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交通   > 交通动态 > 正文

高速公路交通运输执法队除了吃饭 基本一天都在路上

核心提示: 江苏省高速公路交通运输执法总队,是一支很多人都不曾知晓的神秘队伍,经常被误当成交警、保安。而总队下属的宁沪支队第四大队,他们守护着从沪宁高速公路苏州到上海段的国家财产,肩负着交通运输市场秩序的维护、道路的安全与畅通。近日,记者跟随他们,体验了一把“与车共舞”的工作。

江苏省高速公路交通运输执法总队,是一支很多人都不曾知晓的神秘队伍,经常被误当成交警、保安。而总队下属的宁沪支队第四大队,他们守护着从沪宁高速公路苏州到上海段的国家财产,肩负着交通运输市场秩序的维护、道路的安全与畅通。近日,记者跟随他们,体验了一把“与车共舞”的工作。

执法:

6个人值守江苏门户

从位于苏州相城的第四大队所在地驱车50公里,记者来到了花桥收费站,站的另一边,就是上海。“宁沪高速是连接江苏和上海的交通主动脉,这里就是江苏的东大门了。”随行的第四大队副大队长易国强说,在江苏的边境工作,要面对的不是茫茫荒漠戈壁,而是川流不息的大小车辆。

隔着隔离带,记者远远看到,执法中队中队长张朝晖和樊荣正带领着4个同事,穿行在30多个出口道上进行检查,其中货车出口道14个,客车出口道17个。6件反光背心,在密集的车流中很显眼。易国强想和手下的弟兄们打个招呼,然而他的声音被一辆集装箱货车突然发出的巨大鸣笛声给淹没了。

花桥收费站就像一座悬在车海中的孤岛,唯一的安全进入方法,是从隔离带外通过低矮悠长的地下通道。进入收费站,车辆的嘈杂声就更大了,正常的交流都显得很困难。“这就是省级卡口。”张朝晖笑着告诉记者,记者意外发现,在这工作的人,嗓门都异常的大,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环境改变人。

6个人两台车,就是这支执法中队的全部配置了。而他们的任务,就是日复一日地驻守在这里进行道路运输执法和货车超限执法。“根据负重轮的对数,都有超载的标准,18吨、36吨、43吨等等。”“查班车包车危险品车啊,查超长超高超宽啊,卸驳载啊。”说起工作,张朝晖很是健谈,与记者交流的同时,他也一直不敢松懈,目光时刻盯着从卡口磅秤上通过的一辆辆卡车。

这样的工作,这6个人每天都需要持续七八个小时,他们面对的是尾气、噪音、严寒酷暑,以及很多被查处司机的不理解不配合。“收费员还有个小屋子呢。”张朝晖打趣说。

监管:

每天143公里的必修课

相比执法中队的值守一处,监管中队每天都要巡视这段高速的每一寸土地。缓慢地行驶在安全车道上,队员的视线不停地扫着,从高速施工现场的监管、违规建筑广告的查处、隔离有无开口的检查,到服务区收费站的秩序监管,大大小小、林林总总。“光高速旁老百姓种的菜,今年就已经清除了两万多平方米了。”说到这里,庞昆明有点哭笑不得。他表示,他们的执法范围,并不只是在高速公路上。“段上两百多个涵洞,我们都要到梁下面的隐蔽部位看看有没有安全隐患,重点桥涵几天就得查一次。”“包括高速30米以内的建筑控制区,我们都要去做工作的。”

4个人的监管中队分成两组,每天都是同样的143公里。“除了吃饭,基本一天都在路上了。”

“当然我们还有个应急中队,平常可以通过遥控摄像头看看路况,不过基本上巡查的重担就落在这4个人身上了。”易国强说。“万一出了事,可不是闹着玩的,得确保万无一失。”

记者采访的时候,庞昆明这一组正在大队吃午饭,扒拉了几口,便急急离开了。“还有一半没巡呢,今天还有几个涵洞要看看。”

心声:

我们也需要理解和支持

“这个工作本身就是高危行业。”易国强告诉记者,高速公路上的事故定损,也是他们完成的。“有时事故发生在第一车道,我们的车子停在应急车道,你得穿过去看,车子就从身边疾驰过去,稍不留神就会被带倒,可能五分钟都过不到对面去。”

但在易国强看来,司机的自觉自律才是他们迫切需要的。“那些超载超员的车抱着侥幸上来,我们也没法不查,现在的处罚很重,何必呢。”

不被理解,甚至不被知晓,他们都已经习惯了,最让易国强头疼的是人手不够。“就22个人,刨掉内勤,平均十公里一个人。”“现在的沪宁高速苏州段车流量已趋于饱和了,我们的压力可想而知。”说到这里,这个在路政上干了十多年的军转干部挠了挠脑袋,“不过工作还得做,谁让我们是这段路的管家,守卫的是国家的财产呢?”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肖静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