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频道   > 热点 > 正文

雪落中国那一种银装素裹的美

核心提示: 又是一年雪花浪漫时,不论是北国的“雨雪纷纷连大漠”,还是南方的“柳絮章台街里飞”,在这时光都随着温度降低开始凝固的素色下,好多地方变了样。仿佛雪花带着时间穿越千年,在某个古老的时光里与我们谋面。

QQ截图20180129153905

    库木塔格沙漠的冬日

QQ截图20180129153916

  敦煌冬日

QQ截图20180129153925

雪夜中的西安

QQ截图20180129153934

下雪后的杭州西湖

QQ截图20180129153943

 冬日的赛里木湖晶莹剔透

又是一年雪花浪漫时,不论是北国的“雨雪纷纷连大漠”,还是南方的“柳絮章台街里飞”,在这时光都随着温度降低开始凝固的素色下,好多地方变了样。仿佛雪花带着时间穿越千年,在某个古老的时光里与我们谋面。

“江山不夜雪千里,天地无私玉万家”,一下雪,才知道冬天的中国有多美。这几天,朋友圈拉开了雪景摄影大赛,记录的镜头从东到西再从南到北,跨越千山万水,追逐着这些美丽的雪景。不管在哪遇见雪,就是一种惊喜

苏州,杭州,扬州,南京,上海,西安,洛阳,敦煌……一场雪下来,天地一片苍茫,不管在城市的哪一处,遇见雪,就是一种惊喜。

雪后苏州,是一幅素雅的姑苏风雪图卷。白墙,黛瓦,飞檐,翘角,雪后的苏州宛若唯美画卷。走进它,仿佛徜徉在梦的世界,水乡古镇融进骨子里的柔情,还是那般的温婉、静谧。寂然无声,铅华洗尽,一眼望去,静谧安详,浓浓的姑苏韵味,融化在我们心里。

一下雪,杭州变成了糯白色的临安城,西湖就变成了断桥残雪。都说晴西湖不如雨西湖,雨西湖不如雪西湖。一场雪,时间倒退了,定格在千年前的江南,落在西湖,落在断桥。旧日断桥在眼前,不见白蛇与许仙,断桥是否下过雪,江南本多情,揉碎旧时光。

一下雪,扬州就成了一幅水墨画。人人都道烟花三月下扬州,却不知道雪后的扬州是最惊艳的时候,让扬州梦回广陵。瘦西湖落雪了,推窗远眺,花影飞雪,莲花桥白了头,是谁在那独赏寒江雪。

当雪花降临南京,那片银白唤醒了厚重又静谧的古都,那是古色古香的金陵。看天空徐徐飘下的雪花,在厚重静美的古都翩翩起舞,把古色古香的金陵轻轻唤醒。金陵、建康、江宁、南京,你的名字那么多,故事那么多,秦淮河上笼起的薄雾中,哪个才是你的真姓名。

当飞雪片片落下,凉意拥抱西安,似乎能感受到来自长安城的遥远温度。聆听古老城墙落雪的声音,感受千年古塔积雪的厚重,想象宫阙重楼雪中的气派,长相思,在长安,这一刻梦回盛唐。鲜衣怒马,仗剑天涯,酒意袭来,笔落诗成,长安城里的那些过往,尽掩在风霜之中。

关于长安的诗句很多,在古代文人墨客眼中,这是一个充满了诗情和机遇的地方。许多人的离愁别绪萦绕在长安的大街小巷。“长安陌上无穷树,唯有垂柳道离别。”“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是离愁也是乡愁。

一下雪,敦煌就变成了人间仙境,那一片片洁白的雪,落满山间、道路,和纯净的蓝慢慢洇成一抹氤氲的苍茫。大漠孤烟,长河落日,边塞烽火,丝路驼铃。

有一种雪的苍茫之美,只属于一个叫敦煌的地方。千年丝绸路,古往今来人。塞外雪中过,做伴月牙泉。走一趟白色的大漠。把所有的心事遗忘在风沙里。又见雪飘过,灯影幢幢,天水犹寒。

不拘你在哪儿,当白雪扑扑簌簌地落下,如芦花,似柳絮,又像鹅毛,一仰起头,便有无数的雪花,袅娜到发上、睫上……时光转眼千年,却在雪中与未曾相遇的你谋面,潜藏的那份寂静,延伸的那份悠远,都浸润于此。新疆冬天的美,只有到过的人才能理解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雪落在广漠的新疆,显出最质朴最纯美的姿态。雅致的村舍遇见纯白的雪,宛若人间仙境,美得出尘,马儿在冰雪的世界里狂奔,随便一拍便是最美的风景。新疆的雪景之美,有高山之雪、草原之雪、沙漠之雪、胡杨之雪、戈壁之雪……

