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频道   > 博物志 > 正文

村民取土肥田,挖出大量“宝贝”,古城身份有待揭晓!

核心提示: 现代人居住的地暖房,600多年前的博乐古代先民已“发明”。

QQ截图20171108172753

达勒特古城遗址论证会现场

新疆晨报讯(文/记者 赵梅 图/通讯员 党志豪)现代人居住的地暖房,600多年前的博乐古代先民已“发明”。

近日,新疆晨报记者从刚刚结束的新疆达勒特古城遗址考古项目上了解到,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的考古人员在博乐达勒特古城遗址的内城,发现三间建有火门、火道和烟道的砖构居址,其构造很像今天农村烧炕和人们住的地暖房。而在遗址外城房屋基址附近,发现了陶制的排水设施。目前,这三间建有火道的居址用途还在进一步确认中。

村民取土肥田 挖出大量“宝贝”

航拍达勒特古城内城的北侧

据了解,达勒特古城遗址位于博乐市达勒特镇破城子村北缘,分内外双重城,外城西、北、东三面临河,仅南部与西南角残存有城墙,内城位于外城西北部,保存相对完好。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当地村民在古城内在取土肥田过程中,不断从中挖出银币、金条、陶罐、铜镜等大量文物,1991年,一位村民还在外城墙挖出121公斤重的古代锻钢,人们这才发现,村外被沙土掩埋的“破城子”,原来是一座古代城池。

2013年,达勒特古城遗址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自此,这座丝绸之路北道上的重要城址,开始得到越来越多的学者和社会各界关注。

由于达勒特古城遗址地处丝绸之路北道,西北经阿拉套山可通哈萨克草原,北经阿勒泰可抵蒙古草原;东去吉木萨尔,可与河西走廊相通;南沿赛里木湖,进入伊犁河谷可达中亚地区,地理位置极其重要。

近年来,有关它的年代、形制、文化性质一直为学术界关注的焦点,学者们依据文献记载、地理位置和出土的遗物推测,这座古城最早可能是唐代政府设置的双河都督府所在地,后为宋元时期丝路北道上很有影响力的城市——普刺城(孛罗城)。

为了探究达勒特古城的形制、年代、历史沿革,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就达勒特古城遗址申请了主动性考古工作并获得批准。

2016年和2017年,新疆考古人员陆续对古城遗址进行半年多的考古发掘,截至2017年10月底,两年的发掘面积已达2250平方米,共计发现房址、灶址、灰坑、柱洞、墙体等各类遗迹百余处,出土陶、石、铁、铜、骨等各类小件遗物近400件,仅今年出土的小件遗物就有近300件。

考古人员古根据城址的叠压打破关系和出土典型遗物,初步推测外城主体年代为蒙元时期,内城的建筑年代早于外城,上限可至西辽。

古城居址发现完整火道 陶制排水管

达勒特古城中的砖构居址(图/韩雪昆 摄)

据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达勒特古城遗址考古工作项目负责人党志豪介绍,今年,考古人员对达勒特古城现有保护范围及周边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发现除现有城址外,在城址周边方圆10公里仍有陶片和文化层堆积发现,“这些陶片与城内发现的陶片年代相当,这里有可能为古城的附属遗存”。

在对内城的发掘中,考古人员发现大量的房址,灰坑等遗迹,房址内有灶、炕、坑。

但是,考古人员发现这些房址并不是同一时期建造的,“房址之间互相叠压借用的现象,从现有的发掘情况看,至少有三个时期的人群在这座城内先后活动过,”党志豪说,目前,他们所发现的遗迹,可能都是内城废弃后修建的建筑。

他们在发掘内城时发现,内城城门在东墙的中部,城外有长方形的瓮城,内城四角原来应该有角楼,四面墙外原来还应有夯筑的马面,但是,这些建筑都被晚期的建筑破坏。

在对内城东南角进行发掘时,考古人员发现了三间近100平方米的砖构居址,这些居址的地面和墙壁是由石灰、黏土、沙石等材料混合制成的三合土做的防水处理,坚固程度堪比今天的水泥。

在进一步清理中,考古人员发现,居址底部有完整的火道,火道的一端是火门和炉堂,另一端是烟道,“从居址构筑结构来看,很像今天农村的炕和人们居住的地暖房,但是,这三居址是内城废弃后建造的,所以,它的性质和用途,还有待进一步的研究确认”,党志豪说,由于其他房址多是土坯建筑,而这三间砖构居址,建筑规格明显较高,因此,他们推测,这三间居址的使用者可能是阶层较高的人。

在对遗址外围进行勘探时,他们发现外城南侧、西侧有护城壕,壕沟宽13至22米,城址南部还有3处烽火台遗存。

考古人员在外城一座房屋基址附近发现有陶制的排水管,水管虽然已碎成陶片,但考古人员在清理中仍可看出,排水管是由一段段40至50厘米陶制管子,套在一起形成,考古人员分析,带有这种陶制排水设施的建筑,原本建筑规格应该比较高,但是,因为被后期的建筑破坏,考古人员已无法辨明其具体的形制和布局。

发现中原名瓷和西方青金石 古城“身份”有待揭晓

达勒特古城内城的东南角

据党志豪介绍,日前,达勒特古城遗址出土的遗物,既有来自中原地区的瓷器,也有来自海边的贝壳,还有来自中亚或西亚的青金石、琥珀等,这些遗物证实,辽元时期,达勒特古城作为丝绸之路北道上的重镇,贸易交流曾经很繁盛。

此外,城址内大量冶炼铁、玻璃等的炼渣,说明这座古城曾经存在发达的手工业。

此次考古发掘,考古人员在外城还发现了来自中原的影青瓷、钧瓷。

据了解,影青瓷是北宋中期景德镇独创,因其可与玉石媲美,曾有“假玉器”称谓。而钧瓷是宋代五大名窑瓷器之一,素有“黄金有价钧无价”和“家有万贯,不如钧瓷一件”的美誉。考古人员由此推测,这些名贵瓷器有可能是中原王朝赏赐给当地官员的器物。

之前,学者们曾经推测达勒特古城可能为唐双河都督府,或为宋元时期的“孛罗”城。党志豪说,目前的考古发掘,并未发现有关唐代的遗物,而这座古城是否为宋元时期“孛罗”城的说法,也有待于更多的考古实物去论证。

据了解,有学者根据史料提供的线索认为:耶律楚材的《西游录》中的“不剌”、《元史·耶律希亮传》中的“布拉”、元代名人刘郁《西使记》中的“孛罗”和法人鲁卜卢克《东行记事》中的“普拉特”,指的就是达勒特古城。因为上述名称都是波斯语“Bolat”的汉文的不同译法,意思是钢。而当地村民曾在达勒特古城外城墙挖出121公斤古代锻钢。这一发现,恰巧为“Bolat”钢城的存在提供了佐证。

另有元代名人刘郁《西使记》中记载“有城曰业瞒,又西南行,过孛罗城,所种皆麦稻,城居肆囿间错,土屋窗户皆琉璃。城北有海,铁山风出,往往吹行人坠海中。西南行20里,有关曰铁木尔忏察,守关者皆汉民,关径崎岖似栈道,出关至阿里玛图城……孛罗城迤西,金银铜为钱,有文而无孔”。

博乐地区著名文化学者韩雪昆根据多方考证分析,刘郁和常德由业瞒(今天的额敏)西南行,首先经过的就是孛罗城,所以,他根据多年的实地调查和资料积累断定,达勒特古城应该就是刘郁《西使记》中“孛罗城”。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薛玲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