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频道   > 天山副刊 > 正文

瓜棚记事

核心提示: 瓜地已经规模连片,绿油油、瓜满秧,站在这头望不到那头,一半是清一色的“绿花皮”,一半是光灿灿的“金皇后”,皆是遐迩闻名的西瓜和甜瓜,不仅个头硕大,口感也上乘,地地道道的绿色品种。

那些年对于乡下孩子,瓜地是一个挡不住的诱惑。到了暑期,地里的瓜也适逢开园,为了尝鲜,一解嘴馋,三五成群结伴而行,兴冲冲来到地头之后,一口一个“萨拉姆”连声问好,随之青蛙一样蹲成一溜,齐刷刷将目光投向瓜棚,似乎告诉瓜棚里的看瓜老汉:“你看我们多可怜,行行好摘一个大甜瓜吧”。

QQ图片20180312120832

瓜棚呈三角形状,由几根椽子和树梢搭成,两头畅着,即通风又能觉察周围的动向。棚里有一层厚厚的麦草,上面铺一条羊毛毡,睡觉的被褥摞在那里,看上去似乎脏了,已经失去原色。抬头一望,棚里挂有一盏马灯,灯罩多半被烟熏黑,夜晚那些光亮,只能意思一下,起不了多少作用。

看瓜的老汉说不清自己的实际年龄,只知道是麦子黄了的时候生的。因为年轻时落下残疾,冬天喂马,夏天看瓜,算是一种特殊照顾。

老汉叫吐尔地阿洪,就是“站得住”的意思。据说当年老汉的父母连着生了几个孩子,不幸先后夭折,于是就给他起了这个名字,希望健康成长,把根扎住。至于“阿洪”则是昵称,实际上他从来没有学过一天经文。

后来吐尔地阿洪真的站住了,娶了老婆不说,孩子也养了一大堆,就像一棵生命力旺盛的大树,变得枝繁叶茂起来。如果不是那次马车意外翻下沟去,压伤了他的一条左腿,即使上了年纪,他也会奔波于生产一线,多挣几个工分。

喂马是在寒冬腊月的冬天,外面风刮得像刀子一样,但马号炉火通宵燃烧,铡草的伙计轮换陪着,日子打发得就非常容易。看瓜就不同了,一到晚上伸手不见五指,黑黢黢一片,马灯自然成了摆设。糟糕的是蚊子挥之不去,连夜“嗡嗡”叫着,叮得满脸红包,痒得钻心。

问题是夜半三更头刚挨枕头,狗又“汪汪”叫上了,铁链子拉得哗啦啦响。吐尔地阿洪一个骨碌从麦草铺上翻起身来,一手拿上棒子,一手提着马灯,顺着狗咬的方向支愣着耳朵,听听到底有何动静。

QQ图片20180312122017

如果是一个偷瓜的,只要老汉使劲喊上几嗓子,就会溜之大吉,躲得远远的。当时有个罪名,叫破坏农业生产,要是被吐尔地阿洪逮住,告到队长那里,麻烦就大了。可是狗吠依然不止,他就觉得蹊跷,却又不敢贸然行事,万一碰上个胆大的,撩块石头砸在头上,黑灯瞎火的找谁算账。

忐忑不安中,隐隐约约看见有个黑影向瓜棚靠近,不紧不慢,摇头晃脑,而且优哉游哉“咴咴”打着响鼻。不但狗不叫了,吐尔地老汉的心也随之放在了肚里。是队上那头二麻驴,正带着刚生不久的小毛驴,吃草吃到了瓜地,此时正顺道往圈里赶呢。吐尔地老汉就气不打一处来,骂了一声“牲口东西,去哪里不好,偏跑到瓜地来糟蹋了!”随手扬起棒子“啾什,啾什”撵着毛驴。

像这样队上的牲口不留神窜到瓜地,似乎已经成为家常便饭,隔三差五就能遇上。一个个西瓜甜瓜,不是圆的就是扁的,驴呀马的无从下口,只是蹄子动辄扯断瓜秧,一片一片的,看着心疼。

