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警察爸爸妈妈征文   > 文字 > 正文

01104 我眼中的检察官妈妈

核心提示: 坚韧、睿智、威严、正义,这都是给检察官这个身份所注解的定义,然而,当你真正贴近他们生活的时候,看到的就好比是绚丽舞台后面那一堆堆暗色无趣的机器。

新疆网讯 坚韧、睿智、威严、正义,这都是给检察官这个身份所注解的定义,然而,当你真正贴近他们生活的时候,看到的就好比是绚丽舞台后面那一堆堆暗色无趣的机器。

36

37

小的时候,我常常会跟妈妈来检察院,看到和妈妈一样的叔叔阿姨们,除了打声招呼外,他们再也顾不上和我说话,让我感到冷漠,周末,妈妈的办公室,也成了我最多的去处,妈妈给我一支笔和一张纸,然后就钻进了厚厚的案卷里……

从我上幼儿园起,爸爸就一直在乡镇工作。照顾我的责任就更多的落在了妈妈的肩上。妈妈是公诉人,工作非常忙碌,经常把案卷带到家里加班,同时还要给我辅导功课和洗衣、做饭,一个人恨不得劈成两半用。和妈妈说好的,只要我乖乖的,妈妈就陪我玩一会,睡觉前可以给我讲一个故事,可是,我的妈妈,手脚麻力的把家务活干完后,不是翻那厚厚的案卷,就是在电脑前敲击文字,我多想妈妈能搂着我,给我讲讲《小红帽》,可是不忍心再向妈妈提出这么过份的要求呢?

记得一天中午,放学回家很久了,也不见妈妈的踪影,妈妈准是在开庭审罪犯呢。可肚子饿得咕咕叫。我想,妈妈这回也一定饿了,不能等着妈妈回来再做饭。我要帮妈妈煮饭,让她知道,她的女儿已经可以为她煮饭了。于是,我学着妈妈平时做饭的方法,笨手笨脚煮了一大锅的面条。妈妈吃完后,表扬我煮得很好吃。从那以后,每天中午我就利用比妈妈早回家十分钟的时间,帮妈妈把米饭煮好,把菜收拾好,等妈妈回来炒。妈妈逢人便夸,她9岁的女儿,可以为她烧饭了。

我知道,我的妈妈很辛苦,我应该为她减轻一点劳累,上一年级时,就对妈妈说“妈妈,我已经长大了,可以自己去上学,你就安心工作吧”。可每当看到别的小朋友上学,都有自己的爸爸或妈妈接送,我是多么得羡慕。

我小时候身体不好,经常爱犯支气管炎,一天放学后,我嗓子疼,浑身发冷,等到天黑了,也没见妈妈回来,我跑出家门,站在路灯下等着,过了好长时间,也没见妈妈的身影。我给妈妈打电话,她说她在下乡调查,手头工作还没处理完。我烧得满脸通红,倦缩在沙发里,一遍遍哭碱着:“妈妈,你怎么还不回来?”后来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等我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打着吊针,妈妈正守护在我身旁,轻柔地为我擦拭降温,眼睛里布满血丝。听护士姐姐说,妈妈哭着把我送进医院时,我已烧成了肺炎,妈妈一夜没合眼,不停的给我喂水量体温。我忘了自己还很难受的嗓子,心里还暗暗有些高兴:如果能用我的生病换来妈妈的陪伴,我宁愿多生几回病。

她不是警察,却要经常调查取证;她不是法官,却要和法官一起控诉罪犯;她不是老师,却要经常给学生讲课,她不是作家,却有写也写不完的材料。

我多想这个社会再多一些安宁,少一些罪犯,我的妈妈就不会这么劳累。

翻开妈妈珍藏的,堆积如小山的荣誉证书,有演讲比赛的、有优秀公诉人的,还有各种先进和优秀工作者的,可有谁知道,这一本本的荣誉证书的背后,凝聚着妈妈多少辛苦与付出…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王丽萍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