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教育   > 热点新闻 > 正文

最长假期结束进开学季 孩子学习有困难=笨?

核心提示: 有这样的一类孩子,他们无法顺利阅读,上课无法集中精力容易迷糊,知识总是学不会。很多人把他们看做是“笨小孩”,实际上他们只是有一种由于个体神经发育特点所导致的隐性障碍——“学习困难”。

新疆网讯 初中寒假29天,高中寒假22天,昨日(3月2日),史上最长的一组寒假终于结束,深圳164万中小学幼儿园学子们重回校园。新的学期开始了,不过总有这么一些特殊的孩子让家长揪心,他们无论付出多少努力,成绩都难以改善。他们往往阅读时跳字漏行、不能理解课文含义、书写时字忽大忽小、握笔姿势不佳、左右颠倒;课堂上注意力难以集中,好动难以安静……这些孩子往往被贴上了“笨小孩”的标签。但其实,他们可能正遭遇了一种隐形的障碍——学习困难!

据深圳市学习困难关爱协会(以下简称“学爱会”)估测,深圳约有10万多学习困难儿童。今年初,深圳将试点开设“半日课堂”,帮助学习困难儿童,改善他们的处境。学爱会呼吁,请更多的深圳人对学习困难儿童伸出关爱之手。

他们被贴上“笨小孩”标签

孩子阅读时跳字漏行、不能理解课文含义、书写时字忽大忽小、握笔姿势不佳、左右颠倒;课堂上注意力难以集中,好动难以安静;生活中丢三落四,不擅长情绪表达;容易迷路、没有时间概念或不易掌握时间…………如果您的孩子有以上情形,很可能他(她)正在遭遇“学习困难”。“学习困难”不是一种显性的疾病和残疾,只是个体神经发育特点所导致的差异。

这些孩子的智力正常或者高于平均水平,可是无论怎样努力学习,他们的付出总也得不到相应的回报,甚至还被老师、家长、同学冠上“坏孩子、笨孩子、懒孩子”头衔。据学爱会许倩秘书长介绍,在世界各地,平均每个6人就有1个人存在学习困难。2004年,北京教科院对北京市中小学生评估发现有10%的学生存在不同程度的学习困难现象。按此比例估计,内地约有1500万学生存在学习困难,深圳大概有10万多学生属于学习困难群体。

但实际上,学习困难并不可怕,连著名科学家爱迪生、爱因斯坦等名人都有严重的阅读障碍,大家所熟知的好莱坞明星阿汤哥汤姆克鲁斯也是重度阅读障碍患者,但这些都不妨碍他们走上成功道路。他们虽然有阅读障碍,但往往在其他方面有非比寻常的天赋。如果我们能够及早发现和掌握这类孩子的学习特点与特长,为他们提供适宜的教学方式,那么,他们还会困难吗?

许倩秘书长告诉记者,“目前,内地最缺乏对学习困难群体的相关研究。”如果家长怀疑孩子有学习困难,建议可以带孩子去正规医院的儿科、儿保科、心理科或神经内科进行专业评估。一些必要的评估包括韦氏儿童智力量表、儿童行为量表、感觉统合评估以及医生建议的其他评估,以供参考。

深圳计划推广“半日课堂”

深圳作为一个国际前沿城市,在帮助学习困难儿童方面有什么先行先试的行动吗?记者昨日从学爱会获知,协会将于今年上半年开设“半日课堂”,首批会选择几所公立学校进行试点。如果效果显著,“半日课堂”将尝试在各中小学进行推广。据了解,该组织成立于2012年,这也是内地第一个学习困难认知传播与支持性组织。

根据规划,“半日课堂”设在校园内专门的教室,孩子们每周一到周五下午需要上2到3节课,每节课约30分钟到45分钟。“半日课堂”的课程非常丰富,这些课程包括公共课:动觉训练、视觉训练、听觉训练、人际与情绪管理、注意力训练等等。此外,还有丰富的自主课程,包括科技课、手工课、职业课、表演课等,帮助孩子们发现兴趣和训练特长。

据了解,省级巾帼文明岗——福田区国家税务局、南山区人民检察院将会为学爱会的“半日课堂”活动提供志愿服务,每周定期为有需要的孩子提供持续的朗诵服务和书籍支持等。

典型案例

女儿写字写不进方框里

“我们家孩子已经不上学了。”屈女士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在她的家里就有一位“阅读障碍儿童”。

屈女士的女儿今年7岁,原本在南山一所著名的学校上小学,但一入学她就遇到“拦路虎”。“认字很少,写字困难,成绩差。” 屈女士告诉记者,最让她痛苦的是,女儿写字写不进方框里,每次她都要自己做写字本,把格子放大,但女儿还是写得很吃力。无论是阅读还是写作,女儿明显要比同龄人“落后”,比如写“明”字,她经常会把“日”和“月”反着写。

“英语(课程)26个字母,学了一学期也写不会。拼音得零分。”捧着这样的成绩单,父母很是焦急。女儿上课多动,成绩差,同学经常嘲笑她,这让女儿非常心里委屈,非常受伤。屈女士说:“女儿在班里交不到朋友,她解决问题的方式就是打架,曾经打伤过同学。”屈女士求助医生,医生的诊断是“多动症”,但没有更好的应对方法。

屈女士说自己曾经很焦虑,但现在采取的态度是接纳,因为她对女儿的痛苦感同身受,现在屈女士正在积极寻求帮助和治疗,希望能为女儿找到一个解决的方式。

社会呼吁

希望深圳立法保护“笨小孩”

学爱会许倩秘书长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脑瘫、智障、自闭或残疾、贫穷等大部分显性的困难正陆续得到全社会、全世界的关注和救助时,像“学习困难”这样隐性的障碍也到了需要人们去发现的时刻。一些看起来智力正常、像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孩子,却正在承受由于学习失能而带来的误解和忽略,并由此走上不确定的未来路。因此,“如果我们从现在开始发现他们的痛苦,给予及时的帮助,提供接纳和改善的可能,这将不只是公益事业的发展,而是社会文明程度前进了一大步!”

许倩呼吁能有更多的人加入到他们的行列中来,“我们希望与教育学、医学、心理学领域的专家学者及学习困难儿童家长、老师协同上路,借助社会力量,以专业和责任作两翼,去帮助孩子们重新找回自信和尊严。”

同时,许倩还呼吁深圳能利用立法权,为这些有特殊需求的孩子在法律上提供权益保护和帮助。由教育部门委托专业的社会组织或社会机构,明确评估标准,在全市中小学开展学习困难普查,建立学习困难儿童档案;举办学习困难科普扫盲,由教育部门与专业社会组织联动,以全市中小学校园为依托,对老师、家长进行科普传播,采用各种方式宣传普及学习困难知识,改善学习困难儿童生存环境等等。

    法律声明:新疆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新疆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务必在相关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进行,我们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详细]
责任编辑:小杨静
0
 热评话题
点此进入胡杨林社区发表评论