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财经   > 财经热点 > 正文

我国能源转型进入关键期 面临从管理到体制等重大挑战

核心提示: 能源转型已经被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受制于能源结构禀赋以及新能源技术本身的突破瓶颈,中国在新能源推广上显得步履维艰。以“绿色能源与低碳经济”为主题的2017三亚国际能源论坛近期在海南举行,与会人士认为,最近几年在部分地区出现大面积污染天气,给人们的健康带来了威胁,煤炭作为主要的能源是造成大气污染原因之一。

我国能源转型进入关键期

面临从结构到技术从管理到体制等重大挑战

能源转型已经被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受制于能源结构禀赋以及新能源技术本身的突破瓶颈,中国在新能源推广上显得步履维艰。以“绿色能源与低碳经济”为主题的2017三亚国际能源论坛近期在海南举行,与会人士认为,最近几年在部分地区出现大面积污染天气,给人们的健康带来了威胁,煤炭作为主要的能源是造成大气污染原因之一。专家认为,要打赢蓝天保卫战,就必须认识到我国作为能源消耗大国的现实,实施以气代煤代油的行动,探索新模式尽快实现能源转型。

“名副其实”最大能源消耗国

能源工业是经济发展的动力和血脉,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把能源发展和安全摆在重要的战略位置,特别是当前宏观经济正面临着转型升级的重大挑战,能源的重要性愈发凸显。

国际能源署预计2020年中国能源需求将达到50亿吨标准煤,到2035年中国将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耗国。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会长李寿生说,我国现在已经成为全球发展最快的原油、炼油和天然气生产大国。目前,中国原油产量位居世界第五位,约占世界原油产量的4.7%。2016年我国原油产量2亿吨,这是自2010年以来国内原油产量连续6年稳定在2亿吨以上;原油加工量5.4亿吨,较2010年增长1.9%。我国炼油能力在世界排名第二,仅次于美国。目前我国天然气产量排名世界第六,约占世界天然气产量的3.8%;2016年,我国天然气产量1368.3亿立方米,自2010年以来,以年均6.7%的速度快速增长。

与此同时,我国业已成为全球原油和天然气消费大国。2016年,我国原油表观消费量达到5.78亿吨,原油消费量世界排名第二,仅次于美国。2016年,我国天然气表观消费量为2058亿立方米,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占比增至6.4%。目前天然气消费结构中,工业燃料、城市燃气、发电、化工分别占38%、32.5%、14.7%、14.6%,与2010年相比,城市燃气、工业燃料用气占比增加,化工和发电用气占比有所下降。

天然气是中国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实现绿色低碳发展的重要基础,按照我国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2020年天然气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占比要力争达到10%。我国拥有13.7亿人口,按照去年约21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消费总量测算,现在涵盖的人口是4亿多,仅满足了全国1/3人口的需求,还有2/3的市场尚待进一步开拓,目前华北、华中严重的“气荒”状况,也再一次证明中国天然气市场潜力十分巨大。

我国能源转型面临诸多挑战

从页岩气到可燃冰,再到干热岩,今年以来,我国非常规能源发展获得多项重大突破,能源工业转型迈出了实质性步伐。但多位与会专家表示,我国能源转型面临诸多挑战,改革创新刻不容缓。从整体来看,无论是传统能源技术升级,还是新能源技术快速突破,我国能源工业都面临着从结构到技术、从管理到体制等一系列重大的挑战。

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国务院参事徐锭明表示,近年来,我国能源消费将持续增长,绿色低碳成为能源发展方向。随着生态文明建设加快推进,大力推进能源革命和能源转型,不断优化能源供需结构,努力实现清洁低碳发展,这既是推动能源革命的本质要求,也是我国经济社会转型发展的迫切需要。

“能源转型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实现清洁低碳的现代能源体系的目标仍然需要解决一些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李寿生说。

目前我国炼油能力8亿吨左右,原油加工量不到6亿吨,产能过剩的矛盾十分突出。同时,国内炼油企业还存在着集中度较低以及产品技术升级慢的瓶颈。世界石化产业显著趋势是规模化和集群化,与石化强国相比,我国石化产业的规模化和集群化都有距离。

有资料显示,美国52%的炼油产能、95%的乙烯产能集中在墨西哥沿岸地区,日本85%炼油产能、89%的乙烯产能分布于太平洋沿岸地区。韩国蔚山炼油能力4200万吨、乙烯产能340万吨;新加坡裕廊年炼油能力达6732万吨、乙烯产能387万吨。镇海炼化是国内排名第一的炼化企业,年炼油能力达2300万吨,但在全球炼油能力2000万吨以上的企业中,镇海炼化仅仅排名第18位。这正反映出我国炼化行业长期以来企业多、规模小、产业分布不合理的现实,我国目前共有炼油企业240多家,除了藏黔晋渝4个省区市之外,其他各个省区市均建有炼厂,平均年产规模仅为308万吨,远低于742万吨的世界平均水平。

“除此之外我们还应正视这样一种严峻的现实:一方面炼油产业产能严重过剩,另一方面新建大型炼厂还在大兴土木。从‘去产能’的痛苦经历,我们应该获得一个沉痛的教训,绝不能用今天的投资去制造明天的灾难了。”李寿生说。

此外,我国新能源以及能源新技术面临着多元技术突破,需要加快进行战略性选择的严峻考验。今年最新发布的《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显示,2016年中国已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可再生能源生产国,贡献了全球可再生能源增长的40%,超过经合组织的总增量,中国正引领着全球可再生能源加速发展。

能源领域发生的变化,正在催生能源产业新的增长点,同时也向传统能源产业提出了加快战略性选择的要求。

“我国传统石油化学工业面临着颠覆性技术突破的挑战,面对未来必须要有可持续发展的预案准备。目前,电动汽车的发展引人注目。面对新能源汽车的异军突起,传统石油化工是否陷入了发展危机,这需要引起石油化工行业,尤其是能源行业的高度重视和深入思考。”李寿生说,传统石化能源工业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由能源型技术路线转变为化工原料型技术路线,这将是未来一段时间,从业者必须回答的一道最现实的选择题。

目前,锂离子电池技术和制氢、储氢技术正在进行一场力争独占鳌头的创新竞赛。能源行业时刻处于变革中,传统能源产业的发展必须要有超前的战略思考,必须要有转型升级的战略预案,更要有可持续发展的战略技术储备。

上一页 1 2下一页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田卫军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