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教育   > 会客厅 > 正文

师之师者焦其和

核心提示: 今年五月,自治区第十二期中小学骨干校长高级研修班结业,来自全疆各地的96名中小学书记、校长在本次研修班结业。作为自治区十百千工程的一部分,中小学骨干校长高级研修班从2012年至2017年,五年的时间,共计培训了1100余名全疆中小学校长,为新疆基础教育的进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这1100余名中小学校长都有一个共同的老师——焦其和,焦其和是新疆教育管理干部培训中心办公室主任,他的名字和“自治区中小学校十百千优秀骨干校长队伍建设工程”紧紧联系在一起。

新疆网讯(记者王芳)今年五月,自治区第十二期中小学骨干校长高级研修班结业,来自全疆各地的96名中小学书记、校长在本次研修班结业。作为自治区十百千工程的一部分,中小学骨干校长高级研修班从2012年至2017年,五年的时间,共计培训了1100余名全疆中小学校长,为新疆基础教育的进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这1100余名中小学校长都有一个共同的老师——焦其和,焦其和是新疆教育管理干部培训中心办公室主任,他的名字和“自治区中小学校十百千优秀骨干校长队伍建设工程”紧紧联系在一起。

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  为新疆中小学校长队伍建设倾情尽力

2011年,时任新疆教育管理干部培训中心副主任兼办公室主任的焦其和,在自治区教育厅主管领导和党建处的决策支持下,与同事一起起草了“自治区中小学校十百千优秀骨干校长队伍建设工程”和“自治区中小学名校长工作室实施方案”。方案得到了自治区政府的批准并发布实施。“自治区中小学校十百千优秀骨干校长队伍建设工程实施方案”和“自治区中小学名校长工作室实施方案”自2012年开始正式实施,这也成为焦其和职业生涯亮丽的一笔。

1987年,焦其和毕业于河南大学心理学专业,心理学硕士。毕业后在新疆教育学院任教,任教以来,一直从事心理学的教学和科研工作,担任过心理学概论,管理心理学,中学心理学,幼儿英语,心理学总论,社会心理学,青年心理卫生,课改与学生发展等课程,所承担的科研课题有:面向21世纪中小学心理素质的培养、乌市中小学生心理健康状况调查研究、新疆中小学校长现状与培训需求调查研究、新疆中小学民汉合校现状,问题和对策研究。因为长期对中小学教育的相关研究,焦其和越发体会到基础教育的重要性,校长队伍建设的重要性。

正是有了对新疆基础教育一线情况的了解,焦其和和同事们在撰写“十百千工程”具体实施方案时,综合考虑到了全区校长队伍的人数和整体现状,设计出了在全区中小学校重点培养十余名在全国范围有较大影响的“名校长”(教育家型校长)、百余名在全区范围有较大影响的“优秀校长”、千余名在全疆各地区有较大影响的“骨干校长”,发挥名、优、骨干校长的传帮带和辐射示范作用,带动全区万余名中小学校长队伍整体素质的提高。这十、百、千三个层面校长队伍建设的成果,经过五年来的实践检验,得到了各级领导的肯定。

“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这句话被原国家教育委员会副主任柳斌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及,并已经成为教育界的共识。对这句话,焦其和的理解是,现在新疆的基础教育已经从“有学上”发展到“上好学”的阶段转变,这就对教育工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种提高不应该仅仅是教学水平的单一提高,还应该是办学理念的更新,学校管理水平的提升,这就需要学校带头人的素质要提高。“参加培训的校长在具体的学校管理工作中都有较突出的业绩,迸发出一些思想上的火花,这很宝贵。我们的责任就是要帮助校长把这些思想火花总结成为较系统的思想体系,这是校长培训的重要目的之一,因为教育家型的校长应该是理论与实践都有较高建树的。”焦其和如是说。

