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首府乌鲁木齐   > 社会民生s > 正文

六十年代大学生 立警为公献终生

核心提示: 王宗林,中共党员,1938年12月16日出生于四川省内江县同福乡,1962年7月毕业于四川省农业大学农机系,毕业后由国家统一分配到新疆喀什地区巴楚县克拉克勤劳改支队任技术员。

3

新疆网讯 王宗林,中共党员,1938年12月16日出生于四川省内江县同福乡,1962年7月毕业于四川省农业大学农机系,毕业后由国家统一分配到新疆喀什地区巴楚县克拉克勤劳改支队任技术员。

江世英, 中共党员,1936年8月28日出生于四川省内江县四合乡,1963年毕业于四川农业大学土壤农化系,被分配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与王宗林结婚后随其调动到巴楚县克拉克勤劳改支队工作。

两份冷冰冰的履历,却藏着如此多的故事。

他们是我的父母,也是大学校友。大学毕业后,他们千里迢迢从山清水秀、富饶肥沃的巴蜀之地来到水土气候、自然环境十分恶劣,荒芜贫瘠、条件极其艰苦的新疆,无怨无悔地把根深深地扎在边疆这块土地上。

当年,像父母这样六十年代毕业的大学本科生,在克拉克勤劳改支队只有屈指可数的4名同志,一度被领导视为 “宝贝”。可父母毫不清高孤傲,待人非常谦和友善、质朴正派。

4

父亲与工人打成一片,常常一起加班加点,检修、养护、调试拖拉机、推土机、播种机、收割机、车辆等农业机械,不耽误农时,顺利完成春耕春播、夏收秋收任务。他经常浑身沾满油污,不知情的人根本区分不出哪个是技术员、哪个是工人;每到夏收、秋收之际,父亲则顶着酷暑烈日与职工一道抢收农作物,吃饭喝水都在田间地头,每次忙碌到很晚才拖着疲惫酸软地身躯回到家中,一躺倒就久久不能动弹,有好几次晚上发高烧至40度,吃几片药,第二天又出现在劳动现场。

如此年复一年拼命工作,终于积劳成疾,父亲患上了严重的肝病。

我的母亲有着同样辉煌的经历。她用所学的土壤农化专业知识为劳改支队生产建设、改良土壤,精心培育棉花优良品种、大力推广种植地膜棉、提高棉花亩产量,做出了重大贡献。

作为党员的母亲,经常帮助孩子多、经济困难的维吾尔族同志,用省下的棉布、粮食接济他们,与维吾尔族姐妹建立了深厚地友谊。父母拥有很好的人缘和口碑,即使在文革中也未受到‘开批斗会、戴高帽子游街’的折磨。

母亲既是知识女性更是贤惠的妻子,为了让患病的父亲多休息,工作之余,她独揽了所有家务活。缝缝补补,为子女做衣服、鞋子,清扫整理房里屋外,悉心照料家庭,经常忙至深夜才肯休息。

1979年,操劳过度的母亲患上了二型糖尿病,单位及劳改工作管理局领导得知父母这对老知识分子夫妻都患上严重疾病的消息后,给予了大力帮助。1980年10月,将父母亲从偏远艰苦的南疆调动到水土、自然环境较好的北疆乌苏县干雄布拉劳改支队(后更名为乌苏监狱)工作。离别时,同事们依依不舍,他们说:“你们是60年代的大学生,一点架子也没有,还爱帮助大伙儿,真舍不得你们调走….”

父亲在乌苏监狱工作期间,先后任机务队队长、指导员、高级工程师等职,那时机务队车辆及人员均由他管理、调度,可他却从未用公车为自家办过一件私事。1990年1月,父亲病重住进乌鲁木齐解放军二十三医院,当时实行医疗费实报实销制,住院费由单位先行垫付。领导劝他在医院好好治疗调养一下身体,不用操心钱的问题。父亲却说:“花公家的钱我也心疼呀!”待病情稍稍稳定,就执意办理出院手续,回到单位继续上班。同年3月,父亲再一次病倒在工作岗位,不久便永远离开了我们……大伙儿都十分惋惜地说:“王工程师太实心眼,本来可以多活二十、三年的,把自己累病了,公家的钱还不舍得花!”

母亲在乌苏监狱任高级农艺师、办公室主任、副处级调研员期间,做事也相当“实心眼”。父亲病逝后,她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工作中。1983年那会儿,办公室主任要负责审核、撰写领导材料、监狱工作计划、总结,还肩负管理机关食堂、小车队、接待等任务。母亲完全无遐顾及自己患有糖尿病的身体,时常夜以继日、跑前忙后,同父亲一样,把一腔热血抛洒在监狱事业上。他们常常说:“做人一定要正,做事一定要实,不然怎么立身、何以服人?”

5

如今父母养育的三个子女中,我和妹妹都是监狱人民警察,弟弟在从事科研工作。我们一直以父母为标杆,诚实做人、踏实做事,在各自工作岗位上忠诚履职、无私奉献。

9月份,我们几个孩子回去看望即将满80岁高龄的母亲,她还在给我们絮叨着监狱的事儿。此生,他们夫妇都会牵挂着工作,而我们这些子女又怎么敢懈怠呢?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伍淑晶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