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红山塔下   > 社会纵议 > 正文

儿科停诊不是“小儿科”

核心提示: 近日,天津海河医院发布公告,因儿科医生超负荷工作,目前均已病倒,即日起儿科不得不停诊。

近日,天津海河医院发布公告,因儿科医生超负荷工作,目前均已病倒,即日起儿科不得不停诊。海河医院儿科有3名医生,其中王医生因恶性肿瘤住院治疗;尚在哺乳期的刘医生患上了乳腺炎,高烧39度不退;感冒的谢医生把家人都传染了,孩子目前已入院。(1月9日《北京青年报》)

在流感肆虐的当下,求助于医生是很多患儿家长的“最后一招”,如今却遭遇儿科停诊,家长们的失望可想而知,无疑也会给其他医院增加更多压力。

不过,停诊也是医院的无奈之举,医生也是人,也有正常的休息权利,况且带病工作也可能将病毒再传染给患儿。然而,一所直辖市的三级甲等综合医院,儿科只有3名医生,也是足够令人吃惊,且不说现在是流感高发季,即使放在平时,“拉不开栓”的情况恐怕也是经常出现。因此,真正的问题不是三名医生集中抱恙,小概率事件之所以能够造成大影响,归根结底还是儿科医生短缺的问题——即使儿科没有停诊的医院,同样不堪重负。

儿科医生短缺问题,至少已经持续了四五年,但一直没有得到系统解决,甚至这一“供需矛盾”还愈发突出。据统计,我国0-14岁儿童总人数约2.3亿,目前平均1800多个儿童只有一个儿科医生。而在发达国家,这一数字与发达国家存在较大差距,比如美国儿科医生比例达到1.6/1000。尤其是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落地,对儿科医生的需求猛增,而与此同时,造成儿科医生流失的原因虽然早就摆在那里,却没有得到很好解决。

学医的人熟悉一句话,叫“金眼科、银外科,一钱不值小儿科”。简而言之,儿科的职业风险高、工作负担重,然而待遇却很低。举例来说,幼儿的病情进展快、家长的期待高,然而由于幼儿很难准确主述病情,家长又反感各种检查(很多也不适合),使得儿科医生的工作压力非常大。而在待遇方面,儿科医生并不会受到特别优待,更由于用药剂量小、辅助检查少、手术少,儿科医生的灰色收入也十分有限。当付出与回报长期不相称时,从业人员流失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

解决之道,根本还在于大幅提高儿科从业人员的收入水平,让医学生在选专业和择业时就明确一点——儿科是辛苦,但待遇也较其他科室明显更高,唯此才能逐渐扭转儿科式微的局面。同时,也要对公立医院的儿科建设有标准化要求,决不允许以盈利能力作为医生绩效考核的主要依据,进而对儿科医生的流失采取放任和默许的态度;另一方面,家庭医生制度需要尽快落地,将更多简单的基础性疾病诊治在基层完成,而不必稍有头疼脑热就往三甲医院跑,从而起到分流的作用。

儿科医生短缺,不仅反映了医疗资源分配不均的老问题,更是打破“以药养医”过程中必须要解决的难题。让供求关系决定资源配置,让付出更多者收获应有的回报,这既是儿科医生短缺问题的解决之道,也是决定医改进入深水区后成败与否的试金石。

文/宋鹏伟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锦辉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