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红山塔下   > 今日视角 > 正文

对“神童”的怀疑反映出教育认知的变化

核心提示: 沸沸扬扬传了数天的“神童”新闻,随着山东莱阳教育体育局的一纸通报和华南理工大学的一份声明,终于尘埃落定。莱阳教体局承认“核实不严”,其官方发布的“莱阳第二实验中学李某某与美国麻省理工大学成功签约”为失实消息,华南理工大学则直接否认了曾向“神童”李某发考察函的说法。

沸沸扬扬传了数天的“神童”新闻,随着山东莱阳教育体育局的一纸通报和华南理工大学的一份声明,终于尘埃落定。莱阳教体局承认“核实不严”,其官方发布的“莱阳第二实验中学李某某与美国麻省理工大学成功签约”为失实消息,华南理工大学则直接否认了曾向“神童”李某发考察函的说法。

放在十几二十年前,互联网不像现在这么发达的时候,这桩“神童”造假的行为,很容易被当真———整个证据链看上去“非常完美”:当事“神童”接受采访言之凿凿,地方最权威的文教管理部门公开发文宣传,再加上跟风媒体的片面报道,不少人不但会深信不疑,还会以此为榜样,向自己的孩子进行灌输。

这次的“神童”闹剧,之所以这么快被戳穿,一是因为现在的社交媒体,有了很强的自净能力,谎言的生存时间越来越短,网友仅仅通过公开的邮件截图以及相关的学校、机构名称,就发现相关证据漏洞百出;二是人们对待“神童”传说,已经有了足够的免疫力,可以用理性的眼光来看待“神童”,人造“神童”已经基本不具备弄假成真的土壤了。

这种理性眼光的形成,建立在怀疑的前提下,也有基本的常识作支撑。现在的孩子,终日接受各种智能设备的影响,所接触的信息量与掌握的知识技能,都远超过去的孩子。“六岁设计关闭学校电脑程序,八岁建博客并自主研发《开放式云计算平台》”,这种语焉不详的说法,给人造“神童”提供了很大的浮动空间,如果能够获得接入许可,再借助智能设备与软件,许多孩子都能做出“神奇”的操作,如此说来,岂不是家家户户都有个“神童”?

在这次“神童”的“认证”过程中,莱阳教体局的官方发文宣传,是激发它成为公共话题的关键一步。舆论虽然也质疑“神童”,但更多却是指向官方在发文宣传时的草率态度,如果官方在决定宣传“神童”之前,能够稍微进行一下判断与核实,那篇令人疑窦丛生的文稿就不会出炉,“神童”也就只是令当地人半信半疑的传说,不会引发这么大的讨论浪潮。

中国的“神童饥渴症”由来已久,民间崇拜“神童”,是因为从古代的科举制度到现代的中、高考加分政策,都在鼓励儿童利用“早慧”特征走快捷通道进入利益群体,官方崇拜“神童”,则是父母官们彰显“地域文化优势”、“区域教育环境”的政绩心理作祟。学者王晓渔在上世纪80年代,曾使用“球籍焦虑”和“时间焦虑”来诠释“神童少年班”的泛滥,“中国落后于西方多少多少年”是这两种焦虑的产生根源。

“神童”造假之所以长盛不衰,是因为处在这个造假链上的所有人,包括学生、家长、学校、政府、官员等,都能得到虚虚实实的好处,说白了,很多时候很多人都是对“神童”造假睁只眼闭只眼,图个高兴,于是,“神童”在某种程度上也具备了“吉祥物”的特征。

近几年“神童”传说有绝迹的倾向,除了大人们寄托在孩子身上的虚荣心有所转移这个因素外,还因为公众对于智力见识与努力、环境与教育等有了更客观的认知———某个孩子在特定领域优于其他孩子可以理解,但这个世界“神童”是极为罕见的。本能地拒绝相信“神童”的存在,才会端正教育态度,培养出真正的优秀人才。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伍淑晶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