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频道   > 读书汇 > 正文

永不忘却的记忆

核心提示: 在第四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前夕,一批以南京大屠杀为主题的图书集中出版。这些图书有的是翔实的历史资料,有的是严谨的学术成果,有的是回忆录或文学作品,不同类型的图书从不同角度立体呈现了南京大屠杀的历史场景。

                

如果历史会说话,它一定会用嘶喊的悲痛之声告诉人们铭记教训;如果史实会发言,它一定会用客观的笔触记录下那段残暴和那些鲜活的生命。

今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0周年,昨日,第四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仪式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

在第四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前夕,一批以南京大屠杀为主题的图书集中出版。这些图书有的是翔实的历史资料,有的是严谨的学术成果,有的是回忆录或文学作品,不同类型的图书从不同角度立体呈现了南京大屠杀的历史场景。

永不忘却的记忆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历史的脚步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停留,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我们,唯有铭记历史,时时驻足聆听历史最真实的声音,才能让和平的阳光洒满世间每一寸土地。

有关南京大屠杀的史料分散在海内外多地的档案馆、图书馆及其他机构,是还原南京大屠杀历史的直接证据。国家档案局组织编纂、南京出版社出版的《世界记忆名录――南京大屠杀档案》对国内7家机构馆藏南京大屠杀档案进行了大规模整理,其中既有中方受害者的血泪控诉,也有日方加害者记录,以及美英等国第三方人士的记录等。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历史上黑暗的一页:英国外交文件、海军部档案与美国海军情报报告中记载的南京大屠杀》,作者从英美档案馆、大使馆等机构,广泛搜求英国外交文件和英美海军档案中有关南京大屠杀事件的资料,丰富了对南京大屠杀研究的史料。同为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拉贝日记》影印本,是首次影印德国人约翰?拉贝于1937年9月21日至1938年2月26日在南京所写的日记及他搜集的大量相关资料。

在学术研究领域,针对日本“虚构派”否认南京大屠杀的言论,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南京大屠杀研究――日本虚构派批判》用史料说话,对日本虚构派的言论进行了条分缕析的批驳,揭露了虚构派众多明显的编造、前后矛盾、不自然、不合理之处。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记忆的纹理:媒介、创伤与南京大屠杀》深入探究南京大屠杀创伤叙事在主流媒体上的建构过程。《伤害仍在继续――侵华日军遗弃化学武器问题研究》《南京文化的劫难(1937-1945)》《永不忘却:段月萍南京大屠杀研究文选》等著作也是学术界南京大屠杀研究的最新成果。

在众多南京大屠杀资料中,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回忆最为鲜活生动。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最后的证言:49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口述历史》、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被改变的人生――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口述生活史》,通过影像和文献保存了部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口述资料。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130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实录》收入了大量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照片和史料照片以及20余万字的幸存者口述经历,真实记录了130位南京大屠杀受害幸存者的悲惨遭遇,深刻揭露了日本侵略者的罪行。在文学创作领域,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小说《紫金草》以日本老兵视角记录反思南京大屠杀,《雪中血:南京,1937》由英国作家大卫?戴维斯创作,两书通过有温度的故事向大众讲述历史。

为了让世界各国民众深入了解南京大屠杀的真相,一些图书还被翻译成外文向海外发行。人民出版社推出了英文版、日文版《人类记忆:南京大屠杀实证》,该书从中央档案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南京市档案馆等机构的馆藏中,遴选出中方、日方、第三方以及战后审判的档案史料和历史图片近200件,采用以图证史、以档案史料传承记忆的方式,揭露侵华日军暴行。中国作协副主席何建明创作的长篇报告文学《南京大屠杀》也已被翻译成英文、日文、泰文、韩文、越文和马来文6种版本出版。(杜羽)【我的1937】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高山口述两次逃出人间屠场

1937年,13岁的李高山参加南京保卫战,南京失陷后被日军两次抓捕,均侥幸逃生。他说:“我做证人有说服力。千万不要忘记过去,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现在要世界和平,不要战争。”