不过遇上獾猪,瓜就难逃厄运了。虽说浣猪是偷食玉米的高手,却难免偶尔反串一下角色。小巧玲珑,生性狡猾,哧溜一下钻进瓜沟,根本看不到它的踪迹。而且传说浣猪牙齿锋利坚硬,一口就能咬穿坎土曼,人们自然望而生畏,即使发现了也是躲着绕着。损失几个瓜是小事情,人被伤着了,就得不偿失了。

折腾一夜之后的吐尔地阿洪,到了快要天亮的时候,上下眼皮再也不听他的话了,说着就要闭合在一起。他只得步履踉跄回到瓜棚,挂上马灯,扔下棒子,拉开被褥倒头就睡,俄顷鼾声如雷般响起。

太阳升至一竿子高,老汉又像往常一样起身了。因为很快儿媳就会来送吃的喝的,他就挽起袖子,提上水壶,蹲在瓜棚一侧,开始洗手、漱口和抹脸,一切停当之后,就远远看着儿媳已经走过来了。

泡在保温瓶里的茶水,滚烫滚烫的,倒在碗里呼呼冒着热气。老汉就喜欢这样的烫心茶,喝着提神解乏,不像有些人家的温吞水,洗锅水似的看着就难受。而且儿媳有意在茶里放了冰糖,茶就愈发回味无穷。

儿媳不但茶烧得好,馕也打得漂亮,白里透黄,外脆内绵,加之掺了新鲜土鸡蛋,别有滋味。吃着切成条状的馕块,就着葡萄干和巴旦木,既可口又富含营养。吐尔地阿洪一边享受着生活的馈赠,一边习惯性打听着家中的情况:

“盖羊圈的土坯还缺多少?”老汉问。“孩子他爸说还差四五百,再有两天就打够了。”儿媳说。提到孩子,也就是老汉的孙子,吐尔地阿洪就来劲了,头摇得拨浪鼓一样,脸上也是喜滋滋的。“淘气鬼塔依尔还捣蜂窝么,可要看好他了,让蜜蜂蜇上一口,可不是闹着玩的!”老汉说。“蜂窝已经被孩子他爸清除了,托真主的福,您的孙子塔依尔安然无恙。”儿媳一脸幸福。“那就好,那就好!”吐尔地阿洪捋着山羊胡须,慈祥地笑着。

生产队长几乎三天两头来上一趟,人虽说瘦得像猴子一样,嗓门却大得喇叭似的,人还没到,声音远远地就传过来了。“吐尔地阿卡,瓜熟了没有,拉上一两车出去卖了,改善一下社员的生活多好呀?”

还不等老汉回答完毕,队长早已径直来到瓜地中央,一次次蹲下身,一次次又站起来,拿起这个瓜放在耳边,“嘭嘭”拍一阵,不行,拿起那个瓜再拍,还是没熟。就一边嘴上“噫噫”叫着,一边让老汉挑一些长势看好的瓜,然后亲自例行公事,一个个划上“十字”记号。

“吐尔地阿卡到底是个行家,选中的种瓜个个百里挑一。要紧的是要像眼珠子一样看守好了,不然明年大家都去喝西北风了。”临了,队长一再这样叮嘱看瓜老汉。

有一年队长到瓜地巡查,发现少了一个大个种瓜,而且还是特别甜脆的“纳西嘎”品种,恰巧瓜地一头停一辆汽车,就怀疑是被司机偷去。二话不说,撒开脚丫子朝汽车撵去,快到跟前时,汽车却突然“呜呜”发动着开走了。队长越发觉得司机做贼心虚,一边高声喊着,一边拼命追赶。见汽车没有停下的意思,情急之下便操近路,飞也似地绕到一个转弯之处,气喘吁吁堵住了去路。

