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娱乐频道   > 热点关注 > 正文

赵又廷:跟南极萌物用眼神交流

核心提示: 由赵又廷、杨子珊主演的爱情电影《南极之恋》将于2月2日上映。昨天,片方在北京举办首映礼,监制关锦鹏、导演吴有音偕主演赵又廷、杨子珊共同亮相,揭秘拍摄幕后。

赵又廷路遇海豹

与杨子珊被困雪原

跟企鹅对视

羊场晚报记者 王莉

新疆网讯 由赵又廷、杨子珊主演的爱情电影《南极之恋》将于2月2日上映。昨天,片方在北京举办首映礼,监制关锦鹏、导演吴有音偕主演赵又廷、杨子珊共同亮相,揭秘拍摄幕后。

该片改编自导演吴有音创作的同名长篇小说,讲述一对男女偶遇意外事故被迫滞留南极,共同经历了生死考验之后互生情愫的故事。赵又廷和杨子珊2013年曾在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里合作,这次《南极之恋》再度结缘,默契十足。剧组远赴南极取景,艰苦又独特的拍摄经历令赵又廷终生难忘。

心动:向往一个人在南极的孤寂感

A

当初看了剧本,又拜读了导演的原创小说后,赵又廷非常动心:“我必须接这部作品,它触动了我内心想要挑战的某处。我当时跟公司说务必帮我拿下这个作品,这很少见,因为我一直是比较顺其自然的人。”触动了什么?“一种黑暗、孤寂的感受,我向往在南极大陆上就自己一个人。”这种向往,令赵又廷跟男主角富春在开拍前就产生了共鸣,“他一路的遭遇、情感跟精神上的转变,我都特别想去演绎”。

在南极拍戏一个月,是赵又廷一生最难忘的经历之一。“我们经过好长时间的审批,才终于得到同意。在拍摄途中碰到一些旅游团,他们按规定只能上岸一两个小时,能看到或体验到的非常有限。不像我们,可能去吃早饭的路上有海豹挡道,或者企鹅绕着你看一圈然后走开……这些体验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到的。”

至今想起南极,赵又廷仍意犹未尽:“虽然拍摄时会想家,但离开的一刹那就知道会想念南极。那里很艰苦,来去一趟特别不容易,但是有机会的话,还是想回去。现在想起南极,还会有隐隐的心痒,特别想分享给身边的人,想带家人或者朋友去,让他们体验南极大陆独有的景色和孤寂感。”

恐怖:在冰原人类的生命特别渺小

B

真实的南极是什么样的?赵又廷说,所有的兴奋和期待,在踏上南极大陆之后便“灰飞烟灭”了。“我们是在南极比较暖和的时候去的,也就零下十几二十摄氏度,东北都比这更冷。但去了之后发现还是超乎想象,南极的风特别大,而且天气瞬息万变,晴天出工,20分钟后到现场,突然暴风雪就要来了。科考队的向导告诉我们在安全区域内拍摄,不能到处乱走。有的地方看起来是一片冰原,但有一些冰裂缝,几百米深,掉进去就拜拜了。”有一次,剧组在山坡上拍戏,遭遇7级大风,“大家都快被吹下山去了,好恐怖啊!在那里,人类的生命真的特别渺小”。

赵又廷有很多独自一人在空旷雪地里的戏份,“我必须一个人走很远,然后从远处走向镜头,或者在远处跋涉,剧组进行拍航。当看不到剧组的人,顶多只能看到一点点人影时,会突然感觉这不是现实的环境,不是在拍戏,而是好像进入另外一个空间。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不知道什么事情会发生,人就像路边的一枚小石子,特别不重要,那种感觉挺恐怖的”。

趣事:企鹅海狮会好奇地打量人类

C

这趟特别的南极之旅也有很多暖心之处。赵又廷说:“科考队给我们提供了宿舍,还有免费供应的饮食,除了一些安全守则必须遵守外,也没有太多规矩。我们拍完戏回来后,可以打牌、唱K、看电影……非常自在。”

不过,在雪地里拍戏,吃饭、上厕所这些日常小事都变得不简单了,“从基地送来的饭,拿到时还是热的,打开就已经凉了。最麻烦的是上厕所,为了不污染环境,大家都自备尿袋,在地上挖个坑,上面支个帐篷,谁要上厕所就进去。”赵又廷笑着描述,“每个人身上都带着尿袋,上完厕所后放进衣服内袋里,有保暖的效果。但就怕突然跌倒,会压爆的。如果高估了尿袋的容量或者低估了自己膀胱的容量, 那就悲剧了。”

在南极大陆,赵又廷交到了“新朋友”——企鹅、海狮。“它们不怕你,因为没见过你,不知道你是什么东西,甚至有点好奇,走过来观察;看了一会儿,没了兴趣,再转身走掉。我去过一个小岛,上面有成千上万只企鹅,它们常常发呆,比如捡石头筑巢,走到一半就忘记要干什么,茫然地看看周围,非常可爱”。

这些“新朋友”们很可爱,“但《南极条约》说,我们不能去干扰任何生物,不能碰任何地衣、植被,也不能拿走任何石头……这些萌物近在咫尺却不能摸,只能眼神交流。”赵又廷遗憾地说。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杨澄苇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