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频道   > 诗歌 > 正文

沈苇:今夜,宇宙豪迈……

核心提示: 沈苇,浙江湖州人,大学毕业后进疆,现居乌鲁木齐。著有诗集《沈苇诗选》、散文集《新疆词典》、评论集《正午的诗神》等20多部。作品被译成英、法、俄、日、韩等十多种文字。获鲁迅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十月文学奖、花地文学榜年度诗歌金奖、刘丽安诗歌奖、柔刚诗歌奖、李白诗歌奖等。

QQ图片20180109171428

沈苇,浙江湖州人,大学毕业后进疆,现居乌鲁木齐。著有诗集《沈苇诗选》、散文集《新疆词典》、评论集《正午的诗神》等20多部。作品被译成英、法、俄、日、韩等十多种文字。获鲁迅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十月文学奖、花地文学榜年度诗歌金奖、刘丽安诗歌奖、柔刚诗歌奖、李白诗歌奖等。

漫长的灵魂出窍(组诗)

谣曲

同一个时刻——

要有一轮葱岭明月的清冷

要有一株沙漠胡杨的颤栗

同一个时刻——

骑着马儿走过天山来到伊犁

派遣额河狗鱼出使北方大洋

同一个时刻——

一车吐鲁番的葡萄远走他乡

一只阿图什的石榴孤枕难眠

同一个时刻——

牧草疯长举起空中草原

梨花凋零撒满孔雀河畔

同一个时刻——

龟兹的酒窖夜夜笙歌

楼兰的佛塔静如处子

同一个时刻——

体内的蛮族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青铜的武士杀声震天尘土飞扬

同一个时刻——

呼啸的陨石火光四射

怀里的美玉神光内敛


荒凉的证人

作为受难者留在这里

作为荒凉的证人、禁止的呼告

留在寒风吹彻的大地

萧瑟的诗篇被一匹瘦马驮着

通往异乡的城池和炉膛

被颤栗团结在一起

像大风吹歪的房子

挤在一起取暖

像一个雪球,滚向流亡之路

远方,比消失的乌孙更远

太遥远了,以至于

被同胞认为是一种不存在

是的,水仙并不留恋胡杨

盆景也从不认同沙漠

今夜,宇宙豪迈,星空

只是一些美丽的雪球

旋转,翻滚,奇幻

要有火,要有光

要添加“寒冷”这剂燃料

要为死胡杨喂点水

要在死胡同里找到一条路

……

等到玛雅人开始新纪元

等到昆仑成为费尔戴维西

等到星球嬗变,重新运转

亲近他乡的故乡

雪花像一败涂地的异族

其实是流离失散的亲戚

作为受难者留在这里

身披一袭雪花的白衣

直到饥饿的麻雀分得几粒小米

直到内心的柔情减去枝头的寒意

直到众人的善也是我的真

今夜,宇宙圣洁,外星人来过

像没有脚丫的雪人

不在我们雪地留下一丝足迹

 

漫长的灵魂出窍

一大早我就离开了自己

远方,并未向我发出召唤

像一个榫子,锲入陌生的土地

有人提醒我,可能会锲入一个墓地

在异族面影中,同时看见友善和疏离

有时则共同忆起昆仑山上的费尔戴维西

在城市与荒原、群山与流沙、岩石与鸟蛋

甜瓜与苦荞之间,如今我与后者站在了一起

 

陌生人迎面走来

雪花航班,回旋,往返

命运罗盘,飞溅泥与灰

现在,陌生人迎面走来……

骑大马的黑脸壮汉

冰湖上滑行的孩童

帽檐下收回的目光

衣领里藏起的愁容

当我打开一点身体的门窗

陌生人,携带寒风和醉意

挤进这个肉身,这间东倒西歪屋

难于辨认,他们当中

是否有早年走散的兄弟

一段夭亡的朦胧恋情

失去乡音、面容的先人

现在,陌生人迎面走来——

撞击我

进入我

穿越我

并且:

像雪花,像繁星

注满我荒芜内心

 

叶尔羌

在贫乏的日子里他写下一行诗

最好是两行,搀扶他衰老的智慧

向前迈出踉跄的一步

使结冰的情欲,再次长出炽热的翅

他吟咏玫瑰、新月、土陶、美酒

将破碎的意象,重塑为一个整体

海亚姆,鲁米,纳瓦依,他的导师

一个苏菲,他走散的兄弟

享乐与忧伤,行动与虚无

一再点燃他的青春主题

在叶尔羌花园,在一张飞毯上,他写下——

“心里装满忧伤的人是多么孤独啊,

他最终会死在爱的火山间。

曾有人死在姑娘的两条辫子上,

也可能死在诗人的两行文字间。”

一再失去的,是他取自琴弦的韵律

一再失去的,是在丝绸与道路

美玉与躯体之间,寻找的比喻

还有他在麦盖提爱过的女子

落日余晖抹杀她的荒原野性

她的美貌,如今是面纱后

不可揣度的禁忌和谜语

十六世纪快过去了

天空蓝得像麻扎镶嵌的琉璃

岁月疯长的荆棘

逼他写下心平气和的诗

如果诗歌之爱

不能唤醒又一个轰响的春天

他情愿死在叶尔羌一片薄荷的阴影下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薛玲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