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频道   > 博物志 > 正文

一年之计在于春

核心提示: 春、夏、秋、冬,从四季用字类型上看,“春”与“秋”是一组,常称“春秋”;“冬”与“夏”则是另一组,多说“冬夏”,两组虽均表示季节,但取义的角度完全不同:春、秋取自然物候来定义,强调长成;冬、夏则从自然气候层面表述,反映冷热——生长的“春”和成熟的“秋”与酷热的“夏”和寒冷的“冬”,构成了一整年的全部光景。

QQ截图20180224125103

清代山东潍坊杨家埠年画《春牛图》(资料图片)     

春字最早为什么写成“萅”? 

春、夏、秋、冬,从四季用字类型上看,“春”与“秋”是一组,常称“春秋”;“冬”与“夏”则是另一组,多说“冬夏”,两组虽均表示季节,但取义的角度完全不同:春、秋取自然物候来定义,强调长成;冬、夏则从自然气候层面表述,反映冷热——生长的“春”和成熟的“秋”与酷热的“夏”和寒冷的“冬”,构成了一整年的全部光景。   

春季草木萌生,繁花似锦,是名副其实的“花”季;与冬季相比,春季气温回升,阳光明媚,温暖宜人,但古人为什么不称“暖季”而非要称为“春季”?   

从汉字的形成来看,“春”与“秋”一样,原本都是会意字。在安阳殷墟出土的甲骨卜辞中,已发现多个“春”字,仅徐中舒《甲骨文字典》“春”条下便收录了13个,虽然字形有所差异,但基本都由屮(chè)、日、屯(zhūn)这三部分变化而来。屮,象征小草; 日,表示太阳;屯是小草萌芽,上面的“一”代表土地,下面的“屮”是小草,表示小草不畏困难破土萌芽。其意为:在温暖的阳光下,种子萌芽,草木生长,生机盎然。这样的光景只能春天才有,可以说还没有哪一个字比“春”更适合用来表示这样的季节。   

从现代汉语的“春”字上为什么看不出上述内涵?春季的最大特点是花花草草,欣欣向荣,应该是“艹”头才合理。可不论是现代字典,还是清《康熙字典》,“春”字皆归入“日”部。其实,在早期汉字中,“春”字均有“草”,如从殷墟出土的甲骨卜辞上发现的“春”字的甲骨文字形,皆有草木。之后的金文“春”字也都从“艹”头。篆字更进一步规范,大篆同样突出“艹”头。   

与甲骨文比较起来,金文和大篆“春”字形趋向匀整,但结构作出了规范:上部是“艸”,中间是“屯”,下部是“日”, “春”由此形成了标准的古“萅” (chūn)字。东汉许慎《说文解字》将此字划归“艸”即“艹”部,并释称:“萅,推也。从艸(cǎo)从日,艸春时生也;屯声。”    “萅”既表义又表音,是一个很完美的字。“萅”为什么又变成了“春”?与秦始皇嬴政有关。秦统一六国后,推行“书同文,车同轨”,进行标准化改革。在统一度量衡的同时,以秦字为标准,对六国用字进行规范,秦人用的“春”字与六国“春”字造型差异很大。在字体隶变过程中,最后“萅”被定型为“春”。考古发现证实,湖北云梦睡虎地秦简《日书(甲)》中的春字便写为与现代的“春”字造型相似。   

“春”是何时成为一年之始的?   

《春秋公羊传·隐公元年》称:“春,王正月,元年者何?君之始年也;春者何?岁之始也。”意思是,春天,周王的正月。“元年”什么意思呢?是鲁隐公摄政的第一年;“春”是什么意思?是一年的开始。   

鲁隐公元年是公元前722年,孔子修订的鲁国史书《春秋》即起于这一年。因其体例和褒贬隐晦写法对中国史书编撰产生深刻影响,又有“春秋笔法”一说。之所以起名《春秋》,就是因为史官记事一般是从“春”记到“冬”。既然如此,那为何不叫《春夏秋冬》?西晋杜预《春秋左氏经传集解》作过考释:“年有四时,不可遍举四字以为书号,故交错互举,取‘春秋’二字,以为所记之名也。”又称:“春先于夏,秋先于冬,举先可以及后,言春足以兼夏,言秋足以见冬,故举二字以包四时也。”虽说杜预考释的是书名,但反映的却是古人对四季的理解。   

把春当成“岁之始”,在先秦周代已形成,但《春秋公羊传》所谓“王正月”并非指现在的正月,相当于现在阴历十一月。这说明早期“岁之始”的“春”并不是以春季或立春为起始点,春乃“开岁”之意,与反映气候变化概念的“春”并不一致。为什么会这样?《汉书·天文志》称:“正月旦,王者岁首;立春,四时之始也。”意思是,正月初一是君王规定的一年之首,而立春则是四季的开始。早期中国历书中的“岁首”不同,是因为“王者岁首”:夏代“建寅”,岁首为元月(与现代同);商代“建丑”,岁首为阴历十二月;周代“建子”,岁首为阴历十一月;秦朝和西汉前期“建亥”,岁首为阴历十月,称为“阳春月”。也就是说,古时的岁首并不一定是现在的春季元月。

到汉武帝刘彻时,“代易岁变”现象被终结,“春天在哪里”有了明确的说法。元封七年亦即太初元年(公元前104年)五月,刘彻颁行以夏历为基础的“太初年”,采用有利于农时的“二十四节气”,以“立春”为一年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一个节气,立春从此成为春季到来的标志性节气,春季也成了真正概念上的“岁之始也”。   

为何把春季作为四时之首?    春夏秋冬春为首,春季为农历正月、二月、三月这三个月份。为何把春季作为四时之首?阴阳家认为,春属“木”,夏属“火”,秋属“金”,冬属“水”,“土”生万物。古人又将春、夏、秋、冬与东、南、西、北相配,《史记·天官书》称“东方木,主春”,东方是太阳升起的地方,“一日之始”;相应地,“春”与“东”相配后,生机勃勃的春季,自然就成了“一年之始”和“四时之首”。   

关于“东方”与“春”的哲学关系,旧本题“汉伏胜撰”《尚书大传》称:“东方者何也?物之动也。物之动何以谓之春?春出也物之出也,故谓东方春也。”而古人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一个节气称为“立春”,也在“物之动也”的说法里。所谓“立”,建立的意思,引申为开始;“春”呢,《尚书大传》称:“春,蠢也,物蠢生,乃动运。”所谓“立春”就是到了生物蠢蠢欲动的时候。   

因为对“春”格外重视,古人视立春为“岁始”,过“岁节”往往比过“年节”的声势还大。从周代到清末,都以“立春”为一岁的大典,民间有“立春大过年”的谚语。   

二十四节气是根据地球绕太阳周期编订的阳历来制定的,立春一般在2月4日前后,而在阴历以月球绕地球周期为基础,与阳历有约11天差距。为此,古人通过增加月份,即“闰月”来调整,以便阴历与阳历在寒暑变化上保持基本一致和协调。但这样的后果就是有的阴历年份没有立春,而有的年份则有两个立春。   

没有立春节气的年份,俗称“无春”年。春是生机,无春则无生机。在民俗文化中,“春”还有男女繁衍生育的寓意。具体到2018戊戌狗年,立春在2017年丁酉鸡年腊月十九(阳历2018年2月4日),也就是说2018年阴历岁首无春,但因为2018年岁尾有春——即在腊月三十(2019年2月4日)刚巧有一个立春,“咬”到2019己亥猪年的立春,所以并不是“无春”年。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薛玲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