第一次屠杀大约是在晚上十点钟。天已经黑了,日本人在龙池巷这个地方找了一间公馆,把我们这些被俘的军人一起押进去,把人拼命往门里面推。推不进去怎么办,用枪托砸,硬把人挤进去,每一个人前胸贴后背,一点喘息的空隙都没有。日本人把我们关进去以后就把门锁死了,把机枪架在窗台上开始进行扫射,对准头部扫射。前面的人被打到,一排排地往后倒。我个小,前面人比我高,基本上只到人家背上位置,被前面人挡住了,我就没有受伤。

当时楼房里面几个房间有木板隔墙,因为人多,大家同时向一个方向倒下去,就把这个木板压塌了。木板塌了,露出一个上二楼的楼梯。扫射的过程中,这么多的人流了很多血,很黏稠,也比较滑。很多受伤了但没死掉的人被压在底下,我就在那儿左右摇摆身体,加上血的润滑,慢慢从里面爬了出来。我看到人家顺着那楼梯往楼上爬,也踩着尸体跑到二楼。二楼后面像个晒台,我们向上爬,日本人听到了声音,知道还有人没死掉,就拿来汽油,浇到一楼的尸体上,点火开始烧,烟就向二楼上面蹿。我们在二楼上待不住,就站在那个平台上面抓着瓦往下摔。日本人看到瓦片往下掉,以为这个楼要倒了,就开始往门外撤退。二楼的人一看日本人跑了,不管受伤或者没有受伤的,都开始往下跳。有些受伤的跳下去就起不来了。我小,身体轻,加上过去的二层楼估计也就是五六米或四五米的样子,等于从台子上抓着墙滑下来,也就是有点擦伤。

跳下来的人就往各个方向跑了,我们一起跑的总共是六个人,跑到了龙池巷靠着中山北路的路面上,有一个民房,就跑到民房的屋顶上。屋顶上靠马路边有一段女儿墙,旁边是水沟,我们就趴在水沟里,既不敢吃,也不敢动,白天不敢下去,就是晚上出来找点水。在那里待了五天六夜。第五天的时候,我们被两个戴着白袖章的日本宪兵发现了。因为日本人穿着皮靴啊,上来有呱啦呱啦的声音,于是就趴在地上装死。日本人很坏,看你趴在那儿就用枪打腿肚子。只要是活的,一打肯定疼,一疼就动,六个人就这样被抓了。日本人也没带绳子,就把我们六个人单个儿排成队押下来,又带到第一次那个集体屠杀的公馆里。那个楼房后面有一块空地,就靠在水池边,让我们排好就开始射击。我站在最后一个,当日本人开始打第一个人的时候,我调头就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反正枪一响,我就顺着日本人押我们那条路往回跑。水池边上不远就是一个转角,而且可能日本人一看跑的是一个小孩,就没追。我又跑回当时那栋房子,进到一楼的一户人家,藏到人家的床底下。这样我就没死掉。

……

现在人民生活安定,国家繁荣富强。我们能上天了,能到海底去了,过去想都不敢想。我今年九十多岁了,我表达不出来高兴的心情。

 

 附:一批以南京大屠杀为主题的图书,以供阅读

1、《人类记忆——南京大屠杀实证》(英文版、日文版),人民出版社,2017年12月出版。

2、《最后的证言:49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口述历史》,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8年1月出版。

3、《被改变的人生——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口述生活史》,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7年12月出版。

4、《烙印,南京1937》,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2017年11月出版。

5、《南京大屠杀研究——日本虚构派批判》,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7年12月出版。

6、《国家公祭——解读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资料集④》,南京出版社,2017年12月出版。

7、《紫金草》丛书(1-6),东南大学出版社,2016年12月出版。

8、《侵华日军暴行史研究》(第二辑)(4册):《伤害仍在继续——侵华日军遗弃化学武器问题研究》、《纪实:南京的沦陷与暴行》、《铁蹄下的南京》、《南京文化的劫难(1937-1945)》,南京出版社,2017年12月出版。

9、《向着光亮那方》(战争和平故事绘本),南京出版社,2017年12月出版。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薛玲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