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频道   > 读书汇 > 正文

《雨滴在卡夫卡墓碑上》:文字的性情

核心提示: 最近遇到了一本别有心意的小书《雨滴在卡夫卡墓碑上》(李辉著,中信出版社),十篇小文,随手拾起便再也舍不得放下。

《雨滴在卡夫卡墓碑上》    李辉 著  中信出版社

《雨滴在卡夫卡墓碑上》    李辉 著  中信出版社

最近遇到了一本别有心意的小书《雨滴在卡夫卡墓碑上》(李辉著,中信出版社),十篇小文,随手拾起便再也舍不得放下。每篇小文自成体例,若是硬要从中扯起根因果链条来,不免会坏了兴致,也负了著书者的心意。说它是一本书,是一本游记倒都符合,但于我而言,它更像是心灵向我敞开的一扇窗扉,是行途向我开启的一道城门。旅行总是让人着迷的,幻想过像凯鲁亚克那样行走在路上,也曾被生活琐事叨扰,想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但多数时候总是心绪比身子要跑得稍快些,待心绪已漫自飘离到地球边上时,却发现身子还定定地杵在原地,多少缺了几分起来的气力,或许正因如此,游记是最喜爱读的,也最乐于读,拾起一本自期能够结伴同行,把友欢谈。市面上的游记很多,设计引人的也不少,但或许是自己闭塞太久,也或许是著说者的意未言尽,总之,草草翻看,难提兴趣。而《雨滴在卡夫卡墓碑上》确是从面子到里子都恰巧切合心意的。

这些年,行走似乎突然成了种风尚,背包客、驴友、徒步旅行一时大热,我家乡的七八月是一年里最迷人的季节,也是访客最多的时候,不同的人背上各自的家乡,带着自己的故事前来,穿行其间的我也多少沾染了些旅行的味道。想来自己到过的地方并不算多,但又似乎不尽然是这样的。廊桥边,罗伯特·金凯拾起行囊转身,我便跟着去了,瓦尔登湖畔梭罗筑起座湖边小屋,我也就跟着住下了,眼下循迹着卡夫卡的墓碑,我呢,又跟着走了。

在威舍堡的墓园里,我听到捷克的缱绻深情,它的痛楚,它的骄傲都在这里。于一九八四年间遇到岁月静好,情义延绵。在波兹坦追忆往昔,然则历史早已悄悄地把历史本身给吹散了。这些我梦过的,还未去到的远方都由著书者引着前往了,著书的人很是贴心,怕我在文字的路上走散,因而每到一处他必挥挥手中的相片,照应我一声。当我还困于布达佩斯的Gloomy Sunday时,先生已送给了我一个蓝色梦幻的伊斯坦布尔。 

始终相信,文字是有性情的,先生的每一篇小品文都是别样风情,我猜,这本小书里的段落篇章定不是一气呵成的。先生作文如他对人一样亲近自在,偶尔从阅历的宝库里翻拾起一点,信笔提来便成一文,然先生著文实非我现在阅读时的满眼情意,在抒情写意的同时仍不忘从历史的沉沙中淘金,因而有了波兹坦的问询,有了九华径的寻访。先生探寻历史并非一定要用脑袋来探究个所以然出来,毕竟历史的事谁又能真想得透彻,先生回溯历史是带着赤心去寻的,寻到了,自经消食再由文字诉说一番,故而这文字有了灵性,能直达心底。我斗胆说上一句,著书的是个孩子,并非是说孩子不懂事,只是心太过纯净,想来只有孩子能配得上,恰如海子为自己取名孩子的谐音。试问,倘若没有孩子一样的纯粹如何能将每篇小文的脾气理得如此顺畅呢。

不同的人怀着不同的境遇也好、心境也罢,与著书者照面,有时双方恰巧相互契合心意,畅谈一番,各得彻悟;有时把摸不到对方的气脉也不需慌张,但顺着现下的气理来品读无妨。

现在品文的这个人,在现下的心境中偏好这样来品,以心贴文字,寻访文章,进而感悟著书之人写下每一个字时的心境如何,这过程是极妙的,就像轻推一扇门,有时推开的是一个欢乐宴场,热闹的气氛自然将人引着去了,有时门后坐着的又是一个静想心事的朋友,这时候无许多言,轻轻把门带上,自己也来寻一个角落,忆一段往事。(李爱)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伍淑晶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