目前新疆有5000所左右的中小学校,按一个学校有三个管理者来计算,就有15000名左右的校长需要培训。集体培训既不现实,效果也不会好。“培养十余名在全国范围有较大影响的‘知名校长’、百余名在全区范围有较大影响的‘优秀校长’、 千余名在全疆各地区有较大影响的‘骨干校长’。”这是“十百千工程”的总体目标,计划用5年时间达成。

如今,5年时间已至,“虽然这项工程得到了各个方面的肯定和赞扬,但我对自己这五年的工作打80分,没有拿到的20分确实是这项工程在实施过程中有不少还可以提升的空间。”焦其和客观地给自己这五年的工作作了一个评价。

“十百千工程”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工作是“名校长工作室”,目前共设立了自治区级名校长工作室有23个,其中乌鲁木齐9个,其他地州14个。这23个名校长工作室以挂靠学校名字命名,工作室入室成员有15名左右。“对这个工程,自治区人民政府和自治区教育厅都给予了非常大的支持,每个工作室每年20万元的经费,据我了解,我们新疆对名校长工作室支持力度在全国是最大的,我们既有财政支撑、制度保障、还有行政的具体指导帮助,校长们都非常欢迎这样的工作室,他们在工作室的成长和进步也是必然和显著的。”焦其和说,政府对基础教育的重视程度和支持力度是这项工程能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更是新疆基础教育的改革和发展能取得如此大成绩的核心要素。

“经过五年的工作,自治区、地区、县三级名校长工作室制度的示范、带动和辐射作用对全区中小学校长队伍整体素质的提高和全疆基础教育的进步,已经看到了丰硕成果。”焦其和说。

 

有一种责任叫我是一名新疆教育工作者

从2012年至2017年,十百千工程的五年间,一直在教育一线的焦其和一直没有停止思考,教育是一国之根本,焦其和说:“咱们国家把教育列为对国民经济发展具有全局性、先导性影响的基础行业,这说明国家非常重视教育,而基础教育又是教育的根本。做为新疆的教育领域的一员,我一直在思考如何利用自己所长做一些对新疆基础教育有价值的事。”

1987年,焦其和从河南大学心理学研究生毕业,当时本科生都属于稀缺人才,研究生更是灸手可热。一毕业,北京、天津的一些单位就向他发出工作邀请,“也曾犹豫过要不要去一线城市工作,那里毕竟有着更好的工作环境。但我还是选择留了下来。”焦其和说,家里人还是希望我回来,而我8岁就随父母从天津支边到了伊犁,气候、生活习惯都是地道的新疆人了,最终还是选择了回来。“因为喜欢新疆味道,喜欢新疆的山水。”

1987年回到新疆,在新疆教育学院任教。焦其和成为新疆心理学领域的开路先锋,也是当时新疆心理学领域学历最高的人,现在焦其和仍然兼任着新疆心理学会副理事长的职务。

焦其和的学生既有刚刚进入高校学习的年轻学子,也有在教育一线工作的教师和校长,对不同的授课对象,必须区别对待。“年轻学子重视理论上的学习和提高,而有实操经验的校长则需要理论与实操相结合才能满足所需。”焦其和任新疆教育学院教育科学分院院长期间,积累了大量的学校管理经验,加之其善于理论学习和总结,他在校长培训班的授课满意度达到了百分之百。今年5月,焦其和在校长培训班上的课程是《校长必备心理素质》,新疆的校长必须同时具备两个素质才能带出一所好学校,“第一个素质是教育家,第二个素质是政治家。这既是现实要求,也是必须要做到的。”在焦其和看来,民族团结必须从学校,从基础教育抓起,从学校的管理方法上抓起。

2002年,基于责任,焦其和做了一项在当时颇具前瞻性的课题研究:新疆中小学民汉合校现状、问题和对策研究。当时他就建设性地提出了民汉合校必须从文化着手,以中华民族文化为主体的一体多元式管理,合校先合心。“做为新疆的一名教育工作者,必须要为新疆的团结稳定做点事。”焦其和用他的专业奉献智慧。