然而当队长搜遍了驾驶室和车厢的旮旯底角,连一个瓜的影子都没有找到。当那个先是莫明其妙,后又因遭受不白之冤的司机破口大骂,甚至要提着摇把子教训教训他时,队长就别提有多狼狈了。

实际上种瓜是被一个叫亚生“草包”的放羊娃偷走的。之所以送他这么一个绰号,缘自于他虽然个子黄瓜一样长,摔跤却老是输给比他小的孩子,而且一旦占了下风,就“阿帕,阿帕”喊着向母亲求救。

然而就是这个亚生“草包”,山上放羊的间歇,猛地就有了一个大胆的举动:那就是趁看瓜老汉走向一边蹲下解手,神速溜进瓜地,然后电打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你们见过没有,瓜上面划着一个十字符号,打开全是红沙瓤,吃一口甜掉呀呢!”事后亚生“草包”见孩子就吹,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还真让他们有些刮目相看。

瓜地总算开园了。当生产队长把这个消息像钟声一样传遍全村,瓜棚四周就像过节似的围满了人。通常孩子挤在最前边,一个个急得馋猫一样,瓜还没切呢,手已经伸上去了。大人就赶紧喊道:“小心,刀子可没有长眼睛,手割烂了,这里可没有医生。”于是孩子复又一个个缩回手去,眼巴巴看着大人切瓜,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吃瓜的规矩是先西瓜,后甜瓜。甜瓜糖份高,赛蜜糖,吃过甜瓜再吃西瓜,西瓜就失去了原汁原味。就看吐尔地阿洪来回穿梭于瓜地和瓜棚之间,一会儿一边腋下一个西瓜,用麻布擦拭一番,放在事先备好的砧板上,取出菜刀,切一圆形瓜皮,来回抹两下,随之一分为二,接着中间各来一刀,就切菜一样唰唰唰成了一块块西瓜牙子,仿佛行云流水,一蹴而就。

一会儿又抱着四五个甜瓜来了,“麻皮子”瓜纹像花一样,“黄蛋子”味道闻着就香。不同的是切西瓜用的是菜刀,而甜瓜则改用一把英吉沙小刀。而且老汉直接将甜瓜捧在手上,切一牙送一牙,大小匀称,形状统一。等瓜切完之后,手上就只剩一捧甜瓜籽,练就一手好活,看了令人称道。

尝过鲜后,大人们抹着嘴三三两两,说着笑着各回各家。可孩子们大抵恋恋不舍,特别是那些尝到甜头的机灵鬼们,撒上一泡尿,又笑蜜嘻嘻转回来了。就像现在这样,青蛙似的蹲成一溜,虽说不好意思再张口,可肚里的馋虫却又催得不行,于是就有孩子急中生智,迎上去用衣袖擦起了灯罩,还有几个孩子借机拾着地上遗落的瓜皮。

这种 “地上撒上鸡食,心里想着斑鸠”的雕虫小技,早就被看瓜老汉看穿了。不过毕竟都是孩子,就像他的小孙子塔依尔,见到甜的东西就没命了,哭着嚷着索要,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一次儿子买回一包豆豆糖,孙子几乎整天“咯噔、咯噔”嘴里嚼着,饭都忘记吃了。因为怕吃多了伤牙,儿媳就放在了高高吊起的筐里。孙子便踩在凳子上,一伸手够不着,就又找来一根长长的棍子,捣也捣不下来,便一屁股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

如此想来,吐尔地阿洪就又动了恻隐之心,看着这些孩子,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孙子一样。于是顺手抓住一个孩子的手说:“是不是嘴又馋了?”当那个孩子红着脸低下头时,就咧着豁牙老嘴笑着又说:“当心小肚子,吃撑了就会皮球一样胀破了!”随后背着手到地里摘瓜去了。

然而孩子的欲望就像一个填不满的深坑,始终没有满足的时候。给了肩膀就要上头,今天打发走了,明天接着又来了。而且变换着花样,要么说是来拔草,要么索性直接把羊群赶到地头。说是放羊,眼睛却直勾勾盯着地里的瓜,仿佛一群闹心的蚊子一样,赶也赶不走。

