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频道   > 天山副刊 > 正文

莫合烟时代

核心提示: 莫合烟有别于卷烟,一个是人工手卷的,一个是机器生产的。手卷的莫合烟来自乡野,抓一把装在口袋里,吸食起来方便,是草根人物的专利品。卷烟也叫纸烟和香烟,切得齐整精白,20盒装,撕开密封锡纸,抽出一支,衔在嘴上,显得有身份。

QQ图片20180111124128

莫合烟有别于卷烟,一个是人工手卷的,一个是机器生产的。手卷的莫合烟来自乡野,抓一把装在口袋里,吸食起来方便,是草根人物的专利品。卷烟也叫纸烟和香烟,切得齐整精白,20盒装,撕开密封锡纸,抽出一支,衔在嘴上,显得有身份。民间有句玩笑话,“喝酒自找难受,抽烟是想咳嗽”,尤其是莫合烟,号称扶着墙抽的烟,劲大,冲嗓,没经验一口吸进肺,呛得人胸腔疼,咳嗽半天直不起腰。

新疆人爱抽莫合烟,那是出了名的。劳动间隙,几个男人凑在一起,你出纸、我掏烟、他拿火,坐在地埂子上,有滋有味抽一根莫合烟,心里一下子就舒服多了。我们经常还看到这样的场面,两个熟人在路上不期而遇,一个骑着自行车,一个赶着毛驴。突然认出对方的两个人,叫住毛驴,支好车子,握手、寒暄一番后,就原地蹲在路边,一个说“我的烟好,自己加工的,快来卷一根!”另一个也马上翻腾衣兜,掏出一撮色泽漂亮的烟粒,随口回敬道“这是亲戚从伊犁带来的,新鲜货,很过瘾呢!”

虽说那些年天山南北都种莫合烟,却抵不上伊犁烟的牌子硬。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伊犁靠近前苏联,而据《新疆烟草志》记载,莫合烟最早就是由前苏联传进来的,俄语叫“玛合勒嘎”,维吾尔族称之为“莫合尔卡”,而莫合烟是汉语的缩减式音译。莫合烟就这样先在伊犁落户生根,继而走向全疆,成为新疆男人的日常爱好。一个据说是赛福鼎主席喜欢,一直在抽伊犁的莫合烟,一传十,十传百,成了新疆家喻户晓的产物,从此名声鹊起。

5ab5c9ea15ce36d3e5a29f133af33a87e950b16a

我们村上就有好几户种莫合烟的,一株一株栽在地里,先是像葵花一样几片小叶,鲜嫩、翠绿,等成熟季节,杆子粗壮,叶子宽大。拔了杆子,摘了叶子,分别挂起来屋檐下晾晒,或等着烟贩子上门收购,或自己加工零售,房前屋后都是抽烟人,不愁需要者掏钱买。当然,加工莫合烟要有必备的特质工具,就是那种半月牙形状的小铡刀,一连几片刀,有一定间隔,一手压铡刀,一手扫烟料,一是要有耐心,二是要足够细心。这样加工出来的莫合烟才颗粒匀称、细致精美,烟杆子有烟杆子的硬度,烟叶子有烟叶子的色泽,一个褐黄、一个深绿,等把细碎的烟粒,放一点植物油锅里炒好,最后才把二者掺拌在一起,莫合烟就算彻底加工完成了。烟劲的大小,取决于烟叶子的多少,抽烟者都会根据个人烟瘾大小,来选择取舍。

后来,就有了机器加工,乌鲁木齐县就在河滩路旁,建有一座莫合烟加工厂,供应各乡镇基层供销社,满足了广大烟民的生活需求。机器加工的莫合烟,无论从品质上,还是从精细化程度上,都要比私人加工的烟,提升了很高的一个档次。而且和醋酱摆在一个柜台上,潜移默化中,莫合烟吸收了醋和酱的水分和味道,抽起来别有一番滋味。这一点我深有体会,曾经工作过的一个单位,管理员将香烟和白酒,放入同一个铁皮柜里,酒瓶盖半打开,烟盒撕开一条缝,时间一长,烟里夹杂了酒香,成了“名副其实”的香烟。

我第一次学会抽莫合烟,纯属一个偶然机会。那还是高中一年级,几个同学上山拉羊粪,路远肚子饿,一个个无精打采,就有人提议向司机师傅讨烟抽。师傅说有烟无纸,我们当中正好有一位带有报纸,师傅看见很高兴,撕了报纸、抓了烟,一人一小撮,坐在太阳底下羊粪堆上,卷烟抽。然而别人三下五除二,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一根莫合烟卷好了。可我捏着烟纸,始终无法把那一撮烟粒摊成一顺溜,卷成一个筒,随后唾沫一糊,“咔嚓”一声咬断烟把儿,像模像样抽起来。好不容易点着了烟,眯着眼刚抽了一口,顿觉一股浓呛的烟雾,像毒气一样,顺着喉咙穿堂风一般钻进去,在胸腔肆无忌惮转了一圈,又急匆匆如火似的,扭过头从嘴中、鼻孔里冒出来。又辣又烧、又苦又烈,咳嗽加喷嚏,五脏六腑不好受。我的眼里流着泪,大张着口“嗷嗷”叫着,心想这么让人受苦受难的哈怂玩艺儿,人们咋就不知好歹、鬼迷心窍,叼在嘴上放不下呢。

“看把你鼻拉浛水的,咋样,滋味不一般吧?”见我一把鼻涕,一把泪,同学嗤笑,开车师傅也咧嘴笑起来。“第一次没经验,抽的急了,呛了嗓子,下次就摸到门道了。”我被莫合烟呛得头昏眼花,咽喉嗓子像被撕裂,但死要面子活受罪,嘴上一点不服软。实际上莫和烟抽一次,我就无一列外可劲咳嗽一回,好了伤疤忘了疼,不记教训,抽上就扔不掉了。

