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社会 > 正文

妻子不堪家暴出走 丈夫报复邻家孩子致2死4伤

核心提示: 这些血迹斑斑的家暴案例告诉我们,反家庭暴力,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

关注理由

重大案件总在不经意间发生。快餐式的阅读后,案件又会不经意间从你脑海消逝。其实,有些案件值得留在你心底,因为其中有生命、有道德、有法治、有警示……每周,《法制日报》案件版都会推出“案件特稿”栏目,为你解读案件,体会其中法理情。

江苏邳州男子对妻子长期实施家暴致其离家出走,转而对其他人实施报复,其中包括6名儿童。该案再次将家暴拉入公众视野。家暴为何久禁不绝,出路到底在何方?

“诸殴伤妻者,减凡人二等。”这是古代法律对实施家庭暴力的人所进行的惩罚。

随着社会的进步,家暴已经不再是“不能说的秘密”。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家暴的方式触目惊心。

每一个被家暴深深伤害过的人,都有着无法言说的血泪史。有的家暴,甚至会引发连锁反应。

江苏省邳州市的徐增志,对妻子实施家暴尽人皆知。不堪忍受痛苦,妻子最终离家出走。可是,徐增志认为妻子出走是受邻居挑拨。因为憎恨那些人,最终对邻居的孩子——6个孩子进行报复。

家庭里最危险的人

今年47岁的徐增志是邳州市运河街道张楼徐口村人。据他交代,因为妻子离家出走,他怀疑是邻居挑拨的,于是在4月24日13时许,将正在玩耍的徐某等6名邻家儿童诱骗到家里后,使用铁锤击打,致使其中两名儿童死亡,4名儿童伤情严重。

犯罪嫌疑人徐增志在实施上述行为后,当晚又至江苏省宿迁市黄墩镇马桥村,将其岳父卢某、岳母宋某及妻侄用钝器打伤,卢某经抢救无效后死亡。4月24日23时31分,徐增志在北京南站刚下火车即被警方抓获。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徐增志的妻子卢女士证实,自己确实经常遭遇徐增志的毒打,生活得非常痛苦。“今年正月我实在觉得日子没法过,就带着孩子跑了出去,跑出去也害怕被他抓回去,没安稳日子过,提心吊胆地不敢露面。”

卢女士同时透露,她曾多次提出离婚,但都遭到了徐增志的威胁。“他说要弄死我们的小儿子,然后出去杀人,我也不知道他说的真假”。

在家庭这个封闭的小环境里,最危险的人,是那些“在家里容易情绪失控”的人。用心理学家的话说,他们已经分不清立场,不知道谁是自己人,也不知道自己是谁,他们是最自私的人。

一个正在实施家暴的人,如一辆失控的汽车,不仅车里的人会受伤,而且这种失控的情绪还会殃及他人。

发生在浙江省温州市的一起案件恰为佐证。

2月14日,当天是农历正月初七,晚上7时许,隔壁又传来打骂声。

“他们一家五口人,男的几乎天天喝酒打牌,喝醉酒就回家打老婆孩子。”小勇说,担心对方家里出事,他和妈妈赶过去劝架。

今年16岁的小勇是云南人。3年前,他跟着打工的爸爸妈妈来到浙江温州,一家人租住在鹿城区鞋都附近的一间出租房里。在他们隔壁,也住着云南来的一家人,他们是蒋某、陈某以及3个孩子。

谁也没想到,大过年的,隔壁男子又开始打老婆。

“男人打老婆和小孩,还能有什么出息。”小勇一边劝架,一边拉住蒋某的手,夺下他手里用来打人的皮鞋。

没想到,情绪失控的蒋某,抄起一把菜刀就砍向小勇。小勇来不及躲闪,被一刀砍中左脸颊。

受伤后,小勇被送往医院进行治疗,蒋某被警方刑事拘留。

暴力下的“暴力娃娃”

“那个声音太惨了,简直没法听。”刘女士所住的楼栋里,有一名男子常年对妻子实施家暴。

“前几天从楼上打到楼下,打的声音很响,叫的声音就更惨,我想出去拉架,又担心邻居面子过不去,后来我们家儿子看不过去,拉开窗户大喊了一声:‘还要不要脸了。’那个男邻居才气哼哼地上了楼,不再打老婆了。”刘女士仍心有余悸地说。