有一次,焦其和带领维吾尔族校长到北京,参加天安门升旗仪式,校长们被那庄严的升旗仪式打动,说:“在这一刻,我为自己是一名中国人而骄傲。”“这比仅仅在课堂上讲课效果要好的多。”而这其实也是焦其和带领团队精心准备的一个环节。

孩子的慈父兼朋友

工作中,焦其和是一位智慧又耐心的管理者,生活中,他是爱好广泛的爸爸。

“老焦。”这是焦其和女儿焦思雨对他的称呼,而“老焦”颇享受这种相处模式,“我女儿像我,我本科学的是中文,研究生学的是教育心理学,跨专业了。焦思雨本科专业是传播学,研究生是音乐专业,也跨专业了。”

作为一名教师,深谙教育规律,但是在孩子小时候,身边发生的一件事还是深深触动了焦其和,一位老教师深感骄傲的儿子,从小学到大学都非常优秀,可就在工作上因为一件小事想不开而自杀了。“孩子的母亲悲痛欲绝。那时候我就想对孩子不要有脱离实际的过高要求。”焦其和说,对女儿的教育一直是比较放松的状态,身处一线教育做老师的焦其和深谙教育规律。

“教育不能千篇一律,不同的孩子也应有不同的方式。所以严父会教育出成功的孩子。比如曾国藩,从他的家书当中可以看出他对孩子的教育是极其严格的;傅雷对孩子的教育真的是大棒底下出学子。但是,宽松的环境下也可以让孩子得到好的发展,让孩子成功,让孩子内心快乐、幸福。教育并没有一套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标准方法。”

“对焦思雨来说,我应该就是一名慈父,对她一直都不是太严格。她从小学的是钢琴,在大学读的是传播学,因为喜欢音乐,就组了一个‘国际’乐队,她是主唱,玩起了音乐。研究生她报考了中国传媒大学音乐专业。现在她的乐队不仅签了经纪公司,她还成为了一名集演唱、作词、作曲于一体的创作歌手。”焦其和说,女儿走这条音乐之路也让他有过犹豫,但是尊重孩子是最好的选择。“我对她的设计是当一名大学老师,但孩子热爱音乐啊。其实只要孩子的爱好、工作是健康的,追求的是健康的,孩子的路就不会走歪。”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兴趣就是最好的老师,焦其和认为这句话是教育孩子的绝佳指导。“孩子生下来是应该被父母欣赏的,而不是去教育的,父母要陪伴孩子一起成长。”欣赏女儿的焦其和成就了今天幸福的焦思雨,打开焦思雨的微博,看到的不是愤怒的摇滚歌手,而是热爱生活,思想自由的灵魂歌者。

“其实我也是音乐发烧友,小学时还是‘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成员,当年八个京剧样板戏里的所有唱段都会唱。”焦其和的音乐细胞来自己于自己的父亲,“我的京剧是跟我父亲学的。我爱玩,乒乓球、围棋样样都不错,小提琴也拉过。所以女儿喜欢音乐也很像我。我没有理由阻止她热爱音乐。”

一直从事心理学教学和科研工作的焦其和说,教育的最重要责任就在于把一个自然人培养成一个的社会人,培养成一个具有良好人格的人。“这种教育一定要从学前教育开始,现实中很多案例都说明,很多孩子在初中高中阶段反应出来的问题追根溯源都是学前教育就开始问题的累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孩子家长,尤其是妈妈对学前教育是发挥主要作用的,妈妈一定要学习。”

2017年,焦其和已至退休年纪,除了要调整生活节奏,还想发挥“业余”特长,继续在基础教育领域为孩子们带来京剧、乒乓球、围棋的启蒙教育,这些从小就陪伴焦其和的业余爱好“如今已经成为国家非常重视的教育内容,‘国粹进校园’对基础教育中素质教育环节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王芳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