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警察爸爸妈妈征文   > 文字 > 正文

07108 我的“独裁老爸”

核心提示: “总是向你索取却不曾说谢谢你,直到长大以后才懂得你不容易……”。每当听到《父亲》这首歌时,我便情不自禁的想到了我的爸爸,他是一名有着40年警龄的老警察。

1

新疆网讯 “总是向你索取却不曾说谢谢你,直到长大以后才懂得你不容易……”。每当听到《父亲》这首歌时,我便情不自禁的想到了我的爸爸,他是一名有着40年警龄的老警察。

2

回想小时候,不禁有些心酸,那时我如同一个没有父母的孤儿,因为他工作的特殊性,总是不能按时到学校接我,放学时我经常孤零零站在校门口等待爸妈的朋友把我领走“寄养”。每当我抱怨爸爸为什么不陪我时,爸爸总说;“再坚持几天我忙完就陪你!”爸爸的一次次坚持、一次忙不完赐予了我一个缺失父爱的童年。

大学毕业时,我凭着大学期间兼职打拼四年的经验,一心想要闯北京做生意,就在我踌躇满志、招兵买马成立公司的时候,我的爸爸却突然出现在北京,他简单粗暴的带走了我的所有“家当”,只留下了一张“回新疆”的字条和一张回家火车票。带着深深的遗憾我坐上了回家的火车。

也许是天意,我顺利的考入了司法系统,新警培训期间,严格的队列训练、刺激的枪械战术、真挚的战友情谊使我渐渐的热爱上了警察这份职业。培训结束我带着满满的自信回到家里,爸爸拍拍我的头说:“这才像我的女儿!”

现在的我已经是有着2年警龄的小警察了。每当在工作中遇到困难时,我就会想到爸爸常说:“坚持就是胜利!”爸爸是这样教育我的,他也是这样做的。09年库尔勒筹建新的戒毒所,那里气候恶劣,狂风席卷黄沙,烈日灼烧大地,面对这样的环境,去搞筹建对谁来说都是挑战,但我的爸爸在那片没有一滴水,没有一棵树的戈壁荒滩上一干就是7年, 2500多个日日夜夜里,他把所有时间都铺在工地上,春夏一脸黑,秋冬一嘴沙,还常常因为施工方案跟别人争执,因为工程质量跟别人急眼,有人说:“老张,你都快退休了,何必为工作的事较真!”可爸爸说:“只要我干一天我就要对我的工作负一天责!”

长期独自在外地工作,生活不规律、工作压力大,2015年7月25日,爸爸突发心梗在工地倒下了,经医院抢救,命保住了,可他的心脏里安置了3根再也无法去掉的支架,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他我和妈妈都觉得这下他可以回家好好休息了,没想到固执的他病情稍稍好转又毅然决然的回到了他放不下的工地上,他说:“我再坚持一下,那里有我未完成的工作”。无奈,我和妈妈又把他送到了去往库尔勒的火车上,我已经不记得这是7年中我第己次送他离开家了。

都说好父亲就如一本好书,我的爸爸就是一本足以我用心领悟一生的好书,他一路走来的五十余载,风风雨雨,从动荡奋斗的青年,再到睿智成熟的中年,平凡而又可贵。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王丽萍
相关新闻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