月美丽的花冠,散发出令人迷醉的芬芳。她给自己的人生定义:像蚂蚁一样热爱生活,像蝴蝶一样珍惜生命。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许爱云
相关新闻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