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频道   > 热点 > 正文

刘亮程诉说新疆大地上的故事——共生且美万物共生且美

核心提示: 刘亮程的文学作品,经由时间的淘洗与被阅读,弥散出独特的美学风格,传达出浓郁的哲学意蕴――“20世纪中国最后一位散文家”和“乡村哲学家”,这是当代文学对他的定义,且深入人心。

    

刘亮程讲述《寒风吹彻》的创作缘起

QQ图片20180110124418

刘亮程的文学作品,经由时间的淘洗与被阅读,弥散出独特的美学风格,传达出浓郁的哲学意蕴――“20世纪中国最后一位散文家”和“乡村哲学家”,这是当代文学对他的定义,且深入人心。

这样的定义,近日被果麦文化与江西人民出版社做了全新的解读。由该出版社最新再版的三本书《一个人的村庄》《在新疆》《虚土》的封面,色调夸张丰富、充满勃勃生机,日出日落、花开花谢的抽象线条忙碌在封面的装帧上,令人耳目一新。

“出版社认为他们的再版,是从自然文学的角度诠释我的作品,我觉得挺有意思的。”1月4日,刘亮程在首府“尚书品读――在冬天里讲《寒风吹彻》”活动上,这样说。

当天的活动由自治区图书馆、新疆网、一心悦读共同举办。

QQ图片20180110124406

这场读书活动吸引了首府不少喜爱刘亮程文字的读者参加,气氛相当活跃。虽然大多数读者都已拥有刘亮程的三本经典散文集,但别致的封面和再版版本传达出的自然文学气息,又再一次激起了他们的阅读兴趣:“我买了两套,一套收藏,一套送人。”读者李文学说。

重读  体味现世温暖

品读会上,重读了刘亮程的经典篇目《寒风吹彻》。这篇散文入选中学课本,讲述了对于生命终结这一话题的思考。

“中国传统文化,对死亡既有‘往生’的说法,也有向死而生的意蕴。”刘亮程这样解释自己写作这篇散文的动因。

《寒风吹彻》写于1996年。刘亮程回忆,自己当时34岁,刚刚辞去沙湾县某农机站管理员的职务,来首府打工。“不到三年,我谢顶了,这是头发的一场谢幕。我不知道自己的头发发生了什么。而当刺骨的寒风吹着自己的额头,仿佛一瞬间,就把自己三十余年对人世间有关寒冷的记忆全部唤醒。”他说。

刘亮程的讲述,带着一种独处于自己内心世界的游离,虽然台下读者众多,却丝毫不影响他吟诗梦呓般的回忆。也正因此,读者跟随他的节奏,进入到他的文字中,读懂了他的心声。“雪,落在那些年雪落过的地方。”这是开篇首句。刘亮程对这句话做了自我剖析:这一句话,表述一个被压缩的空间,此时此刻的这场雪,背后是无数时刻落下的雪。就像人生的轮回,一场又一场。

在他看来,中国人的儒家生活文化,令国人对于生命的结束这一话题,有一种感同身受,但又遥远不可及的共同感应。而生为小,死为大,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更是有一定的基础。

于是,在这篇有关生命终结的文章里,刘亮程呈现了四个主人公,四场寒冷。

“冬天,对大自然中的生命是一种考验。自然界的寒冷和冰雪在积累,春天来了,人世间所有的温暖,不能让寒冷转冷,但人们一样在一场一场寒冷的冬天等来了春天,人们在生老病死中获得温暖的唯一渠道,是在坦然中获得温暖。”他继续解读,“尽管寒风吹彻,但现世依旧温暖。”

实际上,刘亮程还有《鸟叫》《我改变的事物》《对一朵花微笑》《今生今世的证据》等多篇散文入选内地和香港小学、中学、大学教材。

“我希望这些散文,能让人们,特别是正在成长的孩子们能够更坦然地面对生命这个话题。”他说。

再版  重归宁静自然

    

