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频道   > 艺术场 > 正文

傅抱石人物画的优雅与浪漫

核心提示: 今年的早些时候,北京匡时曾经上拍了傅抱石的山水作品《松涧寻幽》并以874万元的价格成交。这幅画与价值2.3亿的《云中君和大司命》背后的名字都是“傅抱石”。傅抱石的人物画质优价高,好像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了。人物画“质优”,除了画面本身的美感技巧之外,还需要达成引人入画的“气韵”。而傅抱石显然是有这种能力的。下面,我们就来看看傅抱石那些让人移不开眼睛的人物画。

傅抱石金刚坡时期作品《风光好》在嘉德秋拍中亮相,估价3800万人民币。而同场上拍的还有傅抱石的《泰山巍巍图》,同样是金刚坡时期作品,估价却仅有1800万。同出一人之手,同出一个黄金创作期,为何会隔出2000万的差距?可见“金刚坡”三字虽有意义,但意义有限——毕竟去年被刘益谦2.3亿收入囊中的《云中君和大司命》就是傅抱石离开金刚坡之后的作品。

《松下高士》,2011年北京宝瑞盈国际345万元.webp

《松下高士》,2011年北京宝瑞盈国际345万元.

1954年《二湘图》,2014年北京保利国际3507.5万元.webp

1954年《二湘图》,2014年北京保利国际3507.5万元.

与其说傅抱石的金刚坡时期作品值钱,不如说傅抱石的人物画值钱。

今年的早些时候,北京匡时曾经上拍了傅抱石的山水作品《松涧寻幽》并以874万元的价格成交。这幅画与价值2.3亿的《云中君和大司命》背后的名字都是“傅抱石。傅抱石的人物画质优价高,好像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了。人物画“质优”,除了画面本身的美感技巧之外,还需要达成引人入画的“气韵”。而傅抱石显然是有这种能力的。下面,我们就来看看傅抱石那些让人移不开眼睛的人物画。

人物画中看气节

傅抱石画屈原

熟悉傅抱石的人一定会熟悉屈原,因为傅抱石的本名并不是“抱石”,他以抱石为名完全是出自对屈原“抱石投汨罗”之举的仰慕和崇敬。也正因为如此,傅抱石的绘制了很多以屈原和屈原作品《九歌》中的人物为主题的作品。

《屈子行吟图》是傅抱石在金刚坡时期的作品。当时日本侵华战争还在继续,傅抱石对敌人的侵略行径非常愤慨,因此绘制了一系列屈原像,用以表达对国家的担忧和对侵略者的厌恶。画中的屈原双眼低垂面色沉郁,身着松垮长袍,似已绝望混沌。然而在黑色衣襟交叉之处却能看到袍袖之下屈子的手握住了腰间的佩剑,线条干练恍有使力,将屈子乃至全画上弥漫的悲伤情绪引导成为坚韧不屈蓄势待发的复杂情感之中。周边的水波水草均以标志性的“抱石皴”绘成,笔墨厚重充满力度感。区区静态画面却能让人读出种种心理活动并感同身受,傅抱石的人物画如何不精彩!

傅抱石画了许多的屈原,可以说屈原对他来说是一个符号,阐述了他心中的民族气节。而他同样也画过其他人物来表达心中这种豪迈而悲壮的情绪。

苏武牧羊同样作于抗日战争时期,同样是傅抱石喜爱的传统历史题材。画面描绘了汉朝将领前来迎接苏武回家的瞬间,这个瞬间苏武等了很久,而傅抱石大概也在期待这样一个瞬间吧。画面中的苏武头发胡子尽数花白,身体垂暮神情却倨傲凛然,紧握旌节的双手线条干练,与柔软吹起的衣袍形成鲜明的对比。背后的匈奴官员和汉朝将领们则神态各异,更加衬托出苏武的沉稳坚毅。整幅画面色彩厚重,压抑中带着丝丝的喜悦和希冀,正是傅抱石当时心境的写照。在传统中国画中由于条件所限,一直讲求的是写意传神而非勾画描形。但在傅抱石的笔下,一切的细节却似乎都清晰了起来,不仅有传统文化中的意蕴,还有顾恺之般的细腻形态,着实令人佩服。

人物画中看浪漫

傅抱石画云中君

傅抱石

傅抱石

虽然傅抱石本人算不上美男子,但是从他的眉眼间似乎总能看到些许的风流俊雅之态,正如他的人物画一般充满了潇洒浪漫气息。虽然傅抱石画了很多豪迈之作,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自己的浪漫。除了历史题材之外,傅抱石还非常衷情传统神话题材,并以此绘制了许多作品。今年春拍时震动艺术品市场的《云中君和大司命》就是其中一个。该作品是根据郭沫若《屈原赋今译》所做,绘制了屈原《九歌》中的两位神明云中君和大司命。二位神明在云雨中驱车前行,神情从容仪态高贵,画面飘忽浪漫,令人对神仙世界充满向往。

