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新疆地州 > 正文

儿童造血干细胞“半匹配移植”成功

哥哥的血液救了4岁的妹妹

核心提示: 13日,在自治区人民医院血液科无菌层流病房中,4岁的夏拉帕提无忧无虑地玩着游戏。她只知道“哥哥的血救了她”,却不知道她是西北地区年龄最小的单倍体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成功病例。

13日,在自治区人民医院血液科无菌层流病房,夏拉帕提在病床上玩游戏,母亲在一旁照顾她。(受访者提供)

13日,在自治区人民医院血液科无菌层流病房,夏拉帕提在病床上玩游戏,母亲在一旁照顾她。(受访者提供)

新疆网讯 (全媒体记者刘薇 通讯员孟雅)13日,在自治区人民医院血液科无菌层流病房中,4岁的夏拉帕提无忧无虑地玩着游戏。她只知道“哥哥的血救了她”,却不知道她是西北地区年龄最小的单倍体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成功病例。

夏拉帕提一家来自阿勒泰,她和11岁的哥哥是父母的两个宝贝。2017年起,夏拉帕提就不断发烧、感染、出血,当地医院就诊后建议转入自治区人民医院检查,最终确诊为极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

“当时孩子病得很重,如不进行有效治疗,可能会因严重出血和感染导致死亡。”自治区人民医院儿科副主任医师姚彤说,“结合病情,我们建议她接受造血干细胞移植。”

姚彤介绍,去年9月该院开始开展儿童造血干细胞移植以来,3例成功病例均是白细胞抗原配型完全相合的移植。夏拉帕提的哥哥为她提供造血干细胞,但检查结果只有一半吻合,因此只能进行排异风险更高的单倍体相合移植。

自治区人民医院血液科医师郎涛将单倍体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比作“耕种新苗”,且全程都与风险相伴。

他解释,首先通过大剂量的预处理化疗摧毁身体原有的不健康的造血及免疫系统,这就像“重新犁地”,这个过程中可能会出现脏器功能衰竭;“埋种子”的骨髓移植期间,由于身体处于无免疫功能状态随时会因重症感染严重出血;最后“新种发芽”供血干细胞存活过程中,也会面临严重急性排异、感染等一系列情况。

为此,医院组织血液病科、儿科、护理部、输血科、药学部等多科室共同进行周密部署。

2月4日移植预处理开始,夏拉帕提在化疗药物作用下,出现了明显的胃肠道反应、腹泻及发热;2月12日、13日,夏拉帕提分别输注了哥哥提供的300毫升骨髓造血干细胞及30毫升外周造血干细胞;2月25日,移植后14天,粒细胞植活;2月27日,血小板植活——患儿造血重建,移植初步成功。

如今已移植一个月,夏拉帕提的身体状态已趋于平稳,但仍需接受至少两个月的严格看护,居住在无菌病房中,饮食与接触物必须过滤除菌。

“夏拉帕提的移植成功,使得新疆儿童造血干细胞移植的年龄跨度及移植类型进一步扩展。”郎涛说,相对排斥几率低的“全相合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在现实中合适的配型有限,尤其对于单子家庭的患儿,很难找到合适的造血干细胞供体。而“单倍体造血干细胞移植”的供体来源则广泛许多,这一治疗手段,能使新疆本地配型不合的患儿,拥有更多重获新生的机会。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崔丽娜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