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国内 > 正文

公司债新政300天 量扩积蓄为质升

核心提示: 颁布已经328天的《公司债券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正在交易所债市掀起一场风风火火的扩容“运动”。

新疆网讯 颁布已经328天的《公司债券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正在交易所债市掀起一场风风火火的扩容“运动”。

权威数据显示,截至11月底,今年各类企业发行公司债1.5万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惊人的3.54倍,其中非金融企业发行的公司债增长了3.85倍。

数量扩大的背后,是审批的高效率、品种的多元化、交易的高活跃度,交易所债市呈现出明显的质量升级。来自发行人、承销商的声音显示,公司债新政有效地降低了发行人的融资成本,优化了财务结构,提高了直接融资比重。

值得指出的是,相比于成熟市场,现阶段我国交易所债市仍面临多项亟待攻克的制度难题,监管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将继续研究促进交易所债市发展的政策措施,包括加紧研究永续债、加强信息披露要求、加强事中事后监管等。可以预见,未来的一个阶段,公司债改革将一直在路上。

发行人的“福祉”

本次新政得到市场广为称赞的一点,正是审核效率提升、审核流程简化。此外获益的,还有众多的非上市公司,这也促成非上市公司的债券融资热情不亚于上市公司

位于绍兴柯桥的精工钢构生产车间里,电焊的声音和火花交相跳跃,一条重达8.5吨的钢轨上,用粉笔写上的“北京地铁”的字样清晰可见。“在这个车间里焊接好,直接运到北京去拼装。”精工钢构的工作人员介绍。

作为建筑钢结构的领先者,精工钢构参与建设了鸟巢、“小蛮腰”、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等多项地标建筑。但是,与建筑行业里的同行们一样,精工钢构也面临着流动性资金的压力。

“这个行业的垫资很高,客户前期只愿意支付工程款的30%,现在更低至10%-15%,到钢结构最后拼装完成后,客户才会付剩余款,所以前期资金需求量比较高。”精工钢构董事长方朝阳告诉记者。

精工钢构副总裁、董秘沈月华介绍,公司债不要求与具体项目挂钩,“对于我们这种对流动性资金要求比较高的企业,是比较好的融资选择。”

7月初精工钢构发行的公司债利率为5.2%,规模共计6亿元人民币,而其置换的银行贷款平均利率为6.3%,也就是说公司融资成本降低了110BP,与银行的议价能力得到提升。

此次发行的公司债也优化了精工钢构的各项财务指标,提高了财务安全性。方朝阳介绍,发债后短期负债占比下降7%,长期负债占比上升9%,公司短期支付压力有所缓解,负债结构得到优化。同时,增强短期偿债能力,公司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及现金比率均有较为明显的提升。

实则,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精工钢构并非第一次发公司债,其于2012年初发行了11精工债。

在沈月华看来,与11精工债相比,“这次审核时间短了,环节少了。”2011年从申报到发文历经了3个月,而本次仅仅1个半月,同时审核材料也从过去的纸质报送,进步为电子化报送。

这正是本次新政得到市场广为称赞的一点,正是审核效率提升、审核流程简化。根据债券特性,公开发行取消保荐制和发审委制度,并针对大、小公募和私募债券实行分类管理。大公募由证监会审核,小公募由交易所进行上市预审核。《证券法》明确规定公开发行公司债券审核期限不超过3个月,实际审核中基本控制在1个月至1个半月。私募债实行市场化的自律组织事后备案制度,发行速度更快。

从新政获益的,还有众多的非上市公司。过去,只有境内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发行境外上市外资股的境内股份公司、证券公司、拟上市公司等4类企业可以发行公司债券,而按照修订后的《管理办法》,所有符合条件的公司制法人均可以发行公司债券。

而且,非上市公司的债券融资热情并不亚于上市公司。权威数据统计显示,截至11月底,今年各类企业共发行公司债1.5万亿元,其中上市公司约8300亿元,非上市公司约6700亿元。

联想控股旗下的正奇金融是一家类金融公司,为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服务以及从事类金融业务。这样的类金融公司不具有金融机构的业务资格,难以享受到国家对金融机构的优惠政策,融资困难且融资成本高。受制于行业监管规定,正奇金融旗下小贷、典当业务板块的传统银行融资受到较大限制。

“在2014年6月以前,正奇金融主要通过间接融资取得资金,融资渠道单一,融资额受限。”正奇董事长俞能宏表示。

2015年9月18日,“15正奇债”在上交所公开发行,正奇金融成为安徽省内首个面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公司债的非上市类金融公司。公司债票面利率3.98%,为全国类金融行业公司债中最低利率水平。

再加上之前在交易所发行的三单资产证券化产品(ABS),截至2015年10月底正奇直接融资占比达到40%。

正奇金融副总裁李德和介绍,与传统金融机构借款相比,直接融资具有成本和期限的优势,能够极大地降低公司资金成本,有利于公司稳定发展。另一方面,正奇金融通过公司债获取长期稳定的资金,有利于助力中小企业进一步发展。

正是尝到了企业债的甜头,目前正奇启动了第二期公司债的计划,拟申请公开发行规模不超过7亿元的公司债券,截至11月27日相关材料已经上报交易所审核。

值得指出的是,虽然公司债发行门槛降低了,但是监管要求更高了,可谓宽进严管。沈月华介绍,修订前的办法比较关注偿债能力,新办法以投资者权益为导向,强化了信息披露要求。

承销商的“盛宴”