1954年《云中君和大司命》,2016年北京保利国际2.3亿元

1954年《云中君和大司命》,2016年北京保利国际2.3亿元

 

而事实上除了这幅天价作品外,傅抱石还有很多描绘神话传说的作品,虽有河伯一类刚毅主题但大体上还是以女性角色居多。傅抱石笔下的女神非常有辨识度——她们通常都拥有纤细却清晰的眉眼,清秀浅淡的鼻子和红润精致的嘴,而这些组合到一起之后,就形成了傅抱石作品中所独有的雍容媚态。这些女性往往美艳惊人身伴芳华,似有媚态娇艳可爱,但同时却又端庄高贵令人难生亵渎之心,只能仰望慨叹其魅力。

 

1946年《山鬼》,2016年中国嘉德5175万元.webp

1946年《山鬼》,2016年中国嘉德5175万元.

上面这幅山鬼是今年春拍中的傅抱石的另一幅作品。山鬼通常被认为是“巫山神女”一类的神明,在屈原的描写中她衣着“被薛荔兮带女萝”,神态“既含睇兮又宜笑”,身姿“善窈窕”,是一位人神合一为情所困的多情神仙。也正因为如此,相比云中君一类的神明,傅抱石把山鬼描绘更加富有人性,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举止神态,都更加的接近一个思念心上人的少女。画面上的山鬼以浅淡而清晰的曲线勾勒而成,衣袂飘逸恍有风过,而在这风中山鬼回首而立,眉眼纤细拉长,浅墨打底重墨点睛,朱唇勾线清晰颜色润泽,发丝笔墨温和而柔顺。整个画面配色淡雅肃穆,却透露着少女的纯情和期待,令人难以忘怀。事实上,傅抱石所绘山鬼有的矗立在风雨中,有的矗立在和风里,有的颜色清新透白,有的颜色阴郁晦暗,但无论环境几何,傅抱石笔下的山鬼,几乎全部都是回首远望的。这大概就是他对屈原描绘“山鬼期盼心上人”的最忠实写照吧——此种浪漫,被傅抱石富于轻盈灵性的笔墨发挥的淋漓尽致。

《二湘图》是傅抱石受屈原《楚辞》触动而绘制的作品。一般认为二人是舜帝的两位夫人娥皇和女英,舜死后二人悲痛不已后殉情成为湘水之神。傅抱石画作中的二位湘夫人通常没有背景或者背景极其简单,这或许跟屈原“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的描述有关。二位女神面容清秀高贵,容姿神态从容不紊,行走于粼粼水波之上(或木叶纷飞之间),令人为之神往。细腻飘逸的笔划加上简练富有意境的背景,让整个作品准确的展现出屈原描写的浪漫情感,观者感同身受沉浸其中。傅抱石人物作品浪漫优雅,与他能够精准描绘屈原文风的能力也是息息相关的。

人物画中看理想

傅抱石画陶渊明

傅抱石的子女在回忆父亲时,提到傅抱石有一方印章“往往醉后”,只在得意之作上使用。这也进一步说明了傅抱石对酒的依赖。事实上,如果说屈原是傅抱石精神世界的男神,那嗜酒且贫寒归隐的陶渊明就是傅抱石现实生活的偶像。虽然如今傅抱石的作品动辄拍出千万上亿的天价,但在当时,傅抱石的生活其实是非常贫寒的。在为人称道的金刚坡时期,所谓的“抱石山斋”也只不过是一个杂物房,傅抱石要等到家人都吃过饭,再把房东借给他家的餐桌搬到门口抵着门,借着外面的光线作画。在此种贫寒境遇下,虽然傅抱石无论绘画作品还是书籍论文都非常高产,但心中想必还是有郁结的。据傅抱石的女儿傅益璇回忆,傅抱石“为人义气、无酒不欢”。这似乎都与陶渊明的生活如出一辙,也难怪傅抱石钟情于逍遥洒脱的陶渊明了——毕竟,人活着总要有情怀寄托的。也许在傅抱石心中,也有着一份类似陶渊明乃至其他隐士高人的情怀理想:归隐田园,把酒言欢。