对于家暴,邻居都不堪忍受,更何况家里的孩子。

研究发现,50%至70%的成年施暴人,是在暴力家庭中长大的;与原生家庭没有暴力者相比,暴力家庭中长大的孩子成为新的施暴者的几率比前者高600倍。

前阵子,陶陶发现5岁的女儿有了一丝变化。“一点点不顺她的意,她就扔东西,大声哭闹撒泼。之前她不是这个样子的。”

思前想后,陶陶似乎找到了原因:“老公和婆婆经常拌嘴,吵起来声音很响,还要扔东西。刚开始女儿见他们吵架还会哭,到后来就干脆捂住耳朵皱着眉头,很烦躁的样子。”久而久之,女儿性情变了。 

晓彤的儿子上幼儿园大班。在老师眼里,他是个充满暴力的孩子。原来,晓彤的儿子在幼儿园时,跟小朋友玩着玩着就开始发脾气。“发起脾气来,乱扔东西,用脏话骂同学,有时甚至会动手。”晓彤说。

她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后发现,这是因为自己常和爱人吵架,而这一切,都被儿子看在眼里。

北京妇女维权机构公布的最新调查数据显示,参与调查的网民一半遭遇过家庭暴力。家暴形式涵盖了调查问卷的所有列项:从打耳光、掐脖子、揪头发,到不理不睬或限制人身自由,再到强迫或粗暴性生活,甚至还有人选择了“我要杀了你”“皮带抽”“故意烫伤”“动刀子”等触目惊心的家暴方式。

“以前人们往往认为,家庭暴力多发生在边远贫困地区,发生在文化和经济地位低下的人中间。其实这是个误区。”北京红枫妇女心理咨询服务中心创始人王行娟说,“研究发现,能否成为施暴人很大程度上与其成长环境,特别是原生家庭有关,而与学历无关。”

研究表明,家庭暴力造成的伤害后果,不会止于暴力关系中的双方,还会延伸到下一代身上。大多有暴力倾向的孩子都是在家暴中成长起来的。

曾经备受关注的电梯摔婴事件中,施暴女孩的父母就曾公开承认,对女孩有过暴力行为。

家庭中的“恐怖主义”

他们心中都藏着一个恶魔——严重扭曲的权力欲望,使得他们只有通过暴力让妻子臣服于自己。

手术后的李强还在接受观察。此前,20岁的李强被刺数刀。刺伤他的,正是他的父亲。

提起被父亲追打刺伤的事,李强说:“我妈打电话说爸打她,我马上就赶回去了。”

“强强回家,就用手上的书去打他爸爸。他爸就追,不晓得从哪里拿出一把刀,捅在强强身上。”李强的姨妈张女士回忆。

杨军当时站在门外,看到李强被其父亲追到门口时,倒在地上。“我和姨妈跑过去扶起他,一摸他后背,全是血,他爸爸当时就不见了。”

著名心理专家武志红说,不难想象,将的哥杀死的男子,将司机砍成重伤的男子,他们都可能在这样的家庭长大,他们可能都曾在自己家中被父母或其他重要的养育者肆无忌惮地实施权力欲望。离开家后,他们便将这一欲望转嫁到别人身上。

原生家庭的影响,让孩子很容易也成为实施家暴的那个人。

业内专家一致认为,家庭暴力的根源是性别歧视,不消除性别歧视,家庭暴力是非常难以消除的。

这也是见诸报端的家暴案例中,大多数施暴者是男性的原因。

说起反家暴立法,其实在我国早已有之。

《宋刑统·斗讼律》规定:诸殴伤妻者,减凡人二等,死者以凡人论。诸妻殴夫,徒一年。

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家庭暴力古已有之。

说起古代家暴的案例,宋代著名科学家沈括不可不提,这位被世人称之为英才的人,经年遭受家庭暴力,以至于每次听到妻子的声音,便不由自主地浑身哆嗦。

沈括前妻去世后,娶了京城女子张氏。平时,妻子张氏对沈括又打又骂又拧又咬,不避子女。沈括的孩子们不忍见到父亲被打,齐刷刷跪下磕头告饶。可是没用,张氏照打不误。

据史料记载,张氏的跋扈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有一次,沈括不知为何惹怒了张氏,张氏冲上去一把揪住沈括的胡子,连皮带肉扯了一块下来。

这些血迹斑斑的家暴案例告诉我们,反家庭暴力,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记者 廉颖婷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贾睿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