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新疆地州 > 正文

少年世界足球冠军是如何炼成的

核心提示: 这支校园足球队成功的秘诀是什么?对正在大力发展校园足球的新疆其他学校有何借鉴意义?带来怎样的启示?近日,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C0912003-9B-林莺

9月8日,乌鲁木齐市第117中学U13足球队、U15足球队队员和教练员展示“2017哥德杯(中国)世界青少年足球赛”冠军奖杯。□图片均由记者汤永摄

C0912001-9B-林莺

9月8日,乌鲁木齐市第117中学的足球教练在给队员讲解战术。

C0912004-9B-林莺

9月8日,乌鲁木齐市第117中学U13足球队队员进行训练。

C0912002-9B-林莺

9月8日,乌鲁木齐市第117中学U15足球队队员在进行训练。

8月19日,在沈阳举办的“2017哥德杯(中国)世界青少年足球赛”男子U13组及男子U15组的决赛中,乌鲁木齐市第五小学及乌鲁木齐市第117中学(第五小学分校)在同一天分别获得男子U13组及男子U15组冠军。

这支校园足球队成功的秘诀是什么?对正在大力发展校园足球的新疆其他学校有何借鉴意义?带来怎样的启示?近日,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同天夺两个世界冠军

2017年8月19日8时,沈阳奥体中心。

站在罚球点上,乌市第117中学(第五小学分校)男子U15组左前卫队员阿卜杜沙拉克·斯迪克深深地吸了口气,眼睛死死地盯住乌兹别克斯坦队的守门员。

由阿卜杜沙拉克主罚点球之前,双方点球大战的比分为3∶2。

场边球员席上,乌市第117中学副校长哈力旦·买买提依明双手捂住脸,从指缝中窥探。“仿佛空气都已凝固,太紧张了!”

退后几步,轻弯腰,急加速,阿卜杜沙拉克右脚一记怒射,球应声入网!

4∶2!赢了!

“我从对方守门员的眼睛里看到一丝慌乱,那一刻,我就知道,这个点球我一定会进!”阿卜杜沙拉克回忆起进球的那一刻,褐色的眼睛闪烁着两团火苗,“这是我们球队第一次获得‘哥德杯’,也是我的第一个世界冠军!”

约两个小时后,还是在这块场地上,乌市第五小学男子U13组也战胜了乌兹别克斯坦队,将这个级别的冠军收入囊中。

“终场前不到5分钟,双方比分还是0∶0,我们已经做好点球大战的准备。这时,中后卫伊力亚·阿不都沙拉木距离球门18米的一记‘世界波’,破门得分!”乌市第五小学男子U13组守门员教练阿克热木·阿克帕尔啧啧称赞,“就算在同样位置同一个人,也很难再打入同样的进球。”

“哥德杯”素有“小世界杯”之称,1975年在瑞典哥德堡市创办,已成为全世界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最国际化的世界青少年足球赛事,累计有150余个国家和地区的2万余个青少年足球俱乐部和学校参与,2007年被国际足联授予“世界青少年杯”(The worl d youth cup)的称号。

“2017哥德杯(中国)世界青少年足球赛共有303支参赛球队,来自31个国家和地区,进行700多场次的比赛。其中国内球队有228支,国外球队75支,包括15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38支球队。”乌市第五小学、第117中学校长吉利力·吾甫尔介绍说。

同一天,同一个赛事,同一块场地,乌市第五小学的校园足球队接连获得两个世界冠军,再一次创造了历史。

代代薪火相传

乌鲁木齐市第五小学由毛泽民烈士创建于1939年,这所有近80年历史的学校,有着深厚的足球历史传统。

“第五小学是我的母校,我上小学时,学生就很喜欢踢足球,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又回到母校当体育老师了。”60岁的退休教练木塔里甫·卡德尔回忆道,“1983年我开始带训足球队,有20多个队员,从三年级到五年级,都在一起训练,训练场地就是泥土地,摔伤划破身体那是常有的事儿。”

没有专门的训练器械,就动手自己制作;用长跑代替体能训练;孩子们的球鞋破了,老师们自掏腰包给他们买;外地来的孩子解决不了食宿,老师们就把孩子们接回家免费吃住;孩子病了,还是老师带着去医院。

“不是我一个人这样做,在我之前的体育老师都是这样。那时候每个月工资只有不到100元。可是不这样,就留不下孩子,没了孩子,谁来搞足球呢?”木塔里甫的话很朴实。

如今已是乌市第五小学副校长、足球队总教练的亚力买买提·马合苏提,1994年到第五小学担任体育老师。“无论春夏秋冬,每天早上7时开始训练,9时结束,孩子们吃点自带的馕就去上课,下午6时再开始第二次训练,一年中最多休息5天,冬天实在太冷了,寒假的时候就带着孩子们去鄯善冬训,一代代教练员和孩子们都是这样过来的。”亚力买买提说。

曾经就读于乌市第五小学的迪力夏提·阿不都热西提,如今是新疆足球运动管理中心、新疆宋庆龄足球学校职业教练,负责新疆男子U13组的教练工作。“我的队员,有相当一部分,就是从乌市第五小学选拔出来的。”

