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娱乐频道   > 热点关注 > 正文

2018电视剧请少些套路多些匠心

核心提示: 一年一度的电视业盛会——2018上海电视剧制播年会昨日在沪举行。作为春节后的首个电视剧界的盛会,“回顾”和“展望”整个行业是不可或缺的主题,今年也不例外。

王磊卿

一年一度的电视业盛会——2018上海电视剧制播年会昨日在沪举行。作为春节后的首个电视剧界的盛会,“回顾”和“展望”整个行业是不可或缺的主题,今年也不例外。SMG影视剧中心主任、东方卫视中心总监王磊卿做了“请回答,2018”为题的发言,既分析了《那年花开月正圆》、《军师联盟》、《我的前半生》、《鸡毛飞上天》四部剧缘何成为爆款,又指出2017电视剧呈现出的遗憾和值得警惕的套路,比如剧名和集数越来越长,但剧本孵化时长却越来越短,盲目跟风海外拍摄、悬浮动作剧泛滥、过度消费女性成长题材等电视剧“套路”也是屡见不鲜。在呼唤历史正剧回归的同时,他也表示,古装剧、年代剧也应当秉承现实主义的创作态度,以写实的手法还原历史氛围和历史质感。对于未来,王磊卿认为,电视剧的成功是合家欢模式的成功,而台网共同主推的剧才能成为最现象级的作品。只有台网两端进一步探索台网联动合作的商业模式,实现“电视媒体+网络媒体+制作方”的三方共同投资、共同制作,才有可能实现共同盈利。

老问题仍未解决新问题苗头不小

在王磊卿的发言中,“两长一短”并不是新问题,业界也早有诟病。据记者留意,2017年的“七字”剧名尤其多,《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那年花开月正圆》、《微微一笑很倾城》、《春风十里不如你》、《秦时丽人明月心》、《那片星空那片海》等,难怪有网友说,“这年头名字不长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拍了个电视剧哦。”王磊卿就呼吁,“吆喝词太长了,会不会模糊了真正的戏核?我在这里呼吁,我们的电视剧把片名缩一缩,把卖点藏一藏,给自己多一点自信,给观众多一点记忆便利!”

“剧集越来越长”更是行业毒瘤,因为大部分都不是剧情需要,而是为了注水卖钱。“为应对制作成本整体上涨,制作方追逐高盈利,剧情副线盖过主线,电视剧剧集像兰州拉面一样越抻越长,使得电视剧‘龙头烂尾水蛇腰’。过长的剧集导致电视剧注水事件频发,损伤了电视剧的艺术魅力,影响了电视剧的可看性,导致观众失望,舆情非议。我呼吁,电视剧必须瘦身。观众需要50集以下不掺水的干货剧,市场需要30集左右全新快节奏的创新剧。”

相比之下,应该“长”的剧本孵化时间反而越来越短,“国内IP剧五六十集的剧本常常在5个月里速成,相较之下,一般的美剧12集剧本却需要耗时6个月左右。如此压缩时间之下,剧本早就变成了脱水的压缩饼干,只见套路,不见灵感,更难有文化底蕴。”

老问题尚未解决,新问题又接踵而至。王磊卿在发言中提到了值得警惕的“三大套路”:一、谈判都去华尔街,恋爱都去巴黎秀;二、打枪都去唐人街,开炮都去索马里;三、大女主满街走,帝王嫔妃多如狗。

不可否认,近两年海外取景似乎成了都市剧的一个卖点,《翻译官》、《谈判官》、《好先生》、《盛夏晚晴天》、《小爸爸》以及拍摄中的《温暖的弦》、《在纽约》等都有场景取自海外,有的是剧情所需,也有的不乏跟风之嫌。在王磊卿看来,电视剧领域的“工匠精神”,不在于海外拍摄之类的华丽跟风,而在于影视制作环节中的服装、化妆、道具、美术等,每个环节的工作者都应当有创新、有匠心,落在实处。

有关第二点,王磊卿解释说,“随着《战狼》和《红海行动》等现代爱国主义枪战电影的爆棚,一大批电视头部资源闻声而动,大有席卷潮流之势,但套路也跟着来了。那就是,新一波动作悬浮剧有挟海外英雄之名而泛滥的趋势。”至于“大女主”,更是很多古装剧的通病,“这类剧玛丽苏,人人都爱女一号,片面夸大古代女性作用,常常不符合历史。”

剖析四部爆款剧理清两大模糊词

去年口碑和收视俱佳的爆款剧目不少且涵盖了多种题材,现实题材剧有《人民的名义》、《我的前半生》、《鸡毛飞上天》等佳作,年代剧有《白鹿原》、《那年花开月正圆》等相当亮眼,古装剧有《军师联盟》以及玄幻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王磊卿以其中的四部剧为例,剖析了缘何它们能够成为爆款。

“《那年花开月正圆》为什么受欢迎?因为它摆脱帝王后妃古装剧的窠臼,写了一个普通中国古代女性的奋斗历程。《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踏准了正剧回归的时代主流,全剧在扎实研究历史的基础上,又从历史文献中跳脱出来,塑造了一个《三国演义》之外、戏剧逻辑之内的全新司马懿,有人物,有情感,有思想。《鸡毛飞上天》则是反映了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历程,在这个过程中描绘出了有血有肉的个人命运,跌宕起伏,无一不透露出温暖而明亮的现实主义力量。《我的前半生》受欢迎的原因是抓准了来源于当下生活的热点话题,切入女性成长痛点,带动了婚姻话题剧+职场话题剧的兴起。同时,冷静地刻画了复杂多变的人性,不再给人物贴标签,使得‘前夫哥’这样的瑕疵人物因为有着生活质感,出人意料地一炮而红。”

从四部“榜样”剧中,王磊卿归纳了品质爆款剧的特点:品质爆款剧=主流价值+热点话题+符合当下审美的超级人设+经典戏剧叙事模式+精美制作。同时,他呼吁需要理清两大容易模糊的概念,那就是:古装剧不等于历史剧,现实主义剧不等于当下题材剧。

具体地说,“历史剧基本取材于真实历史事件,采用正剧的手法,创作上大事不虚、小事不拘。古装剧则无真实历史背景,大多根据网络IP改编,爱情、个人功名是主要戏剧动力。即使是架空的古装剧,也要遵循历史氛围真实,传递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和思想的精髓。”

而很多都市爱情剧、家庭伦理剧根本不能称之为现实题材,“现实主义是中国观众最喜闻乐见的艺术表现方式,它是一种创作理念,一种创作态度,一种创作方法。现实主义剧应当着重表现中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以现实生活的真实感为经纬度,刻画万花筒人生、社会风情画卷。这些貌似发生在当下,但与当下中国人的生活、生存和情感毫无关联的悬浮都市剧,并不是真正的现实主义电视剧。”

在现实主义的创作上,王磊卿还提到,“《我的前半生》的成功已经显示了社会话题剧的爆款力量,一时间成为了茶余饭后的社交货币。未来,我们如何在影视创作中寻找新的热点话题?话题源于现实、源于思考。比如生存观念的碰撞、婚姻观念的碰撞、社会阶层的流动、代际差异、审美差异、文化差异……对接90后、00后年轻观众的审美需求的二次元文化,也能在碰撞中引爆话题。”

北京晨报记者 冯遐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许文华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