在线条上,傅抱石的这些作品往往并不如绘制仕女图那般纤柔细腻,同样是勾线,笔墨却更有韧性,在接近于铁线描和游丝描的线条中松弛有度,似有韵味在其中。而高士在画作中的神态也往往显得慵懒和倨傲,不似仕女画中的眉梢含情,更多显现出的是傅抱石在对现实和理想之间进行调和的情怀。人物的配景通常是松树山水一类典型的“隐士标配”,不似硬朗的抱石皴而更多运用了加水渲染的效果。这是属于傅抱石自己的理想和情怀,是他在艰辛生活中对自己内心的安抚。

1945年《二湘图》,2015年香港苏富比3548万元

1945年《二湘图》,2015年香港苏富比3548万元

比起山水画,人物画可能更容易传达情绪和气氛,加之傅抱石对中国传统文化研究颇深,对古典气质的把握颇为娴熟,高古勾线技法用笔凝练、线条细腻,真正实现了以形传神。中国画上品讲究写意神韵,傅抱石笔下人物显然是个中翘楚,其人物画作品能拍出天价也是理所当然的。

6月4日晚,北京保利春拍“近现代书画夜场”,此前备受瞩目的傅抱石巨制《云中君和大司命》以1.6亿元起拍,经超过6分钟的竞价,由场外买家通过电话竞得,最终以2亿元人民币落槌,按照15%的佣金计算,最终成交价为2.3亿人民币,创2016年度中国近现代书画全球拍卖纪录,同时追平2011年傅抱石《毛主席诗意册页》(八开)在北京瀚海创造的2.3亿元拍卖纪录。

《云中君和大司命》拍出后,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表示,对保利拍卖来说,是非常理想的结果。这件近百年来十分重要的中国书画作品引起了全球中国艺术品藏家关注,拍卖的结果非常理想。作为保利今年春拍的第一个夜场拍卖,这件重要作品的成交为保利拍卖今年春拍的成功奠定了良好的基础,相信这件拍品的顺利成交能够带动今年中国书画市场乃至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上扬。

赵旭透露,该作品吸引了全球收藏中国艺术品的藏家的关注,“很少能有这么多藏家、买家参与到一场拍卖会,今晚有近2000人来到了拍场”。谈及该作品的买家,他透露,买家来自中国大陆。“当晚,有近20个超级买家办理了竞拍该作品的号牌。由于价格不断攀升,有些买家没有出价。但拍卖过程也很激烈,成交价格最终刷新了2016年中国近现代书画的成交记录。”

此前,赵旭在接受采访时说道:“《云中君和大司命》这幅作品被萧平老师定为近百年最重要的中国画,在1954年,由郭沫若先生倡议,傅抱石先生创作了这幅作品,也是傅抱石一生中最重要的人物画,云中君是传说中掌管风雨雷电的云神,大司命是掌管人类健康的健康之神,在2350年前,屈原在《九歌》中叙述了云中君与大司命这一段佳话,傅抱石先生用他一生所学把风雨雷电创作在画中,云中君也是傅抱石一生中最经典的人物造型,所以在画中惟妙惟肖。”

 

傅抱石是20世纪中国画巨匠,与齐白石并誉为当时画坛“南北二石”,人民大会堂陈列的《江山如此多娇》便是出自傅抱石笔下。绘于1954年的《云中君和大司命》为横向构图,长3.15米,宽1.14米,创作于1954年。国画大家傅抱石一生创作的3米横幅巨制不超过5件,此次上拍的《云中君和大司命》便是其中之一。这幅画作是傅抱石根据郭沫若《屈原赋今译》的内容,以屈原《九歌》中云中君与大司命两位神话人物为题的创作,它不仅是傅抱石一生中最为重要的人物画,更在近代美术史中有着极其重要的位置。

屈原情结

1942年《屈原》,2011年保利春拍1150万元

1942年《屈原》,2011年保利春拍1150万元

关于这幅作品,不得不提到傅抱石的“屈原情结”。1921年,17岁的傅抱石为了贴补家用,课余帮人刻章赚钱,并易名为“抱石”,自号“抱石斋主人”。这里的“抱石”两字可能是取自司马迁《史纪·屈原列传》之“(屈原)抱石自投汩罗”。傅抱石钟情于屈原,并被他高尚的人格所折服。1933年春,傅抱石与郭沫若相识于日本,相识后两人一直交往频繁,直至1965年9月傅抱石去世,他们的友谊持续了32年之久。郭沫若在《屈原赋今译》提及《九歌》中云中君与大司命,认为“是歌者或祭者向女神求爱”、“男神向女神求爱”、“大司命追求云中君”,特别是在《大司命》中解释到“本歌是作为大司命的自述”。1935年5月,“傅抱石金石书画展”在日本东京银座松坂屋举行,其中3枚印章的内容是取自屈原的诗句,更是印证了傅抱石对屈原作品的钟爱。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许爱云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