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首府乌鲁木齐   > 社会民生s > 正文

跨越天山的牵挂

核心提示: “家里没有男的吗?”7月16日凌晨5点,伊犁州友谊医院急诊科,甜甜因为哭闹、便血被我带来看医生。听到医生这样问,我的心里不免一阵难过。

“家里没有男的吗?”7月16日凌晨5点,伊犁州友谊医院急诊科,甜甜因为哭闹、便血被我带来看医生。听到医生这样问,我的心里不免一阵难过。

甜甜的爸爸是一名戒毒人民警察,在甜甜4个月的时候,服从组织安排,去南疆和田县开展为期一年的“访惠聚”住村工作,到现在已经快半年了。半年间,甜甜2次发烧,一次感染了疱疹性咽峡炎,住院15天;这一次,又因为严重的肚子疼痛进了医院。没有一次,爸爸陪在她身边。

小小的她哭一会,睡一会,疼出了一身一身的汗。B超、查体、大便常规……最终确诊为肠套叠。医生说:“你们来的还算及时,现在保守的方案是在X光透视下做高压空气灌肠,但是高压空气灌肠有可能引起肠破裂,危及生命。”医生说的很平淡,可是我这个做妈妈的心紧紧揪着,用颤抖的手在告知单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随后,她被放在冰冷的X光机上,医生把橡胶管的一端插进了她的肛门开始充气,她的肚子被充的鼓起来,肠道里的血被空气挤压,从肛门喷出来,我一边心疼的流着泪,一边用力压着她的腿,安慰她的话带着哭腔从我嘴里说出来。这时候我终于明白医生为什么问家里有没有男的,灌肠时的痛苦,让孩子用尽全身的力气反抗,仅凭我一人的力量难以摁住她。

所幸,灌肠成功了。这期间,甜甜爸爸打来多个电话询问情况。“这一刻,想抱你入怀,这么近,却又那么远。爱,深深切切,我却无力可及。”甜甜爸的朋友圈里出现了这样一段话。猜想,他一定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来看看他的小天使,恨不能丢下一切陪伴在女儿的身旁······

随后,很多次视频聊天,每每看到甜甜头上的滞留针,那头就视频中断了,我深深的知道,在电话那头的甜甜爸很坚强······

初为人母,本就经验不足,压力不小,这些事难免有些难过。“以后这么大的事,你再不能让我一个人扛了……”刚说出口,我就后悔了。既然一开始就选择了支持,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何况甜甜爸所在的自治区司法厅住和田县巴格其镇工作组给村里搞基层组织建设、去“极端化”、保障改善民生。“访惠聚”给基层带来的改变,百姓心里都有一本帐。

我们相信,在所有像甜甜爸一样的“访惠聚”住村干部的努力下,新疆“访惠聚”工作“1235”目标能够顺利实现,以优异的成绩迎接自治区第九次党代会胜利召开。

谁说警察没有儿女情长?他时刻惦记着家人的冷暖安危。谁说战士心如钢铁?这些年我们体会到了人生的百般滋味。他们坚如磐石,因为他们肩负着保国安民的重大使命。只要人民需要,他们将果敢地奔赴一线。

我想,将来有一天,女儿问起爸爸的职业,我将骄傲的告诉她:你的父亲是人民警察!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伍淑晶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