这时,有些孩子已不仅仅停留于要瓜吃了,更多的则是采取“自力更生”,也就是想方设法摸爬到瓜地,随心所欲去偷着吃了。

还是那个亚生“草包”,因为频频得手,就有些麻痹大意,最终被吐尔地阿洪逮个正着。那天也该亚生“草包”倒霉,明明看瓜老汉那两天特别警觉,不时手搭凉棚密切关注着瓜地的动向,他却非常不合时宜钻进瓜沟,不露馅才怪呢。

关键是当时他的动作严重走形。以前他说自己就像电影里的侦察兵一样,身子平卧在地上,两肘一撑,双脚一蹬,蜈蚣一样匍匐前行,加之瓜秧掩护,老汉很难发现。然而这次他竟然疏忽了要领,只顾将脸贴着地皮,屁股却撅得高高的,一动一动跟个鸵鸟似的,很快就被吐尔地阿洪发觉了。可是老汉装作若无其事,一边躬身随意拔着羊草,一边悄无声息靠近亚生“草包”。目睹一切的其他孩子,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却又不能发出逃跑的信号,眼睁睁看着他成了老汉的俘虏。

而另一个孩子虽说反应灵敏,见机行事,却同样落得一个被“活捉”的下场。那天也是事不凑巧,就在他摘到一个大西瓜,正准备溜之大吉之时,回头一看不好,吐尔地阿洪从瓜棚里出来了。他就灵机一动,急忙推倒身旁的稻草人,伸展双臂,叉开两腿,直挺挺立在那里。或许因为早上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节骨眼上肚子突然疼了起来,他不由放下双臂,躬腰捂住肚子。一想不对,赶紧直立身子恢复原状,可肚子就是疼得揪心,他只能再次弯下腰去。

看瓜老汉起先以为看花了眼,反复几次之后就觉得不可思议。这稻草人从来都是随风左右摇晃,咋就突然活人一样蹲下起来,起来又蹲下呢?为了一探究竟,老汉自然又提着棒子顺藤摸瓜,这一去不要紧,那个几乎要拉在裤裆的孩子,活生生就被吐尔地阿洪束手就擒了。

时间一晃就几十年过去了,再回到故乡,已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当初那些熟悉的老人一个个故去,就像看瓜的吐尔地阿洪一样,永远长眠于东山黄土梁上。

然而让人难以释怀的瓜地却保留了下来,只不过由原先的集体所有,变作现在的个人所有。瓜地已经规模连片,绿油油、瓜满秧,站在这头望不到那头,一半是清一色的“绿花皮”,一半是光灿灿的“金皇后”,皆是遐迩闻名的西瓜和甜瓜,不仅个头硕大,口感也上乘,地地道道的绿色品种。

幸运的是瓜地的主人是塔依尔,就是当年看瓜老汉的那个小孙子。屁股下面坐着一辆红色桑塔纳,手里拿着新款诺基亚,一会儿一个电话,满脑子都是生意经。

提及孩提时代偷瓜的趣闻轶事,塔依尔仿佛听天书一样,感到陌生而又遥远。一会儿不可思议地摇摇头,一会儿止不住“咯咯咯”畅怀朗声大笑。正当我品尝着一牙又一牙红瓤西瓜、黄瓤甜瓜,而且连声交口称赞瓜甜人好的时候,随着“嘀嘀”几声喇叭响,就看见几个西装革履的外地人走下车来,一边朝这边走着,一边手指着瓜地说着什么。只听塔依尔说了声“瓜商送票子来了”,就急忙站起身,兴冲冲迎了上去。

我也接着站起来了。看着他们握手、问好,然后朋友一样说笑着径直走进瓜地,不由感到欣慰和敬佩。(艾贝保·热合曼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许爱云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