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新疆地州 > 正文

平凡之路

核心提示: 我的父亲是一名陕西人,性格忠厚、朴实、开朗,有时候还很倔,完全是一名“老陕”的真实写照。70年代,他从陕西参军入伍来到新疆这片热土,并于1996年退伍转业至乌鲁木齐市公安局,成为一名交通警察。

我的父亲是一名陕西人,性格忠厚、朴实、开朗,有时候还很倔,完全是一名“老陕”的真实写照。70年代,他从陕西参军入伍来到新疆这片热土,并于1996年退伍转业至乌鲁木齐市公安局,成为一名交通警察。

我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身边充满了起床号、稍息立正、《团结就是力量》等各种部队的音符,对部队的生活再熟悉不过,但是当父亲转业成为一名交警后,对警察的认识和生活的理解有了更深的感悟。

警察分很多不同警种,交警是其中的一支,被老百姓俗称“站马路的”、“马路吸尘器”,很长一段时间,社会舆论似乎并不把交警这个警种当警察看待,仿佛刑警、缉毒警才是真正的警察。父亲成为交警后,工作和生活的作息时间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转业前,工作时间规律,节假日正常休息,一家人可以正常的走亲访友、购物郊游;转业后,下班回家时间是越来越晚,甚至有时候几天都见不着人,在那个没有手机的年代,只有不断拨打他传呼机熟悉的号码,似乎才能感受到与他的联系。

父亲非常爱惜他的警服,每天回家后都会仔细叠放整齐,出门前也会对着镜子认真检查:警帽的警徽是否端正,皮鞋是否擦得干净,似乎这样不是去上班,而是去参加一场盛大的典礼。父亲虽然是一名“老陕”,但是长了一脸黑黑的络腮胡,两天不打理就判若两人。有一次,父亲在路线治理违法行为,处理完所有违法的驾驶员后,才发现有一套驾驶证和行驶证始终没有人来处理,为了避免驾驶员找不见他拿不上手续,他坐在车里等了一个小时。最后,有一名维吾尔族同志找到了他,用维语解释了很长时间,可是父亲一句也听不懂,后来找了一名维族同志才真相大白:违法的驾驶员是一名汉族同志,看见父亲浓密的络腮胡误认为是维族交警,担心不好交流,于是找了一名维族餐馆的小伙帮他说情,才出现了以上的一幕。最后,父亲对驾驶员进行了批评教育,同时对自己的络腮胡打理的更细心了。

父亲曾经在乌鲁木齐市交警支队快速路大队工作,经常在河滩快速路执勤。河滩快速路是乌鲁木齐市的南北大动脉,每天南来北往的车流量非常大,经常有外地的驾驶员找不见路或者出口将车停靠在快速路的最右侧车道,不仅对道路通行影响很大,而且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有一次父亲开车行驶到河滩快速路人民路桥下,突然发现一辆外地的半挂车打着双闪停靠在路边,已经严重影响了南向北的道路畅通。父亲立即上前询问得知,驾驶员开车找不见卸货的货场,又害怕被前方的交警处罚,所以停在路边不敢开车。父亲二话没说,给大队总台进行报备,同时确定了货场位置,开着警车带领货车到达了目的地。

2006年,河滩快速路发生了重大交通事故,河滩快速路大队两名亲爱的战友不幸离世。事故发生后,不仅对交警而且是对全市公安局每一名警察触动极大。警察不仅是一个职业,警察也是一个人,在工作时他是为了保障国家和人民安全的坚实力量,在家里他就是父母亲和孩子的一片天。就此事,我和母亲也同父亲交流过:工作这么危险,换换岗位吧。父亲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任何事,总得有人干吧。

去年,父亲已经光荣的从交警岗位上退休了,但那身警服依然平整的挂在衣柜。交警虽然是一个平凡的岗位,但是父亲能够几十年如一日的做好这一件事,管理好交通,为人民服务,他就是不平凡的。如今,我也身着警服,头顶警徽,成为一名交通警察,看着前方的路,循着父亲的脚步,一步一步走下去。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伍淑晶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