我总觉得这和新疆的气候条件、饮食习惯和地域特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新疆地域面积很大,人口稀少,关键是冬季时间漫长,身上必须不断增加热量。特别是牧区,有个冬宰的习俗,把牛羊、甚至马匹宰了,挂起来熏好,需要时火上煮了,配上纳仁面和酥油奶茶,身上的热量就会一直保存下来。再一个就是烈酒,新疆人都情有独钟,最响亮的口号是:“要想喝好,先把主人撂倒!”用大杯子,南北疆一些地方干脆用一个碗,这也公平、公正,碗转到谁跟前,谁就要想办法让碗空了,自己喝了也行,说漂亮的话,唱好听的歌,然后让别人替代也行。反正碗中酒喝完才善罢甘休,不然酒碗就在你面前一直放着,大家不着急,你自己急得坐不住。

时间就这样消磨,日子就如此打发。然而酒足饭饱之后,不抽上一根莫合烟,就不算是参加了一次完整的酒宴。炉中火烧得旺旺的,盘腿坐在热炕上,心中很惬意。讲笑话,弹琴和唱歌,欢歌笑语充盈在屋内,回荡在夜空。“饭后一根莫合烟,赛过一个活神仙”,此时的莫合烟,再就一碗冒着热气的烫心茶,可以说达到了最圆满的境界。有的人烟还是装在衣兜,有的则开始装入塑料袋,还有人有专门的烟盒,有铜质的,也有铝制品,很精致,很美观,掏出来握在一只手里,拇指上面一滑动,烟盒盖子就打开了,随后一倾斜,烟粒就倒入另一只手上的卷烟纸上,动作麻利、技术娴熟,一看就是一个抽烟的行家里手。

卷烟纸一开始是薄白纸,后来有了专门裁剪好的烟纸,但大多数人还是喜欢报纸。记得我在学校上学那阵子,父亲经常让我带一张报纸回来,然后坐在饭桌前,小心翼翼把报纸折成一个个长条状,手持一把刀子,一条一条裁下来,再一沓一沓叠好,装在身上,然后口中哼着小曲出门去。报纸有墨香,卷烟才有味。烟纸两指头宽,一指头长,卷烟时两手并用,两个大拇指、食指和中指同时操作,具体方法就是:两只手的六个手指头,两个大拇指在前面,伸直向对着,捏着卷烟纸下方,两个中指也向对着,抵挡在烟纸后面,而两个食指,同样手指对着手指,平放在呈U子形的烟纸凹槽里,上下拨动烟粒,使其均匀分布。随后轻轻一卷,变成一手在烟上方,一手在烟下头,主要靠下面那只手的手指,搓卷烟头的空心部分,最终成一截锥形桩,嘴一凑上去,咬断。而上面的那只手,随着烟卷转动,手指负责严丝合缝,最后放在嘴边一抹,一根莫和烟就成形了。功夫好的人,烟头烟尾一般粗细、匀称,看上去顺眼。像我这样的生手,再怎么用心,到头来还是一头粗,一头细,如一个长脖子小纸喇叭,显得不规整。莫合烟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时间长了,两个指头被烟熏得发黄,而烟瘾大小,则从手指发黄的程度来判断。我们上高中阶段,老师区分男孩子是否抽烟,只要伸出手指一瞧,就了然于心了。还有就是卷烟烟丝细密,柔软,即便再使劲吸也不会炸裂开花,莫合烟就不一样了,猛抽几口,烟粒冷不丁炸裂爆出,掉在衣服上就是一个黑洞,尤其是当时流行的的确良衬衣,看到谁前胸布满针头般大小的一个个黑洞,不用问,肯定是一个烟鬼。

点烟一般用火柴,火柴棍红磷上一划,“刺啦”一声,不小心烧了眉毛。后来出现了一种打火机,铁皮外壳,银白色,拿在手上,熠熠生辉,很有派头。这种打火机,左右两部分连成一体,一边长方形,一边圆柱状,上面一个磕头机般的装置,手一按,“咔嚓”一响,打火机自动弹开,火就被点燃。实际上圆柱体上头有个捻子,下面有煤油,火石一打火,捻子就着了。后来有了新的气体打火机,就更先进和方便了。然而有的人抽烟,烟、纸、火齐全,有的人则有了烟,没有纸,有了纸,没有火,遭人嫌。因而引出一段顺口溜:一等人抽烟看底气,二等人抽烟探口气,三等人抽烟没脾气。

再后来因为莫合烟焦油含量过高,对人的身体造成损害,政府开始禁止种植和销售,从此莫合烟退出历史舞台,销声匿迹。

 QQ截图20180111123943

作者简介:艾贝保·热合曼,男,维吾尔族,生于1958年8月15日,1982年2月毕业于山东曲阜师范大学中文系,大学本科,文学学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乌鲁木齐市作协副主席。组诗《在春天的怀抱里》获山东省大学生诗歌奖,诗歌《把草原和牧民放在心上》获自治区三十年少数民族文学奖,组诗《新疆大写意》获2006年“雪莲杯·天涯诗歌奖”,散文《爱,就在字里行间》获2007年《乌鲁木齐晚报》征文一等奖,散文《我是孔子的弟子》荣获新疆日报(汉文版)2010年度好新闻一等奖,散文《“老热”是父亲的一个爱称》荣获当代华文亲情散文征文一等奖,中篇小说《儿子娃娃》荣获乌鲁木齐市首届红山文艺奖,著有散文集《家园或一个春天的童话》《拌面传奇》《味蕾的旅行》《九颗珍珠》《一张纸拴了人一辈子》和小说集《瓜棚记事》等。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薛玲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