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红山塔下   > 红山塔下时评 > 正文

人民时评:激活实体经济这池春水

核心提示: 降低实体经济成本是当务之急,但涉及面广,必须找准突破口,下好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这步先手棋

新疆网讯  降低实体经济成本是当务之急,但涉及面广,必须找准突破口,下好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这步先手棋

日前,国务院印发了《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方案》,推出八大方面30项降成本的组合型举措,受到企业家的普遍欢迎。有企业家感慨,“这是给冬泳的中国实体经济,除了水草,卸了沙袋。”

这几年,实体经济的日子不好过。从市场层面看,诸多行业不景气,产能过剩引发价格跳水,在珠三角,一些工厂还存在这种情形:接订单只是为了维持工厂运转;从发展预期看,做实业的企业主信心不足,有些人开始逃离,某老板关闭工厂买4套房,还感慨没买更多……

降低实体经济的企业成本,是一个复杂的系统问题,不仅关系到企业的运行效率、盈利能力,更关系到投资者对实体经济的关注程度,需要企业和政府手拉手发力。事实上,许多企业也一直在努力通过创新升级来摆脱困境,无论是精益管理,还是机器换人,可以说是一分钱掰成八瓣花,能抠的、该省的、可降的,都做了。不过,仅靠微观主体的努力,降成本的空间有限,以创新来摊薄成本的时间较长,还不足以应对当下的被动局面。正因此,国务院为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打出的组合拳,无异于雪中送炭。

事实上,在降成本的两翼中,政府发挥作用的空间非常大。企业成本中,有很大一部分只能由“看得见的手”来调整。例如,修改政策法律才能调整的“五险一金”缴存比例等“法定成本”,靠制度改革才能降低的审批、认证等“制度成本”,以及靠严惩贪腐才能肃清的“吃拿卡要”等“隐性成本”,这些都是企业说了不算、想降难降的“支出项”。

降成本意味着利益再分配,落到执行层面,可谓难上加难。比如,大幅压减各类行政审批前置中介服务事项,动的就是某些行政机构和“红顶中介”的奶酪;再如降低电力成本,不仅是电力企业与用电企业的利益博弈,还涉及用电企业在“抢吃螃蟹”时如何重分蛋糕。没点“勇于涉险滩、敢啃硬骨头”的精神,是不行的。

降低实体经济成本是当务之急,但涉及面广、战线很长,必须找准突破口,下好先手棋。和各种显性成本相比,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尤为重要。它的影响是双重的,既关涉企业负担也左右经济效率。更多情况下,制度交易高成本对企业运行效率的影响,可能比负担还要严重,伤害还要大。制度性交易成本降不下来,中国经济迈向中高端水平可能会变成一句空话。格力集团董事长董明珠就表示过,不要给钱,我们也不要扶持政策,我们要的是一个公平、透明、平等的环境。给了这个环境,我们会做得更好,比给钱更好。从这个角度看,降成本的关键,是让“看得见的手”习惯换手、缩手、放手,该放的落到位,该管的严起来,从而释放市场活力。

降成本,是一场逆势而上的改革。在这一过程中,不能忘记初心,即以深化改革的力度来成全企业得实惠的强度。从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到这次国务院出台的文件,中央为实体经济减负的努力一直没有中断,一些地方也有许多探索,关键是在具体执行中不出方向性的偏差。政策从中央到基层,也有个“传达成本”。若是大而化之,层层递减,就会沦为“政策白条”,让企业空欢喜;若是过度解读,逐级加码,又成了“干预市场”;万一打着改革旗号搞利益捆绑,演变成给个别企业、个别行业“吃偏饭”,那更是偏离了初衷。如此重要的任务,不妨也建立督查制度,尝试评估反馈,降到位的奖,降不到位的罚。

无论到了哪个阶段,实体经济都是竞争之本、发展之基。如何把社会资本请回来,把信心找回来,主要看降成本的成效。当改革的步子实起来、快起来,不仅能拓展企业的生存空间、利润空间,也可以为新产业、新业态、新动能的孕育赢得主动,让实体经济这一池春水更快活泛起来。

《 人民日报 》( 2016年08月26日 05 版)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马晓莉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