天山峰巅托木尔峰在夕阳的映照下,白雪变成金黄;雪后的昭苏草原,那真的是纯白世界,白雪挂满树枝,纷飞玉树;库木塔格沙漠的冬日,变成一个很神奇的地方,一半沙漠一半雪,童话般美丽;赛里木湖的风光神奇秀丽,像一颗璀璨的蓝宝石高悬于西天山之间的断陷盆地中,冬日的晶莹剔透让人可以忘记一切烦恼;银装素裹的天池,白雪与蓝天白云相交,仿若瑶池仙境;帕米尔高原群山起伏连绵逶迤,雪峰群立耸入云天,美出天际。

还有被新疆私藏的雪乡――喀纳斯。很多人认识喀纳斯,是因为它五彩斑斓的秋天。殊不知,喀纳斯的冬天,恬静、纯粹,才更令人心醉。

安静,独属于冬天的喀纳斯,不似夏秋的人声鼎沸,却能聆听它安静的呼吸。冰雪是柔情的映射,冬天的喀纳斯是安静而美丽的少女。喀纳斯村的小木屋,住着古老而纯朴的图瓦人。他们保留着最原始的居住方式,以木搭建,与自然为居,在浮躁的时代中,留存一份珍贵的纯粹。喝着奶茶、吃着包尔萨克,没有外界的嘈杂,在厚实淳朴的民风中,回归生活的初心。

冬日的神仙湾,有山有水有雾,银装素裹之下,仙气卓然,飘渺得不似人间。喀纳斯的河畔,不只雪蘑菇,还有环绕的晨雾、低垂的雾凇、缓缓流淌的河。如同精灵般的雪蘑菇,敦实地在河畔守候,雾凇压着枝头,河流蜿蜒而下,偶然的晨雾,让原本的寂静焕发新的生机。

在每一条通往美景的路上,喀纳斯总有那么一个偶然的瞬间,会让你深深感动。

热闹,让喀纳斯的冰雪童话有了饱满的情节。安静却不沉静,如少年般肆意,是敞开心扉的拥抱与释放。

冬天的喀纳斯,有着童话般的交通工具――马拉雪橇。在原始之地,回归原始的交通工具,手握缰绳,体会最简单驾驶乐趣。冰屑飞扬,放声大笑,突生豪情万丈,目光所及,耳所能闻,皆是最美好灿烂的时光。

冬天的喀纳斯,将你唤醒的不是噪音,而是儿童的欢声笑语与牛羊的呢喃声,或许还有雪落下的声音,还有人们欢聚在结冰的喀纳斯湖面上,举行赛马、射箭、摔跤、滑雪的喧腾声……雪天的文艺情调雪天,有一种特别的情致,文艺而深情。如果你对一个人暗恋或仰慕,以至于把自己一直放在最卑微的位置,相信漫天飞雪会给你勇气,也许这首诗适合你:

雪色满空山,抬头忽见你/我不知何故,心里很欢喜/踏雪摘下来,夹在小书里/还想作首诗,写我欢喜的道理/不料此理很难写,抽出笔来还搁起。――胡适《三溪路上大雪里一个红叶》。

“雪色满空山”本身就已是浪漫至极的景色,却恰恰有着红叶喻比炙热的相思,这样的组合,对胡适佩服不已。

对于南方人,雪色一别常常便是数年,以至于他们对于下雪的兴奋度要远远高于北方人。所以当一个南方游子第一年前往北方,或是北方的你,恰好有一个远在南方的好友,借雪喻情都不失为上上之选:

芙蓉落尽天涵水。日暮沧波起。背飞双燕贴云寒。独向小楼东畔、倚阑看。浮生只合尊前老。雪满长安道。故人早晚上高台。赠我江南春色、一枝梅。――舒??《虞美人?寄公度》。

这本身就是舒??赠送给友人黄公度的一阕词,不仅写了北方的雪,又怀念江南的春色,南北交织的情绪,怕再适合不过了。

一场雪一首小诗,或许能够温暖彼此的冬夜,哪怕相隔千山万水:

五岁优游同过日,一朝消散似浮云。琴诗酒伴皆抛我,雪月花时最忆君。几度听鸡歌白日,亦曾骑马咏红裙。吴娘暮雨萧萧曲,自别江南更不闻。――白居易《寄殷协律(多叙江南旧游)》。

相比于其他诗人总对雪景大开大合的描述来衬比思念多激烈,白诗只是用最普通的点缀,借雪回忆过往点滴,却让感情跨越了时间和空间。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薛玲
相关新闻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