审批流程简化后,券商现在也愿意做公司债券。如从承销额度看,6月至今国信承销的公司债已经超过中票、短融的承销量,也超过企业债的承销量

在杭州红石大厦15层的会议室里,财通证券董秘申建新的喜悦之情流露脸上。

申建新告诉记者,原先财通证券的债券业务以企业债为主,现在公司债规模逐步上来了,“新政以来,财通证券已经做了12笔公司债,承销金额82亿元;现阶段交易所批回来的又有12只,共计160亿元;目前在审的还有13家,130亿,统共400亿元。”

确实,发行人并非此次新政唯一的获益方,提取不菲佣金的承销商也享受到新政释放的巨大红利。

“作为老投行,今年深刻地感受到了新政的力量。”申万宏源总经理助理薛军感慨,“实体经济确实很需要,各类企业都在寻求发债的机会。”

国信证券固定收益事业部董事总经理杨鹏程表示,审批流程简化后,券商现在也愿意做公司债券。从承销额度看,6月至今国信承销的公司债已经超过中票、短融的承销量,也超过企业债的承销量。

从5月第一单新公司债发行以来,公司债市场增长快速,从每月不到百亿跳到现在每月千亿规模。WIND数据显示,今年9月—11月,公司债每月发行规模分别为1400亿元、1300亿元、1600亿元,与中票基本相当,而同期企业债只有140亿元、230亿元和400亿元。

中金债券承销业务负责人刘晴川告诉记者,新公司债推行以来,中金的公司债业务迅猛发展,截至目前15个项目完成审核,合计规模接近1300亿元。其中已经完成13只公司债发行,规模接近500亿元,比2014年全年发行规模增长了427%,发行数量增长了333%。

“有了公司债管理办法后,券商有了发挥自己才能的独特舞台,可以独自主承销,而之前在银行间市场必须是联合主承销。” 某券商债券融资部负责人介绍。

在承销商眼中,新公司债受到追捧是有多方面原因的。

券商人士表示,公司债审核效率具备明显优势,“公开发行公司债审核时间通常是1.5个月左右,现在一个很明显的现象是,一个企业既在做公司债又在做中票,可能公司债已经发完了,中票还没获得反馈。”

价格低、流动性好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公司债可以质押回购,成本优势明显。在信用债利率持续走低的情况下,投资者需要通过杠杆操作增加投资回报,因为交易所实行的是标准券模式,比银行间的一对一询价模式的效率高很多,可质押的公司债券受到市场的热捧。目前来看,今年以来公司债发行利率普遍低于同期可比的中票或企业债利率。

在这种背景下,券商人士表示,发行人和投资者是双赢的局面。从发行人的反响看,以前即使排名靠前的房地产企业,发债成本也在10%以上,现在发行的成本最低探至3.5%,对实体经济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对投资者来说,也愿意投资交易所债市,小公募、大公募有流动性溢价,同时还有质押式回购产品,可以提供流动性管理的工具。

在中信建投董事总经理黄凌看来,新公司债在交易条款、发行条款的设计上非常市场化,募集资金使用灵活,充分考虑市场发行人实际情况和市场诉求。

市场完善待鼎新

市场人士建议,相比于成熟市场,交易所债市仍需要推出更多的产品种类,贴近市场、迎合市场、服务市场

近年来,交易所债市的创新不断,在发行队伍扩容的同时,发行品种也在丰富——2012年中小企业私募债试点发行,2013年资产证券化试点转常规,2014年并购债、证券公司短债陆续推出。

2014年12月,宝钢集团将所持有的新华保险的部分A股股票作为标的股票,公开发行可交换公司债券,发行规模为40亿元,开了我国证券市场公开发行可交换公司债券的先河。

这样的创新举措贴近 了市场。在刘晴川看来,目前只有交易所市场可以公开发行可转换为上市公司股票的股债混合型产品。这一产品含有股票的期权,相比于一般的债务融资工具有显著特点,其为上市公司股东盘活存量、降低融资成本做了创新的工具,获得发行人和投资者的高度认可,市场投资人认购踊跃。

但是,对于一个想做大做强做好的市场来说,这样的创新还远远不够。目前我国交易所市场上,股债混合型产品只有8只,可转债和可交换债各4只,产品余额230亿元,产品严重供不应求。

券商债券融资部负责人指出,供给层面看,可转债和可交换债的发行条件比较苛刻,符合条件的发行人较少,建议放宽发行条件。

“可交换债的发行主体是上市公司的股东,要求把标的股票和孳息作为信托担保财产,并且发行规模不能超过标的股票前20个交易日均价的70%,隐性地提高了发行人的成本,建议这方面能够放松标准,降低隐性的交易成本。”刘晴川建议。

与此同时,市场人士建议,相比于成熟市场,交易所债市仍需要推出更多的产品种类,贴近市场、迎合市场、服务市场。

刘晴川指出,目前公司债市场“中间多、两头缺”,即以中长期限为主,缺乏短期的一年之内的债务工具,也缺乏超长期限融资工具。因为在去杠杆、调结构的背景下,企业倾向于用短期的债务来滚动,降低融资成本。同时,企业需要其他方式来补充权益性资本,永续债提供这个产品,市场对这块需求非常旺盛。

随着人民币国际化,境外公司对于到境内来发行人民币债券的需求越来越强烈。刘晴川呼吁,早日让境外主体到境内交易所发行熊猫债,在交易所市场发展成为一个新的产品,丰富投资品种。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杨澄苇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