《一个人的村庄》/《在新疆》/《虚土》,刘亮程著,果麦文化/江西人民出版社2018年1月版     

再版的三本书,对于大多数读者来说,都不陌生。《一个人的村庄》从一个“闲人”的角度,诗意地描摹了一个村庄里的万物生息。全书充满了对万物的注视、抚摸和感受。

《在新疆》则是刘亮程关于真实新疆生活的散文集,全书字字句句透露着新疆的味道和气息,业界认为,这本书是中国人了解、感受新疆必读的一部经典。

“《虚土》是我个人最喜欢的一本书,我写了一个如梦的世界。”刘亮程说,《虚土》可算是小说,也可算是长长的散文、诗歌,他在书中编织了一个难辨幻与真的人生故事。

这三本书既是乡土文学,更是以自然为背景,描摹了一种遵从自然意志的永恒生活。也因此,出版多年来,不断被再版,且成为读者摆脱市井纷乱生活,重归宁静自然的心灵寄托之作。

区别于以往各版本素净哲思的封面设计,此次,新版《一个人的村庄》《在新疆》和《虚土》采用内外双封、精装设计,着重突出了作品情感的丰沛、力度的饱满、思想的丰盛。

“中国的自然文学与西方的纯自然文学不同,中国是农耕民族,无论是唐宋诗词还是山水笔墨,中国人眼中的自然文学,是一种田园文化,是建立在天地之间的人的田园生活。人是山水之间隐隐约约的存在,在中国文化中,人是自然中渺小地活着,是天、地、山、水中的小小分子,也因此,人和自然最是和谐相处。”刘亮程这样解说自己对于自然文学的看法。

果麦文化责任编辑李静对此次再版的主题做了解释:“以往,人们对刘亮程的定位是乡村哲学家,但我们对他的定位是自然文学,因为,他的文字就是自然文学的经典,在他的笔下,树木花草土地空气,万物有灵。”

确实,刘亮程的这三本书,堪称自然文学的代表之作,且为很多读者带来一生的影响:“如果有哪本散文从我少年时代一直到成年,甚至会到更年长的时候仍然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那一定是这本《一个人的村庄》。”有网友直言。

回味  文学是一种回望

果麦文化责任编辑李静说,再版的这三本书已经历了10余年的市场检验,是当代经典文学作品,而果麦文化当下的出版方向就是出版经典书目,正所谓一拍即合。

“这套书刚刚上市,就引起媒体广泛关注,报道面比较广,读书类公众号也大力推广,大家对刘亮程的作品一直处于兴趣很浓的状态,他的文字很独特,他拒绝用流行语、成语堆砌出来的文字,所有文字都是发自内心的自然流淌,朴实而打动人心,我甚至能背下他书中的部分文字。”李静说。

其实,刘亮程一直在创作的路上未曾驻留,近期,他的新著《捎话》已写作完成,这本书主要描写新疆历史中很重要的一段故事,有望今年内出版。

“新疆作家写作,要面对的是各个民族文化交汇形成的社会现状和文化现象,在用汉语写作时,天然地就会顾及到,自己笔下的生活,其实也是在写各民族共同的生活。新疆地区的文化多元,既有差异,也有共同点,经常去看翻译成汉语的少数民族作家的作品,因为我也很好奇,不同民族作家写作时的共同和差异在哪里。”他对自己的作品特色做了这样的总结。

刘亮程的代表作品反复再版,已是常事,他对此也有自己的理解:“文学是怀旧的,作家是那些在匆忙向前奔的人群中朝后望的人。所以,一版再版,很可理解。文学是在写人类的往事,在往事中才能找到悲欢离合的人生意义。”(文/记者蔡俊 图/辛影 凯瑟尔摄))

刘亮程简介

作家,1962年生于新疆伊犁州塔城县的一个村庄。代表作品:散文集《一个人的村庄》《在新疆》《一片叶子下生活》;小说《虚土》《凿空》;诗集《晒晒黄沙梁的太阳》。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薛玲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