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频道   > 热点 > 正文

高考往事

核心提示: 1977年12月,关闭十余年的高考大门终于重新开放,全国570万人心怀理想走进考场。1978年春季和秋季,先后两拨人终圆大学梦,由此开始了改变命运的角力,他们共同的标志是1977级、1978级。

1

    余华

2

 肖复兴

3

    刘震云

4

 易中天图/资料图片

1977年12月,关闭十余年的高考大门终于重新开放,全国570万人心怀理想走进考场。1978年春季和秋季,先后两拨人终圆大学梦,由此开始了改变命运的角力,他们共同的标志是1977级、1978级。

小说家余华、作家肖复兴、作家刘震云与学者易中天,正是参加过1977级和1978级高考的亲历者,当然有人落榜有人高中,但如今,他们都已功成名就。时代造就了他们,国家选择了他们。两种准备余华(小说家,1960年出生)

我是1977年高中毕业的,刚好遇上了恢复高考。当时这个消息是突然来到的,就在我们毕业的时候都还没有听说,那时候只有工农兵大学生,就是高中毕业以后必须去农村或者工厂工作两年以后,才能去报考大学。当时我们心里都准备着过了秋天以后就要去农村插队落户,突然来消息说我们应届高中毕业生也可以考大学,于是大家一片高兴,都认为自己有希望去北京或者上海这样的大城市生活。

其实我们当时的高兴是毫无道理的,我们根本就不去想自己能不能考上大学,对自己有多少知识也是一无所知。我们这一届学生都是在“文革”开始那一年进入小学的,“文革”结束的那一年高中毕业,所以我们没有认真学习过。我记得自己在中学的时候,经常分不清上课铃声和下课的铃声,我经常是在下课铃声响起来时,夹着课本去上课,结果看到下课的同学从教室里涌了出来。那时候课堂上就像现在的集市一样嘈杂,老师在课堂上讲课的声音根本听不清楚,学生们在下面嘻嘻哈哈地说着自己的话,而且在上课的时候可以随便在教室里进出,哪怕从窗户爬出去也可以。

四年的中学,就是这样过来的,所以到了高考复习的时候,我们很多同学仍然认真不起来,虽然都想考上大学,可是谁也不认真听课,坏习惯一下子改不过来。倒是那些历届的毕业生显得十分认真,他们大多在农村或者工厂呆了几年和十几年了,他们都已经尝到了生活的艰难,所以他们从心里知道这是一次改变自身命运的极好机会。1977年的第一次高考下来,我们整个海盐县只录取了40多名考生,其中应届生只有几名。

我记得当时在高考前就填写志愿了,我们班上有几个同学填写了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成为当时的笑话。不过那时候大家对大学确实不太了解,大部分同学都填写了北大和清华,或者复旦、南开这样的名牌大学,也不管自己能否考上,先填了再说,我们都不知道填志愿对自己能否被录取是很重要的,以为这只是玩玩而已。

高考那一天,学校的大门口挂上了横幅,上面写着:一颗红心,两种准备。教室里的黑板上也写着这八个字,两种准备就是录取和落榜。一颗红心就是说在祖国的任何岗位上都能做出成绩。我们那时候确实都是一颗红心,一种准备,就是被录取,可是后来才发现我们其实做了后一种准备,我们都落榜了。

高考分数下来的那一天,我和两个同学在街上玩,我们的老师叫住我们,声音有些激动,他说高考分数下来了。于是我们也不由得激动起来,然后我们的老师说:你们都落榜了。

就这样,我没有考上大学,我们那个年级的同学中,只有三个人被录取了。所以同学们在街上相遇的时候,都是落榜生,大家嘻嘻哈哈地都显得无所谓,落榜的同学一多,反而谁都不难受了。

后来我就没有再报考大学,我的父母希望我继续报考,我不愿意再考大学,为此他们很遗憾我自己觉得没什么希望,所以我就参加了工作。先在卫生学校学习了一年,然后分配到了镇上的卫生院,当上了一名牙医。我们的卫生院就在大街上,空闲的时候,我就站在窗口,看着外面的大街。后来有一天我在看着大街的时候,心里突然涌上了一股悲凉,我想到自己将会一辈子看着这条大街,我突然感到没有了前途。就是这一刻,我开始考虑起自己的一生该怎么办?我决定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于是我开始写小说了。肖复兴(作家,1947年出生)

录取院校:中央戏剧学院

高考记忆:“没有电,就点着煤油灯复习功课,那一年能考上大学也是非常不容易的。”

1978年的春夏时分,肖复兴正处于紧张的状态之中。短短数月之中,这个高三毕业班的语文老师,参加了两次高考,先后是中央戏剧学院的招生考试和全国普通高考,更为重要的是,时年31岁的他,当时正处于中央戏剧学院招生年龄的上限,如果考不上,他可能将永远被拒之门外。

“谁想到教育局通知,此次报考大学,凡在校教师只能报考师范院校。这无疑是当头一棒!我已经报名并准备复习考中央戏剧学院了,况且这是我第二次考这所学院。我一再申明这个理由,并下定决心先考再说。”

为了保险起见,肖复兴在随后的夏天,和他的学生们一起,又参加了一次普通高考,报的是北京师范大学。为此,已经31岁的肖复兴,开始突击自己最薄弱的数学,“我考得还不错,数学这科只错了最后一道几何题,扣了25分,其他一题没错,最终考了个全区第一。”

最后,学校同意肖复兴去中央戏剧学院报到,并让他带着工资入学。刘震云(茅盾文学奖得主,1958年出生)

录取院校:北京大学

高考记忆:“如果没有1977、1978年的高考,我有可能跟我表哥一样,会是建筑工地一个搬砖的。”

刘震云回忆,“1977年和1978年那两届,有那么多考生,11年的积压,突然出现一条知识的通道,给人打开另外一个窗口。因为大家一无所有,当世界出现一种机会的时候,还是想把机会给抓住。”

14岁时,因为长得高,家里给虚报了年龄,刘震云参军去了甘肃。基地全部是戈壁滩,特别干燥,嘴唇好多天全是裂的,老是流鼻血。虽然生活环境不是特别好,但有时间可以学习。刘震云说:“我知道1977年可以开始高考,我就跟副指导员万为东谈‘要不我别当兵了,我回家去考试去吧’,他说‘你回去也行,我也给你用不上劲’,所以我就回家了。”

回到河南延津老家,刘震云在一所中学当上了民办教师,白天上课,夜晚复习。那盏小煤油灯,照亮寒夜里冷透的屋子,也点燃他心里模糊的念想。易中天(学者、作家,1947年出生)

录取院校:武汉大学

高考记忆:“我高中时基本上把中外名著都读完了,以至于我的语文老师说你的语文课可以不用上了。”

易中天生于湖南长沙,6岁随其父易庭源来到湖北武汉,在武汉接受了小学、初中、高中教育。1965年,高中毕业后的易中天受苏联小说《勇敢》的影响,自愿报名支援新疆,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八师一五O团工作、生活了10年。

易中天曾表示,那个年代的教育很宽松。基本上所有的作业在放学之前都完成了。

易中天1975年-1978年在新疆乌鲁木齐钢铁公司子弟中学任教,1977年恢复高考时,他担心自己与学生同场考试的尴尬,放弃了当年冬天的考试,1978年直接考上了武汉大学的研究生。1981年,易中天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中国古代文学专业,获文学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薛玲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