迪力夏提上初二时就去广东惠州拉齐奥足球学校训练,之后,又先后到意大利都灵队和俄罗斯乙级联赛队踢球。2008年正式退役后,他选择回到新疆。“回来是因为感恩,是乌市第五小学启蒙了我,是新疆培养了我。”

“几十年来,在党和政府的关心和帮助下,乌市第五小学的一代代教练员和孩子们,凭着一种爱国爱疆的情怀,一种对足球的热爱,一种永不服输和永不言败的精神,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佳绩。”乌鲁木齐市天山区教育局局长王常青说。

新疆巴郎淬火成钢

在吉利力的眼里,2013年7月的中国潍坊国际青少年足球邀请赛,真正让乌市第五小学足球队在全国扬名,实现“淬火成钢”。

吉利力说,这个邀请赛是目前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十大青少年足球邀请赛之一,也是中国U13年龄段比赛中水平最高的一项赛事,除了汇集国内13岁以下的高水平球队外,赛事还邀请了日本、韩国同年龄段的高水平球队参加。

当年7月25日,乌市第五小学足球队以7∶0横扫韩国釜山U13足球队,第三次成功卫冕冠军。在这一周前,这支球队在全国校园足球冠军杯赛夺冠。

两周夺两冠,已足够出色,但更提气的是,在决赛和半决赛时,两个7∶0横扫韩国的两支U13球队,两度战胜日本大阪俱乐部U13球队。

“半决赛之前,我们遭遇了日本大阪俱乐部U13球队,日本国少队的队员大多数来自这支球队,他们的个人能力、组织能力都很强,到潍坊就是冲着冠军来的。”吉利力说。

和大阪俱乐部U13球队比赛的上半场,吉利力并没有在比赛现场。“坦率地说,之前我们并没有遇到真正的对手,场均进球都在5个以上,我以为赢下这场比赛并不是件难事。”吉利力说。

但那天上半场比赛临近结束,吉利力的手机都非常安静,没有教练员打电话告知比分。有种不祥预感的吉利力马上从住地赶往赛场。到了赛场,上半场已经结束,大阪俱乐部U13球队以1∶0领先,乌市第五小学的队员们和教练员们看上去“都有点懵”。

和教练团队紧急商议并调整队员后,吉利力站在队员们面前,指着大阪U13球队只说了一句话:“巴郎们,你们代表中国,你们有能力战胜他们,和他们拼了!”

“加油!加油!加油!”队员和教练员们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孩子们发出了怒吼。

距离终场10分钟,乌市第五小学足球队开出角球,一个队员头球破门,5分钟后,又是一记远射,以2∶1锁定胜局。“这场比赛让孩子们真正明白了什么是为了国家的荣誉而战!”吉利力说。

输了这场比赛的大阪U13球队,提出邀请赛结束的第二天,以友谊赛的形式再赛一场。结果2∶0,乌市第五小学足球队又赢了。

“这两场比赛,让我们球队的爱国精神、技战术水平、团队凝聚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这是一场‘里程碑’式的胜利。”吉利力欣慰地说。

乌市第五小学足球队取得的佳绩,让国内外的球迷惊叹不已,并吸引了众多国内外媒体的目光,《人民日报》的官方微博以“中国足球的希望”称赞这支来自新疆的球队。

夺冠后的思考

在2017哥德杯(中国)世界青少年足球赛上夺冠,是乌市第五小学第六次赢得世界冠军。而从1982年起,乌市第五小学足球队先后获得区级、市级、自治区级以及全国冠军近70个。

一枝独秀不是春。除了足球项目之外,乌市第五小学还组建了国韵京剧社团、扬帆国际象棋社团、钢铁拳击社团、精武武术社团、水墨飘香绘画社团等十几个社团,在各级各类比赛中都取得过好成绩。

在吉利力看来,乌市第五小学足球发展到今天,得益于打造了建制类似于职业足球俱乐部的梯队。另外,乌市天山区校园足球联赛、乌市校园足球联赛、全国分区比赛、全国总决赛、国际比赛等完善的赛事体系,让孩子们有充足的比赛锻炼机会。“我们的教练还被选送到国内其他省市和国外接受更加专业的培训。为了解决小学初中阶段足球人才的衔接培养问题,2016年,天山区将第117中学和第五小学合并,第117中学作为第五小学的分校,组建少年足球学校。”吉利力说。

但吉利力仍有隐忧:“虽然我们在小学时多次拿到比赛冠军,但到了高中甚至再高阶段,往往就难出成绩了。这值得我们每个热爱校园足球的人认真思考。”

“我们的校园人才培养机制和校园足球竞赛体系,以及教练员队伍的数量和质量上,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吉利力认为,普及性的校园足球和足球苗子的培养完全不同,极有必要制定符合足球苗子成长和发展的课程体系和考核机制,设立高职类足球职业学院和应用型足球大学,对从高中、大专层次毕业后的足球苗子进行培养,构建起足球运动教育的完整体系,打通足球人才成长和发展的出路。这不仅仅关系到新疆足球的发展,更关乎中国足球的未来。(傅翔龙)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张伟峰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